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二百九十四章:变态变态变态

第二百九十四章:变态变态变态

    赤衣得到消息的时候,很是不解,“这曹家好歹也是齐国第一大富商,难不成真的连一点资金都抽不出来了?”

    就是败了,也不至于败的这么惨吧。

    “有因必有果。”尚雅灵嗤笑道,“这曹家当年觉得京城是个好地方,只要到了京城就能让曹家更上一层楼,为此,短期之内用极低的价格卖出了江南的店铺,筹集资金在这京城里大肆的盘店,出手阔绰,可这京城的店铺的价位哪是江南那点店铺换来的钱能买的了得……”

    那个时候尚雅灵还不知道曹家就是间接害死哑巴全家的人,所以当时只觉得曹家人做法很不明智,而现在她反倒要感谢曹家的不明智了。

    就是因为曹家的不明智,她对付起来才更加容易。

    “……曹家为了快速的在京城站稳脚跟,不惜跟人借了大笔的资金来购置店铺。”尚雅灵忽而笑叹了一声,“可这京城的人不说别的,过的就比其他地方的人要精细一些,曹家人经营的店铺大多不上心,散漫的很,自然是不受京城人待见,久而久之肯定是要赔本的。”

    但是曹家人依然觉得自己很牛逼,硬是打肿脸充胖子,连一家店铺都没有关闭,就这么一直亏损着保持表面的体面。

    亏损也是需要大笔资金的,曹家逐渐的就债楼高筑了。

    尚雅灵轻轻地笑了,“现在曹家人能有这般的结果,多半也是他们自找的。”

    “……”赤衣却很清楚。

    这曹家人除了自找的,还有就是眼前这位带着一点婴儿肥笑起来人畜无害的王妃,从中“帮”曹家做了不少事情。

    其实尚雅灵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不过看了曹家人的经营模式,他发现就算自己不添油加醋,这曹家只有有一次“大灾大难”,就跟摇摇欲坠的积木一样,一碰就倒。

    现在回过头想想,能成为齐国第一富豪的曹家,行事应该跟一夜暴富的暴发户不同才是。

    可这曹家人行事作风,都是满满的土豪味。

    如今再想,这曹家能成为齐国第一大富豪,想必是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获取了大量财富!比如说伙同江南大小官员贩卖私盐的事情。

    尚雅灵琢磨着京城这边曹家已经没有了翻身之力,是时候撒在江南那边的网也可以开始收了。

    “通知江南那边,让他们准备一下可以收网了。”尚雅灵慢条斯理的勾唇,眼神中却是一丝笑意都没有,“曹碧秋得了这么多不义之财,是时候该为此付出代价了。”

    “是,夫子。”赤衣点头,转身走了。

    可刚刚离开不久,赤衣又回来了,而且还把在江南的狗蛋给一道带回来了。

    尚雅灵看到狗蛋的时候,惊讶的脱口而出,“赤衣,你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夫子哪里的话。”赤衣哭笑不得,“我是在街上遇上狗蛋的。”

    哦了说一声,尚雅灵将视线转移到狗蛋的身上,看他跟离开京城一样,还是一身的乞丐装扮,不由打趣道,“我说狗蛋,你现在好歹也是几家店铺的老板了,怎么还一副乞丐的装扮啊?穿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狗蛋搔了搔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夫子,我本来就是个乞丐,当了老板之后,我才觉得还是当乞丐来的舒坦,这老板真的太不好当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狗蛋的脸上还是不由自主的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不管是什么人,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都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尚雅灵看他神色还不错,遂笑问道,“说吧,怎么突然回京了?是不是江南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是……”狗蛋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夫子,我顶少的那些大小官员在一夜之间忽然都在家暴毙而亡了。”

    “什么?!”尚雅灵腾地一下站起身,“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前日晚上。”狗蛋道,“我请朋友帮忙偷偷摸摸的潜入其中一个官员家中看过尸体了,这人就跟睡着了一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查不到任何的原因。”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尚雅灵眉头紧蹙,“一夜之间都跟约好了似得突然暴毙,还查不到原因怎,怎么可能……三日前……三日……”

    三日前不就是韦玉晴被抓入天牢的时间么?

    难道说,跟这个有关系……

    可是,这韦玉晴刚刚被抓,当天夜里这些官员就死了,就是飞也没这么……

    飞鸽传书?!

    尚雅灵忽然想起狗蛋跟京城联系就是用飞鸽传书的方式,“狗蛋,你用飞鸽传书送信到京城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

    “约莫是半日多一点。”狗蛋愣了愣,虽不明白尚雅灵为何这么问,依然很严谨的回答。

    “半日多一点。”尚雅灵面沉似水,“那时间就对的上了,韦玉晴刚刚进了天牢,当天夜里江南涉及当年贩卖私盐的大小官员就死在了自己的家中,一定是曹碧秋怕败露了当年的事情,派人动手杀人灭口。”

    这番推论合情合理,但狗蛋却摇头,“夫子,江南没有曹家的人。”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尚雅灵挑眉。

    江南少不是一亩三分地,曹家人有没有在江南,他怎么清楚,又不是每一个人的底细他都清楚。

    “是这样的,夫子。”狗蛋缓缓道来,“……曹家认为江南这个地方跟他们风水不合,所以在很短时间内就将江南之内的大小店铺都低价卖出,搬离了江南,往东南方向转移了。”

    “不是京城?”尚雅灵对这个消息很吃惊。

    曹家不是将重心转移到了京城吗?

    怎么狗蛋得到的消息店铺是往东南方向转移……

    “是真的。”狗蛋对这件事至今为止都觉得很疑惑,“先前曹家举家搬到京城的时候,的确是卖了一批店铺,但大多是些不赚钱的铺子,那些客栈酒楼赚钱的店铺都是没有关的,是隔了很长是一段时间后,忽然从江南搬走的,流言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还有这种事?”尚雅灵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为什么曹家会将旺铺往东南部转移?

    曹家生意做得这么大,没理由不知道东南部现在情况不稳定,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最佳场所,为什么还要转移旺铺上东南部……

    百思不得其解,尚雅灵索性就先不想这件事了,转而看向赤衣,“派人盯住曹家,既然灭口的人不是曹家人,那就说明在曹家还有同伙,贩卖私盐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小小的商贾是绝对做不下来的,一定有人帮他。”

    赤衣领命离开。

    “等等,暗中盯住,只要知道同伙是谁就可以了。”尚雅灵叫住赤衣提醒了一句。

    其实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告诉赤衣,只要当个旁观者就行了,至于曹家最后落得什么下场,都不用插手。

    狗咬狗才有意思嘛。

    再有就是,尚雅灵特意嘱咐赤衣,在曹家身边有一个长了六根手指的手下,这个人他要活的。

    这人是杀害成家兄妹家人的凶手。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凶手就该交由成家兄妹处置。

    再者……

    尚雅灵虽然不相信血缘什么的,但成乐那小子明显是个很偏执的孩子,杀父之仇不报的话,怕是心结一直都好不了。

    手刃凶手后,尚雅灵就可以着手准备教导成乐了。

    不然的话,她很担心自己身后成天跟着一个一心想要报仇的小鬼,会暴躁,会抓狂,会打人……

    所有的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反倒是尚雅灵这个当主角的闲下来了。

    尚雅灵想了想回了一趟镇国公府。

    上次走得太匆忙了,她把“西游记”的手稿留在了蔷薇院里忘记拿了。

    现在刚好有时间,就过去拿一下……

    短短几日而已,尚雅灵再来镇国公府时候,发现这个这里尽然给人一种如此萧条的既视感。

    这个大概就是老人家说的,宅子要有人气儿,没有人气儿看起来就会空荡荡的。

    尚雅灵仰头看着自己住了小半年的镇国公府,一时之间有点五味杂陈的感觉。

    “夫子。”赤衣见她站在大门口不动,便轻喊了一声。

    “没事,我们进去吧。”尚雅灵回过神,领着两人进了镇国公府。

    按照鬼医的安排,镇国公府四处都已经被处理过了,凡是有图的地方都被翻过了一遍,遍地都是大火烧过的痕迹。

    大老远的看过去,一点绿色都不见,就看到满地的黑灰色。

    一路到了蔷薇院。

    尚雅灵将书房里还搁在书桌上的“西游记”的手稿拿了出来,随即就准备离开了。

    在出院门的瞬间,就见有一个人在不远站着,冰冰凉凉的看不去一丝活气儿。

    “什么人!”赤衣大吼了一声。

    对方就这么站在不远处,幽幽的盯着尚雅灵,张嘴无声的说了句什么。

    尚雅灵眯起眼睛想要看清的时候,那人下一秒便嗖的一下不见了。

    一阵风轻轻的拂过尚雅灵的脸……

    当风消失的那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撕扯般的疼,就像是在大太阳下晒伤了的那种皮肤状态,火辣辣的疼。

    尚雅灵叫赤衣,“你看看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而后,尚雅灵就从赤衣的脸上看到了震惊后怕的神色。

    “怎么了?”尚雅灵拿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有些疑惑不解。

    触手有些湿湿的感觉,拿下来一看,就见自己的手上有着丝丝血迹。

    尚雅灵吓了一跳,又欲伸手摸自己的脸……

    “夫子,还是回去抹药吧。”赤衣看着她脸上形成的诡异的蛇形伤痕,越看越觉的后怕。

    刚才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隔了这么长一段距离,他到底是怎么样做到悄无声息的袭击夫子的?

    他就站在夫子的身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尚雅灵见他这样严肃,无所谓的笑了笑,“行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用不着这么严肃。”

    “……”赤衣沉默了。

    想来要是等一下尚雅灵自己看到脸上的蛇形伤痕,怕是也一定会后怕不已。

    这个就算是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不能淡然接受吧。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