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三百三十四章:思念泛滥成灾

第三百三十四章:思念泛滥成灾

    “那这丫头怎么跟一副见了鬼似得?”尚雅灵走到石凳前坐下,含笑打量着成乐,“感觉怎么样了?我听说鬼医让你每日都过他那两个时辰,可是对你的伤有什么好法子了?”

    不等成乐开口,成柔便先压抑不住喜悦的心情,“是啊,鬼医爷爷说了,哥哥的伤可以治好大半,能站起来只是不能久站而已。”

    成乐脸上也是掩不住的高兴,“之前我感觉自己的背都没有知觉,现在能有一点感觉了,应该是有些效果。”

    “太好了。”尚雅灵冲他眨了眨眼睛,“你小子的运气可真不错。”

    夜风微凉,吹散白日的燥气。

    尚雅灵询问了一番,他们功课的进展。

    成家兄妹两认真的应答着,十分乖巧听话,耳里听着孩子软糯的声音,尚雅灵的心情越发的好了些。

    “夫子,我听说您最近在处理军队里发生的案子。”成乐抿了抿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的确。”尚雅灵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成乐当即就噎住了,半晌没吭声。

    “柔柔,你说。”尚雅灵将视线转向老实的成柔。

    “……是三儿姐姐偷听到的。”成柔揪着自己的衣角,迟疑了片刻,出卖了三儿。

    “那丫头还真得闲不住。”尚雅灵笑骂了一句,倒也没有真的生气。

    说是说这事情要瞒着,偷偷的调查不能传扬出去,但军队里的人这么多,谁都有可能说漏嘴,想要彻底的瞒住是不可能。

    只能说拖延一下时间而已。

    “夫子,我们能不能……”成乐试探的看向尚雅灵。

    尚雅灵摇头,“不行,这不是小案,就是我愿意把你们几个带在身边,其他人也不会同意。”

    “什么啊,我还没来你们就已经把事情给说了啊?”三儿身后跟了一个厨娘,端着三碗热腾腾的馄饨走了过来。

    似是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三儿气鼓鼓的瞪着成家兄妹两。

    不过三儿倒也知道有外人在场,不能提案子的事情,等到厨娘折返回厨房。

    人走远了,三儿才呼走裹着馄饨的热气,吞下一个,含糊不清的跟尚雅灵讨说法,“夫子,是你自己说的,以后我们就不跟霍大人,让我们跟在你身边,但你日理万机,成天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你让我们跟在你身边学什么?”

    闻言,尚雅灵愣了两秒。

    还真是,这么多事找她,她还真是没什么空去管这三个小鬼。

    三儿见她这般不上心的样子,脸色顿时就不好了,扔下勺子,站起身插着腰怒瞪尚雅灵,“我不管!夫子,你今日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说话,否则我……我……我不服!”

    “……”尚雅灵挑眉。

    小丫头片子,胆肥了呵!敢不服了!

    “你这么做就是不负责任,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几个年纪小耽误了学业,你负担得起么……”三儿这番话说的顺溜得很,理直气壮又条理分明。

    完全不像是一时气愤跑过来跟尚雅灵对峙能说出来的话,反而更像是提前已经准备好了,用背演讲稿的方式背出来的。

    尚雅灵等她说完,捏起飘落在石桌上的石榴花,慢悠悠的左一圈右一圈的在两个手指间打转。

    一口气说下来,三儿看尚雅灵根本不为所动,还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玩起了石榴花,心里有些没底了。

    摸不透尚雅灵心里的想法……

    三儿偷瞄了她一眼,又跟成家兄妹两对视了一眼,硬着头皮继续上,抬手重重的往石桌上拍了一下,气势汹汹的道,“我不管,反正夫子你今日必须给我们三人一个说法,不然我们……我们就换个夫子!”

    “好啊。”尚雅灵想都没想,轻易的就说出了这个字。

    本来只是想要威胁一下尚雅灵,提醒她不要在忙碌的公务当中,忘记了他们三个学生的存在。

    没成想尚雅灵居然一点犹豫挣扎都没有就同意他们换夫子了!

    三儿失策了,小脸僵的跟块石头似得。

    而成家兄妹两个也均石化了。

    空气中飘着馄饨的香味,三小孩石化中……

    过了好一会儿,尚雅灵才勾唇轻笑了声,“说吧,谁的主意?霍复?”

    “……”三儿脸腾地一下红了,别扭了半天才拍马屁道,“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夫子,是孟宇哥哥告诉我们,这样就能让夫子记起身为夫子的责任,来教我们了。”

    “孟宇?”尚雅灵想到那个莫测高深的年轻人,心里头莫名发堵,哼道,“夫子不就是教书育人答疑解惑么,我哪一点做的不好了?”

    “这个……”三儿刚想说,你老人家哪样都没做到。

    然而,对上尚雅灵冷冰冰的视线,三儿默默的吞回了肚子,自觉的闭上了嘴。

    尚雅灵郁闷的回过神想了想……

    自己从收他们当学生开始,好像的确是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教过他们什么东西,主要是因为尚雅灵心里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乱七八糟的人生大道理还能行,但真正的书本上的东西,尚雅灵还是不够格。

    说起学问……

    尚雅灵灵光一闪,想到了在百花节上跟韦玉晴对着干,力挺自己当花魁的那个白胡子老头——本道!

    那老头看起来肚子里的东西似乎不少的样子。

    既然这三小孩不珍惜现在轻松自由的时间,飞的上赶着要学东西的话,那尚雅灵也不必心软了。

    尚雅灵嘴角挂上了一抹阴险的笑,衬着忽然袭来的一阵凉风,刮得三小孩背脊直冒冷汗。

    几日后,三小孩开始对天哀嚎,为什么要这么犯贱跟尚雅灵提这件事,然而对着眼前严肃的白胡子老头直叹气……

    三小孩吃完了馄饨,被尚雅灵打发回房间休息。

    尚雅灵也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还没走出两步,四皇子奇逸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叫住了尚雅灵。

    不用说尚雅灵也知道奇逸来这里的目的,为了他的心上人——焦雪儿嘛。

    尚雅灵抬手止住了奇逸的话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去将军府。”

    听了这话,奇逸松了口气,笑道,“夫子,我还以为你真的……”

    “真的什么?”尚雅灵翻白眼,半真半假的说道,“真的就跟雪儿计较到底,再也不原谅她了?要事情真的发生,我可能连杀她的心都有,幸好一切还能补救,我也没必要跟个二愣子去计较这么许多。”

    奇逸眼神颇为古怪的盯着尚雅灵,迟疑良久,“夫子……”

    “恩?”尚雅灵不耐的紧皱眉头,“说屁快放,我忙了一天了,累了,要休息。”

    “……不是,夫子,我只是觉得你今日火气似乎有些大啊。”奇逸抓不准是什么感觉,反正就觉得尚雅灵的情绪不对。

    尚雅灵横了他一眼,迈开步子往自己房间走去,“你觉得一个刚刚脱离危险而后又废了脑子去想案子的事情,现在还能有什么心情?难道你要我跟你讲个笑话,逗你开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奇逸嬉笑着追上尚雅灵,“其实雪儿一直有麒麟卫队的人在暗中跟着……”

    什么鬼?!

    麒麟卫队一直暗中跟着,也就是说,麒麟卫队的人知道白雨嫣绑了她,但没有出手?

    尚雅灵牙齿摸得咯吱咯吱响,怒极发笑,“好啊,干得漂亮,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们!”

    “……”奇逸默默地替麒麟卫队的小伙伴们捏了一把冷汗,希望他们在夫子的“收拾”下还能健在。

    公主府的谷家四兄妹齐刷刷的打了个喷嚏,暗道——谁在背地里骂我?

    进了房间,尚雅灵反手要关门。

    奇逸眼疾手快,将脚卡住了门缝,讪笑,“夫子,你不知道皇叔走了之后,你也去了宁口县,这几天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甚是可怜……”

    原想着卖可怜可以博得同情,没成想尚雅灵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发了狠的碾了一下,疼得他忙的缩回了脚。

    收回脚……

    砰!

    房门关上!

    堂堂的四皇子未来的齐国太子奇逸,就这么吃了闭门羹。

    奇逸跺了跺又麻又疼的脚,锲而不舍的敲门,“夫子,现在时辰还早,咱们可以规划一下齐国未来该如何改革啊?夫子……”

    房间里连灯都没开,寂静无声。

    看样子是进不了尚雅灵的门了,奇逸郁闷的偏头看了眼紫衣——夫子,这是吃了炸药了?

    紫衣摇头叹气——夫子是想咱们家王爷了。

    奇逸恍然大悟——原来是害了相思啊!难怪火气这么大!

    两人在这里上演默剧的时候……

    哗啦,门开了,带出一阵冷风!

    尚雅灵阴着脸站在门前,“进来。”

    两人默默的跟进去。

    坐下,紫衣点燃烛灯,尚雅灵给自己倒了杯茶,心不在焉的催道,“你想说什么?说吧。”

    方才尚雅灵的确是不想跟奇逸聊什么天了。

    可当房门关上,内里漆黑一片,她忽然觉得空虚寂寞冷,不想独自一人待着,就把人给逮进来了。

    奇逸却又不说自己的事情,反而颇有几分感慨的叹道,“皇叔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说着话的同时,还偷偷拿眼睛瞧着尚雅灵的反应。

    果然不出所料,听到皇叔的消息后,她整个人都愣了神。

    尚雅灵不由自主的也开始想,想齐翰漠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遇到危险、要多久才能平定匪患返京……

    脑子里越想越多,就像是心里又一道闸口开了,思念从里面倾泻而出,泛滥成灾。

    尚雅灵溺在自己的思念之中,仔细描绘这齐翰漠过往的音容笑貌,过去老觉得一个人整日在自己面前闲晃,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离别,就是知道有离别的一天,也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思念到如斯地步。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