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四百一十八章:上官菲战败

第四百一十八章:上官菲战败

    上官菲的脸色霎时间血色褪尽。

    看她这副模样,尚雅灵心里头涌上一股厌烦的情绪,觉得这么跟一个女人撕逼时间很无聊,而且浪费时间的事情。

    可毕竟答应了奇逸,她也只能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压下去,淡淡道,“对于这件事,婉贵妃有什么需要说的吗?”

    上官菲顶着一张还有些红肿的脸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后娘娘,臣妾从未说过这种话,调查也是皇上派人调查的,跟臣妾无关。”

    就这么一言不合的把黑锅推到了奇逸的头上。

    被点名了,奇逸只能站出来,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上官菲,眼中遍布寒霜,“人的确是朕派的,但消息却不是朕让人放出去。”

    顿了一下,奇逸看了眼那对夫妻两,“这两人频繁的出入你的福榕宫,他们两个原本对上官家就心存怨恨,而你却三番四次的找他们入宫,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朕现在也不想多追究,现在他们已经承认了,毒就是他们下的,并非皇后,你现在可满意了?”

    本来脑子里就对这对夫妻一片空白的上官菲,听到奇逸的话,大惊失色,失声道,“他们……”

    奇逸阴狠的盯了他一眼,上官菲心头一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垂下头。

    那模样显得十分的乖顺,好像是在真心的为自己过往做的错事而悔过一般。

    见上官菲识相安静了,奇逸方才淡淡道,“婉贵妃,既然现在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了,朕也不想去追究你在温老和大臣面前失言的过错,这两人跟上官丞相之间的仇恨,毕竟是长辈之间的事情,你不知道也属正常!”

    话说到中途,话锋一转,沉声道,“但你失察,跟这样的人频繁接触,还言语失当,引得温老跟诸大臣对皇后娘娘心存不满!必须要受罚,否则往后这皇宫里的岂不是规矩都不用讲了。”

    上官菲心里清楚上官熙元是她握在手里最有利的条件,只要她抬出上官熙元。

    那奇逸必定不敢在上官熙元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动他唯一的女儿。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对夫妻的出现彻底的打了她的计划。

    那对夫妻跟上官熙元之间有过恩怨,说得直白一点,那就是他们跟上官熙元是仇人的关系。

    现在她这个当女儿,却跟仇人勾结在一起……

    加之,利用温博洋的事情败露,他离开御书房之后可能什么都不会说,但也再不会帮上官菲说话。

    这样的态度,自然会影响到跟上官熙元有些恩情利益关系的官员们,让他们知道就算是上官菲现在是贵妃娘娘,也没什么用。

    而经此一事,她想要再跟外界联系,肯定是难上加难。

    上官菲的脑海里短短一瞬,便想了这么许多。

    可眼下,这御书房里只有她一个人面对,心里头经不住还是有些慌,想不出什么能够很好应对的法子。

    “婉贵妃。”尚雅灵冷不丁的开口道,“你只管打你的小算盘,本宫正愁没有机会发难你,这后宫的女人有本宫一个就够了,多一个,本宫心里都膈应的慌。”

    上官菲刷的一下抬起头,看向尚雅灵的视线,透着一股震惊上和了然。

    藏在上官菲这身皮囊下的白雨嫣,她跟焦雪儿相处过一段时日,自然是清楚焦雪儿最擅长的是动手,而不是动嘴,这种话放在焦雪儿的嘴里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白雨嫣认出了眼前的焦雪儿是别人假扮的。

    而这个时候,尚雅灵也同时像翱翔在蓝天的飞鹰,用犀利的鹰眼发现了上官菲不同以往,身上反复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白雨嫣。

    继而,她心里头暗暗冷笑,她们两个都是在黑腐的烂泥里长出来的白莲花,看着很美很纯洁,实际上根都是黑的,不参一丝杂色的黑!

    这么一来,她们两个有什么相似之处也属正常。

    上官菲胸前跟安装了一个鼓风机似得,几度起伏,方才稳了稳情绪,恭敬道,“臣妾不敢。”

    而旁边的奇逸也不停的朝尚雅灵使眼色——夫子,演过了,过了……

    这种善妒的话,怎么能从一国皇后的嘴里说出来,这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更有理由来逼他换皇后了吗?

    尚雅灵这才惊觉自己演过瘾了,说出来的话不是焦雪儿的,而是她自己内心的想法。

    一夫一妻制,这个尚雅灵一直都很坚持。

    就算实在古代这个一夫多妻制的时代,她依然要坚守自己的信念。

    最初得知奇逸娶焦雪儿的时候,是连着上官菲一起抬进宫的,理智上她自然也清楚这其中奇逸冒了多大的风险,而焦雪儿也算是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得偿所愿了。

    但这只是理智上这么认为而已,在尚雅灵的心里头还是很不舒坦。

    这才会在一时冲动说出这样的话……

    老实讲,焦雪儿曾经也提过日后奇逸身旁要是多了其他的女人,她也会选择忍让。

    这是一个古代女子存在的理所当然的的想法,要做一个贤妻,必须要先学会包容,包容其他女人的存在。

    所以……

    尚雅灵刚才的话,其实不符合焦雪儿的人设。

    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她默默的退到一旁,不吭声了。

    而后,奇逸也没有给她表演的机会了。

    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了对上官菲的惩罚。

    说是惩罚,其实看起来也没有多严重,只不过是削减了上官菲宫里的用度,伺候她的宫女太监少了一多半,用的东西也少了一多半,住的宫殿也少了一多半……

    就是换个小房子,周围的人少一点,容易管理一点,这样就不会发生宫人偷走她帕子的事情了。

    尚雅灵抱着胳膊站在一旁,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看的奇逸脸皮一阵阵的疼。

    “……”奇逸暗叹。

    他倒是想寻个理由,直接把上官菲踹出宫门去。

    可这背后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他必须慎重。

    再者,宫里有了皇后娘娘,有了个出身不低的贵妃娘娘,也能防止现在有人趁机往他后宫里加人。

    尚雅灵暗戳戳的翻了白眼,然后心有怨气的瞥了齐翰漠一眼——要是他日后敢这么干的话,她就离家出走!

    可怜的上官菲就是这样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

    狼狈的被人遣送回去了。

    过后不久,御书房外。

    焦老将军发怒,狠揍了那些嘴里不干不净的官员!

    外头实在是闹得不可开交了,守门的太监只能进来硬着头皮的告知皇上。

    听到这个消息,尚雅灵很不厚道的兴奋了,快步的往外走去。

    离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听到了外头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以及焦老将军霸气带有野蛮气质的怒骂声。

    尚雅灵咋听着就这么爽呢……

    随后跟上的奇逸跟温博洋等人,还没上前,就被尚雅灵摊开的手给拦住了。

    她幽幽的转过头,看着奇逸跟温博洋两人,“不许出去,他们在外头这样诋毁本宫,本宫没要他们的命已经很不错了,本宫的家人这些日子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发泄一下不过分吧?”

    温博洋默默的后退了一步,要知道最初不明真相的他也是诋毁皇后娘娘的一份子,而且还是很重要的领头分子。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出现在焦老将军的面前比较好,免得被狠揍。

    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经不起焦老将军的一顿胖揍。

    而奇逸乐见其成,不过表面上还是做出了一副为难的模样,佯装呵斥道,“胡闹,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做错事了,自然有国法来惩罚他们,快点让开!”

    “不让。”尚雅灵傲娇的扬起头,威胁意味十足,“不然你把我给休了,我不是皇后了,你就不用顾虑我了。”

    奇逸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最终还是选择放弃。

    这样的态度,也让温博洋心里有了衡量,清楚地知道皇后娘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

    往后碰上跟皇后娘娘相关的事情,最好还是少插手,免得没得到什么好处,还被染了一身的腥。

    过了好一会儿,外头的动静渐渐消失。

    尚雅灵这才率先走出了御书房,奇逸跟温博洋紧随其后。

    看到尚雅灵假扮的焦雪儿从御书房里走出来,所有人都震惊了。

    原本觉得恼羞成怒,誓死要讨回公道,让焦老将军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但看到尚雅灵身上穿着的是皇后娘娘的着装,顿时就噤声了。

    “爷爷。”尚雅灵屁颠颠的跑到焦老将军的身旁,看着他垂在一侧的手都走颤抖,大概使的力气太多了。

    不动神色的扶住焦老将军的手,让他能将身上的力气往自己这转移一些。

    焦老将军看到尚雅灵假扮的焦雪儿,眼神一晃,好像真的看到了焦雪儿就在他身旁,没有跟长公主齐凤嫣离开京城的感觉,颤着手拍了拍的肩膀,“丫头,受委屈了吧。”

    “……”尚雅灵心里头一度难受,想着偌大的将军府就只有焦老将军跟焦雪儿祖孙两,而今焦雪儿又离开了京城,就只剩下焦老将军一人守在将军府了。

    尚雅灵压下心底的负面情绪,咧嘴冲着焦老将军笑,嘚瑟的小样儿格外的欠抽,“不委屈,我现在是皇后娘娘,放心吧,谁都委屈不了我!要是谁惹我,我就揍的她哭爹叫娘!”

    “好样的!是我焦家的子孙。”焦老将军蒲扇一般的大手啪的往尚雅灵的肩膀上一拍,差点没把尚雅灵被拍蹲下了。

    至于那些已经从震惊中晃过神的官员们,只能愁眉苦脸的认栽了。

    谁让他们刚刚骂的人是焦老将军的孙女,这么欠抽的话都说出口了,人家只是小小的揍了他们一顿,已经很给面子了。

    要是换作他们的女儿这么被诋毁名声,早就怒火中烧,恨不得杀了对方才甘心。

    而且,焦老将军在京城之中的看似赋闲在家,但人脉还是在的,没了上官熙元跟他打对垒。

    他们的地位跟焦老将军对上太不明智了。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