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二百七十四章:性格相悖的CP

第二百七十四章:性格相悖的CP

    鬼医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将视线放在蛇石上,没几秒他便捂着自己的心口大喘了口气,往后踉跄的退了好几步,惊慌的不成样子,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身后老五眼疾手快扶住了鬼医,顺手接住了往下掉的装着蛇头的琉璃瓶。

    “鬼医前辈,你看到了什么?”尚雅灵迫不及待的看向他,“是不是看到这蛇石好像活过来了一般?”

    鬼医定了定神,有些晃神,摇头道,“老夫看到的不只是蛇石活过来了……”

    这话戛然而止,他没有说他从蛇石上看到了什么。

    旁边站着的齐翰漠冷不丁的开口道,“这蛇石应该是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看到自己内心最害怕的东西。”

    “内心最害怕的东西,不是蛇石活过来了么?”尚雅灵转头看向齐翰漠,随即想了想,自己现在最害怕的不就是黑蛇了么。

    这么说来,她盯着蛇石之后看到的幻象是蛇石活过来要咬她,好像也没毛病。

    那鬼医前辈看到的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显得这么惊慌害怕……

    还有齐翰漠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尚雅灵看了眼鬼医,觉得问他肯定是不会说的,再者鬼医都是一把年纪了,能达到他如今的成就,年轻的时候怕是也经历了不少的风雨,有些过往不愿与人说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个时候最好的尊重就是不问,就装作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至于齐翰漠……

    尚雅灵是真的好奇他害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凭什么他明明看到了自己害怕的幻象,还是一脸的平静啊?!

    偷瞄了好几眼,尚雅灵心里跟揣了一只小猫似得,挠的她心痒得很。

    齐翰漠却像是没有看到尚雅灵好奇的眼神一般,转而问鬼医,“黑蛇。”

    “放心吧,这蛇老夫回去会仔细研究。”鬼医这名头可不是白来的。

    为了习的这一身的医术,他年纪轻轻就离开了家,脚步遍布大河山川。

    他能通过黑蛇身上的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它存活的大概范围以及另外一些重要的信息……

    虽然老五的胆子很大,但刚才还是被停尸房那黑蛇泛滥的样子给吓着了,有些尴尬的看向鬼医,“鬼医老前辈,这停尸房里……”

    鬼医皱着眉头摆摆手,“这个停尸房最好还是不要用了,对方的能力老夫还没摸清楚,这尸体是黑蛇的宿主,而且服用了蛊虫,怕有落网之鱼,最好还是用大火把这里烧了……”

    一面交代着,一面从随身带着的小药箱里拿出了一小瓶药粉递给老五,“等这里大火烧完了之后,用途掩盖将这些药粉撒进土地里。”

    “是。”老五小心的接过药粉,态度恭敬的不要不要的。

    而后鬼医就匆匆的离开了停尸房。

    尚雅灵等人也没有继续呆下去,不久后就一同离开了停尸房。

    正要分别时,老五叫住了尚雅灵,“夫子,请慢走!”

    尚雅灵心下知道他们要说的就是之前在哑巴的事情,好整以暇的停在了原地,既然他们已经知道错了,她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就原谅他们好了。

    不过……

    她看了眼还被挂在老五肩膀上昏迷不醒的半桶水仵作,暗笑,这里还有个睡不醒的,道歉可不能在梦里道歉!她可不希望自己出现在半桶水仵作的梦里,这个……嗯,有点难以接受。

    老五顺着尚雅灵的实现往自己的肩膀上一看,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肩膀轻轻一抖,半桶水仵作就从他的肩膀上摔倒了地上。

    哀嚎了一声,半桶水仵作迷迷糊糊的抱怨,“老五,你怎么每次扔的都这么狠啊,就不能好好的把我放下么!”

    这抱怨的声音,真的是相当的有感啊。

    只不过煞风景的是,扔的地方不是床,而是冰冷冷的大地。

    “快点起来!夫子和王爷还在这,小心冲撞了。”老五脸色可黑了。

    看着老五的脸色,再看半桶水仵作愣了两秒钟,慌慌张张的模样。

    尚雅灵就觉得可乐,“行了,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之前你们跟王爷说的话,王爷已经转达给我了,我也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们,毕竟你们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说出那样的话,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就成了。”

    “多谢夫子。”半桶水仵作还是跟过去一样很怕尚雅灵,躲在老五的身后跟着他一起对上她道歉。

    “嗯……”尚雅灵摸了摸下巴,又道,“虽然吧,我是原谅你们了,但是有一件事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下,这个世界上远比你们想象中的大,也比你们想象中的更为丰富,很多事情可能你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等哪天京城已经不需要你们了,你们就走吧。”

    跟唐圆一样,满世界的跑,增强自己的见闻,让自己不至于因为自己学识的匮乏做出一些悔之晚矣的事情。

    半桶水仵作跟老五的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齐翰漠从旁淡漠道,“自此往后京城便是乱局,你们留在这里确实无用,想走可以走了。”

    “……”尚雅灵只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未来的方向而已,并没有现在就要赶人走的意思啊。

    您这话说得也太直接了吧,难道你就不怕人家伤心难过吗?

    很显然关心别人是否伤心难过并不在齐翰漠的考虑范畴。

    老五转头跟半桶水仵作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的是不同的情绪,两人就这件事发生了隔阂。

    两人的沉默让齐翰漠有些不耐,眉头一皱。

    尚雅灵催促道,“王爷都已经说了,你们自己是怎么打算的。”

    看样子齐翰漠是知道了些什么,否则也不能说出这样笃定的话,京城从此往后就是一片乱局,为什么?会这么快吗?

    尚雅灵以为京城乱起来至少也得到百汇节之后的事情了,可听齐翰漠的话,好似过不久京城就要大乱了一半。

    “若是我们准备离开京城,定然会跟王爷和夫子禀告的。”老五没有正面回答尚雅灵的话,而是避重就轻的回了这么一句。

    半桶水仵作有些急色的张张嘴,最后还是被老五的一记眼神被堵了回去。

    看着两人的互动,尚雅灵稍作思量就知道他们的犹豫是为什么了。

    从半桶水仵作先前在成乐以及江南黑火药黑作坊的事情来看,他这个人的性子更喜欢安稳的生活,遇到危险的时候习惯性的躲避。

    若不是他天性之中又带着难得的善良,尚雅灵几乎能肯定她不会出手相救成乐,也不会为了暗中关心成乐从大理寺离职到了江南。

    而老五的性格跟他的完全是两面,他对于困难时勇敢的,是会迎难而上的战斗型人才。

    齐翰漠说出京城往后就是乱局,他们在这里已经起不到作用了,让他们离开。

    半桶水仵作的第一反应是,这里很危险赶紧离开,有多远躲多远。

    可是老五的心里想的却是这里很危险,他要是留下的话可以帮齐翰漠他们做点什么,因为他要报答王爷的知遇之恩,否则他现在也不能肆无忌惮的干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两人的性子三观天差地别,能友好的相处到现在,还成为了好搭档也是挺难得的。

    尚雅灵觉得她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余下的就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她是无法从中在做什么来左右他们的决定了。

    想到这一点后,尚雅灵就叫上齐翰漠跟她一道离开了。

    两人刚刚走远。

    老五脾气就来了,怒斥半桶水仵作,“王爷跟夫子带我们如何,你心里有数,如今有了危难,我们就这么一走了之,这种事情我是干不出来,你也不能这么做!”

    “……”半桶水仵作苦笑连连,“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你想过没有,我们继续留在这里能做什么?你擅长的是捉拿凶犯,我擅长的是验尸,可接下来的京城有人被杀已是注定了的事情,你查不得,查到了也抓不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杀人凶犯就在你的面前,你也不能将她绳之于法……”

    说着,他的情绪也有些激动了,伸手一把抓住老五的衣领,质问道,“你知不知道,所谓的绳之于法只在太平盛世,这会儿连国都要乱了,谁还会在乎这些?”

    半桶水仵作的话说完后,老五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能听见半桶水仵作急促的喘息声。

    过了良久,老五才深吸了一口气,揪开半桶水仵作的手,肆意的笑了一声,“你太小看我老五了,除了捉拿凶犯,我这一身的本事也不是假把式,现在不能将犯人绳之于法,那我就等到天平盛世的那一天,再将那些杀人犯案的凶徒捉拿归案……现在的我,一样不比其他人差,一样能够帮得到王爷。”

    “你真的决定要留下。”半桶水仵作沉吟片刻,面露凝重之色又问了老五一边。

    “对,我老五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既然王爷和夫子与我有恩,那我便不能放着他们置身于危险境地,独自逃出生天!”老五眼神坚定,斩钉截铁的点头。

    半桶水仵作抬手捂着自己的眼睛,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回去之后,我也要将我验尸的那套工具收起来了,明日我会去找夫子,主动请命前往大理寺。”

    “大理寺?你去大理寺做什么?”老五疑惑不解,“这大理寺可不是什么寻常的地方,里头龙蛇混杂,你连一个小混混都打不过,还想着进大理寺跟那些人斗,你是不是傻了?”

    “柳尚书说的真是没错,你们这些人就是莽夫。”半桶水仵作各种嫌弃的斜了他一眼,然后负手在背,晃晃悠悠的走了。

    留在原地愣了一阵,老五匆忙追上,“胆大了你!还敢嘲讽我了!”

    不过说话间还是能听得出他很高兴,半桶水仵作最后也选择了跟他一样留守在京城,陪同王爷跟夫子共渡难关。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