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三百五十七章:柳钰护犊子

第三百五十七章:柳钰护犊子

    周围还有些认识这个男孩,都说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不知道是哪个丧尽天良的这么心狠,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尚雅灵眸光中蹦出咄人的怒火,“走,去德海社。”

    一路无语到了德海社。

    进了德海社,小二哥笑眯眯的迎上前,“这位小姐,是要雅间还是贵宾间啊?”

    尚雅灵这才忽然惊觉自己现在还是镇国公府二小姐的身份,不是夫子的身份,她不能直接进夫子的专属书生贵宾间,而且也不能用这个身份跟马三立见面。

    想到这里,尚雅灵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咬牙道,“走。”

    随即,转身就走。

    小二哥看着尚雅灵走远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这怎么一阵阵的?”

    在回镇国公府的路上,尚雅灵低头看着被自己捏成了一团的纸条,青筋猛跳——轩辕阴这个变态到底想怎么样?他们之间的秘密?所以任何知道他们秘密的人都要被灭口是吗?

    尚雅灵背脊冒出丝丝的冷汗。

    虽然理智上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这不过是轩辕阴的虚张声势而已,但她脑子里还是用极快的速度略过了最近跟她接触过,同时又知道尚雅灵跟轩辕阴认识的名单。

    “宁口县?!”尚雅灵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唰啦一下惨白如纸。

    随即脸色又是一变,不住的摇头自我安慰,“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会有这么残忍的人……”

    一直在自我安慰,但尚雅灵的神色却没有半分转好。

    思量再三,她还是让人去一趟宁口县。

    回了镇国公府,尚雅灵快步走回院子换上夫子的衣裳,转而从王府的大门出去。

    尚雅灵没有直接去尚书府,而是先去了一趟德海社!

    这时的德海社里正在讲女驸马……

    “……这女扮男装参加科考本就犯了欺君之罪,更何况还隐瞒自己的身份成了驸马,如今女儿身份暴露,只怕是难逃一死,预知后事如何,去听下回分解!”

    尚雅灵踏进德海社的脚步顿住了,转头往台子上看去,只见坐在台子上的并不是马三立,而是另外一个没有见过的穿着蓝衫 的中年人,蓄着胡子,看过去十分的儒雅。

    不知怎么的,尚雅灵总觉得这女驸马好像是在说她一般。

    轩辕阴发现了她不仅是夫子还是镇国公府二小姐,觉得自己受到了欺瞒,让一个男孩传了纸条过来……

    警告她?

    但写却是温柔细语的情话。

    不过是一张最普通不过的纸条,字也就是那样而已,但尚雅灵如今想起了却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开始群魔乱舞。

    尚雅灵手心发热……

    穿越到古代以来,这大概是让尚雅灵真正感到害怕的一次了吧。

    借由马三立的嘴,尚雅灵向此刻不知道在何地的轩辕阴传递信息,既然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那就不要伤及无辜。

    否则,她便不奉陪了!

    其实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尚雅灵心里是忐忑而且不确定的。

    根据二十一世纪那些活在影视作品里头的变态,通常都是这个基调,在某一方面特别的有原则,尤其是在针对某一个人的时候,答应的事情能比常人做得更好更极致。

    紫衣跟在尚雅灵的身旁,看她莫名其妙的走进了德海社,莫名其妙的让马三立在戏文里加了些莫名其妙的话,随后就什么都不再说了,转身脚下不停就走出了德海社。

    从始至终,紫衣都没看懂尚雅灵此番举动的有何深意。

    不过看尚雅灵脸色凝重,便知道事情怕是不简单,也不再多言,只是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紧跟着尚雅灵。

    上了马车,离开德海社,前往尚书府。

    在他们的马车驱离德海社的时候,德海社的某个贵宾间人影晃动,不一会儿人便消失无踪了。

    一路疾驰到了尚书府。

    只见尚书府外正围着一群人,看模样好像是一家人,清一色的穿着黑衣,手臂上套着白布,似是家中有白事。

    不在家里好好的哭丧,怎么跑到了尚书府面前了?

    尚书府上的管家出面劝了两句,好似起了冲突,被那群人推搡了,守门的下人忙上前帮忙。

    双方眼瞅着大战一触即发!

    这个时候,柳钰从里头走了出来,面沉似水,“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你们在这里闹什么?!是觉得我柳钰如今的性子好了些,有恃无恐不成?”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看年纪似乎跟柳钰的年纪差不多大,他愤怒的瞪着柳钰,“柳钰,当日在大理寺,多人亲眼所见,就是那墨子轩动手杀了我儿,就因为墨子轩同你女儿有了婚约,你便不分青红皂白的要包庇他不成?!今日你要不把墨子轩交出来,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柳钰居高临下的看着中年男子,眼中划过一丝嘲讽,“郭恩荣,年轻时你便是个扶不上墙的东西,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个糊涂的!你说当日有多人亲眼所见墨子轩杀了你儿,但据我所知,当日你儿子的确是同处一室,但房门紧闭,他们难道还有神通不成?能透过门看到里面的情形?!”

    “就算如此!那墨子轩也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就该押入府衙例行审问,你为何要将墨子轩私自带回家,藏在府里,难道不是怕他做贼心虚,暴露了自己杀人的事实吗?”郭恩荣气得手指都在抖。

    但是现在柳钰即将要前往黎州,这会儿就是只要是柳钰犯的错不算大,皇上就不会降罪于他。

    就是因为这样,柳钰才敢这么有恃无恐的把墨子轩从刑部公然的将墨子轩带回了家。

    可怜他那孩子……

    郭恩荣想到自家儿子血肉模糊的惨样,满眼通红,怒道,“柳钰,你莫要太过得意,我就是磕死在宫门外,也要皇上还我郭家一个公道,你且等着!”

    但郭恩荣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生下他后郭恩荣便受了伤,不能再生育了。

    幸的这个唯一的儿子是个争气的,虽然郭恩荣不怎么样,但他却十分的有才华,年纪轻轻就已经做了大理寺寺丞。

    每日勤于公务,连家都还未成,现在便惨死了……

    郭恩荣能不气,能不怒,能不找柳钰讨回公道么!

    扔下这么一句威胁的话后,郭恩荣就带着全家老小前往宫门外跪着,就是死也要让皇上还他们郭家一个公道。

    柳钰站在尚书府大门外,看着郭恩荣走远的方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磨牙,“这个蠢货!”

    “柳叔。”尚雅灵见人走了,忙走上前。

    “进来吧。”柳钰心情不悦,看尚雅灵的眼神也是清冷的很,丢下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进了尚书府。

    还未走过庭院,便听见柳灵咚含着哭腔的喊道,“子轩,你不能走,爹爹说了,你若是出了这大门,就性命不保了!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墨子轩忍痛避开柳灵咚哀求的视线,硬声道,“此时就因我而起,我不能留在这里让爹为我蒙羞,我墨子轩行得正坐得端,人不是我杀的,我不怕他们会拿我……”

    话说到这里,柳钰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到墨子轩的面前,扬手狠狠的就是一巴掌刮了下去,看着柳灵咚怒道,“咚儿,回房写和离书!”

    “爹爹……”柳灵咚错愕的睁大了眼睛,眼睛红通通的,看着让人心疼。

    “爹!”墨子轩急声道。

    柳钰冷冷的盯了他一眼,愤然甩袖,“管家,带小姐下去!看着她,把和离书给我写了。”

    管家平日里看着姑爷挺顺眼的,对小姐十分的好,对老爷和夫人也恭敬有加,却不想在这件事上反而犯了糊涂。

    老爷是什么性子,护短的很,怎么可能会任由刑部的人将他带走。

    那郭恩荣果达人,年轻那会儿就跟老爷不对付,而今捏到了老爷的把柄还不乘机打压,又认定了姑爷就是杀人凶手,姑爷要是真进了刑部,还能有个囫囵个出来么?!

    “小姐,我们走吧。”管家招了两个婆子说是扶柳灵咚回院子,实则是半强制性的拖人离开。

    柳灵咚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的往下掉,怎么都停不下来,声音更是哽咽,“爹爹……”

    不等柳灵咚开口,柳钰便冷声打断,恨声道,“还不将小姐带下去!”

    “是,老爷……”管家垂首,对那两个婆子暗暗摆摆手,让她们快些带小姐离开。

    墨子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爹,我绝不会跟灵咚合离得!”

    见他这般恳切的模样,柳钰眼中的怒色稍稍的平缓了几分,但语气依然很是不善,“那你还要去刑部?”

    “……”墨子轩迟疑了片刻,咬牙摇头,“不去,没有爹的首肯,我哪也不去。”

    听到墨子轩这么说,柳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眼哭得太伤心,一直在打哭嗝的宝贝女儿,心疼极了,对管家道,“扶小姐下去歇着。”

    墨子轩匆忙上前代替两个婆子心疼的扶着柳灵咚,转而对柳钰道,“爹,我送灵咚回房。”

    “恩,去吧。”柳钰见他对自家女儿好,微微叹了口气,神色倒也平和了些。

    夫妇两携手走远,随后尚雅灵便见柳钰暗中对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便招了两名侍卫,悄声的跟了上去……

    等柳钰安排好了这一切,方才将视线重新落回了尚雅灵的身上,“进来说话。”

    尚雅灵跟着柳钰进了大厅。

    焦雪儿跟四皇子奇逸正在大厅里坐着。

    见尚雅灵来了,焦雪儿不忿的瞪了眼奇逸,就要往外冲……

    路过尚雅灵的时候,焦雪儿忽然刹车,转回到尚雅灵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夫子好。”

    尚雅灵愣了一瞬,含笑点头。

    不等尚雅灵说句什么,焦雪儿便一溜烟的跑出去找柳灵咚去了。

    方才隐约听见柳灵咚的哭声,要不是奇逸拉着她不放,这会儿早就去找柳灵咚!

    咚儿哭得这么伤心,一定是受委屈了。

    尚雅灵回头看了眼焦雪儿跑远的背影,回头又看了眼奇逸,见他眼中满满的无奈和疼惜。

    不禁在心里暗骂,就是因为你这般才会放纵这小妮子成了这幅模样!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