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二百零二章:老夫人去了

第二百零二章:老夫人去了

    尽管尚雅灵的心里满是疑惑,但是任由她怎么问,柳钰对这件事都缄口不提。

    到最后尚雅灵在问,柳钰直接就发火把她从尚书府赶出去了。

    尚雅灵满腹疑惑的回到了镇国公府。

    从暗道里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外头唐新玉跟尚建平起了争执。

    尚建平担心自己的侄女要进来看看,唐新玉则知道房间里压根就没人,自然是不能让他进去,死活拦住不让。

    刚开始,尚建平还以为真是这样,结果那个彩莲多嘴说了一句刚才还听见尚雅灵的说话声,搞得尚建平心生怀疑。

    之前在凝香院的事情,夫妻两虽然说开了,但尚建平心里对唐新玉还是有些不满了。

    导致她说的话在尚建平那里开始变得不可信……

    尚建平让一个小丫头进房间去看看尚雅灵在不在里面,唐新玉依然死活拦住不让,什么理由都用尽了。

    可就是这样,越发像是唐新玉心里有鬼。

    那日跟唐新玉分别之后,尚建平才从吓人的口中,得知唐新玉从蔷薇院里将他送给尚雅灵吃的那些补品,全额都抢回去自己吃了。

    尚建平气得差点就爆发了,可转念一想又不想为了些银子能解决的事情再跟唐新玉起冲突。

    对于他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尚建平还是想要保护下去的!

    于是乎,尚建平这日才会又买了一大堆新的,更好的补品来蔷薇院,补偿自家侄女,让她原谅她这个不懂事的大伯母。

    而现在唐新玉这么几次三番的阻止他见自家侄女,这不得不让他怀疑,是不是唐新玉又对她做了什么,才会让反应这么激烈。

    尚建平脸色铁青,怒瞪着唐新玉,“我再跟你说一次,给我让开!你再不让开,别怪我不顾夫妻情面!”

    “老爷,老爷……”唐新玉痛哭流涕,心中更是一片的悲凉,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过去尚建平虽然没什么出息,但至少对她无微不至,体贴入微。

    可是现在……

    尚建平成了镇国公,开始有出息了,结果对她的态度却变得如此的恶劣。

    “够了!”尚建平厌恶的移开视线。

    眼见着尚建平对唐新玉心生厌恶,彩莲急忙凑上去,捏着嗓子道,“老爷,不如让奴婢进去看看二小姐,说不定现在二小姐差不多醒过来了呢。”

    尚建平点点头,摆手道,“你进去看看!”

    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唐新玉,“看看灵儿到底在里面干什么!”

    彩莲眼中划过一道得色,看不都看自己的原主子唐新玉,脚步轻快的就往尚雅灵的房门走了去。

    站在房间里听了半天的尚雅灵,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这个彩莲还真是个十足的搅屎棍啊!

    尚雅灵倒数计时,算着彩莲推门的一瞬间……

    房门冷不丁的从里面打开,尚雅灵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出现在门前,然后被一个不小心就把彩莲从台阶上给踹下去了!

    砰!

    尚雅灵头一回觉得这个没有一点缓冲的台阶是这么的可爱。

    看着彩莲尖叫着从台阶上一路滚下,摔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声!

    尚雅灵忽然惊叫了一声,似是刚刚清醒过来一般,听到了彩莲的尖叫声忍不住的直皱眉头,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要不是身后“假米儿”及时的扶住了,这会儿只怕是就倒地了。

    “灵儿!”尚建平脸色剧变,急忙跑上前,“灵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真不是尚雅灵的演技爆棚,这会儿她是真的疼,浑身就跟被成千上万的蚂蚁啃食一般,疼得她胃酸都开始往上冒了。

    心里更是叫苦连天,妈蛋!倾城啊倾城,你说你名字这么好听,怎么就不能像名字一样“好”呢?

    什么时候不发作,偏偏要选在这个档口发作……

    尚雅灵疼的牙齿都在打颤,意识就跟氢气球一般,逐渐的脱离她的身体,飘走了!

    在之后,尚雅灵迎来的就是一片黑暗。

    等她悠悠转醒的时候,唐新玉心不在焉的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浸湿的帕子,上面的水都没拧干,一直在往下掉水……

    尚雅灵皱了皱眉头,偏头扫了一眼周围,见房间里没有多余的人,拿手戳了戳唐新玉,“发什么愣呢?有你这么照顾病人的吗?”

    一哆嗦,唐新玉手里的帕子掉在地上……

    唐新玉恍惚的看着尚雅灵,“你……你醒了。”

    “怎么?看到我醒了,你很失望是吗?”尚雅灵没好气的翻白眼,吧唧了下嘴巴,感觉嘴里干涩的厉害,“唐新玉,去给我倒杯水过来。”

    “……好。”唐新玉愣了良久,才点头站起身跟个木头人似得,走到桌前倒了杯水,水满了都不知道。

    躺在床上的尚雅灵眉头一挑,“唐新玉,你是要水漫金山啊?没看到水倒满了么?!”

    然后,手一抖……

    壶砸了,连带着倒茶的那个杯子也砸了,桌子上一片狼藉。

    尚雅灵无语的抽了抽眼角,感觉身体也什么大问题的样子,干脆自己掀开被子下床找水喝。

    可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唐新玉的抽泣声……

    “我还没死呢,哭丧给谁看呢!?”尚雅灵黑了她一眼,伸手从狼藉的桌上挑出一个还没碎彻底的桌子,给自己倒了点水喝了起来,这才感觉干涩的喉咙舒服了一点。

    刚才就是尚雅灵怎么吐槽唐新玉都没什么反应,这会儿她一个字都没说,唐新玉倒是自己主动开口了,缠着声音道,“二……二小姐,老……老夫人去了。”

    闻言,尚雅灵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平静的送到自己的嘴边,淡定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炷香以前。”唐新玉哭的还真带着感情。

    尚雅灵冷嗤了一声,“你不是一贯看不得祖母偏心曹碧秋吗?心里对她很大怨气吧,怎么现在还哭得这么伤心了?不是应该开心么,这下镇国公府里最大的就是大伯父,以后最大的女主人就是你了……”

    这会儿尚雅灵都不知道她的是一种什么心态,说出的这番话,极度的讽刺。

    可是有什么可讽刺的呢?

    有人死了,有人替死去的人伤心一下,她为什么要去讽刺人家?

    尚雅灵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想的,兀自的发愣……

    耳边忽然就回响起,前不久吴嬷嬷同她说的那番话,“其实老夫人年轻的时候,不是那般……”

    也许,就想吴嬷嬷说的那样,这个老太太的一生的确过得很辛苦,现在这样也算是种解脱吧。

    尚雅灵沉默的想着,唐新玉的哭声越发的抑制不住,哭的更大声了。

    隔了好一会儿,尚雅灵才回过神来,声音微微发哑,“行了,别哭了,找身衣服给我。”

    唐新玉拿着帕子抹掉眼泪,打开衣柜给尚雅灵拿了件衣服。

    换好衣服之后,尚雅灵便跟唐新玉匆匆往凝香院赶去。

    凝香院里面没有发出任何悲恸的声音,外头也是一片正常……

    尚雅灵转头看了眼唐新玉,见她哭得真挚不想作假,压下心头的不解,走进凝香院。

    当她看到守门的下人换成了吴嬷嬷,尚雅灵就知道老夫人是真的过了。

    “二小姐,你来了。”吴嬷嬷沉静的笑了,神情比往日看起来更加疲惫,就像是一根快要燃尽的蜡烛似得。

    尚雅灵心头一阵发紧,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张张嘴却发现自己一个安慰的字眼都说不出口。

    一路上除了唐新玉小声的抽泣声,尚雅灵跟吴嬷嬷一个字都没有,气氛压抑的厉害。

    房间里的药味很浓,浓的让人几乎窒息。

    这就好像老夫人临死前不想离开人世的执念一般,在这屋子里萦绕不散……

    房间里,曹碧秋跟尚芙琴站在角落里,隐约能听到尚芙琴抱怨的声音,似乎并不关心自家祖母死了,更关心的是明日的彩灯节上能有好的表现。

    曹碧秋的神色淡淡,对于老夫人离开也没有什么反应。

    而从里屋传出的是尚建平撕心裂肺的哭声……

    尚雅灵停在门口没有进去,暗暗觉得有些可笑,这老太太一辈子为了一个复国梦折腾来折腾去,没有等到一个结果就去了,自己的亲儿子不在身边,从出生就开始算计的养子反而在床前尽孝?

    实在是可笑的很啊……

    这个时候大概她那个便宜爹也在角落里哭得伤心吧?

    吴嬷嬷也没有掀开帘子,只是对尚雅灵轻声道,“老夫人说了,丧事暂时不办,等你和二小姐参加了彩灯节后再办。”

    “这个时候,她还想筹谋什么?”尚雅灵心里有一股不知名的火往上窜,人都要死了,还算计个屁啊!

    “……”吴嬷嬷沉默不语。

    不论吴嬷嬷同尚雅灵的关系多好,有些事情她还是三缄其口,不会跟尚雅灵提半句。

    尚雅灵也不多问,静静地站在里面等着……

    此刻,从凝香院里被驱离的一个下人,正在假山之中哭的伤心不已!

    尚建平哭完了,掀开门帘走出来的时候,尚雅灵忽然觉得眼前的尚建平似乎一瞬间变得更成熟,更稳重了。

    “灵儿。”尚建平看到尚雅灵,抿嘴严肃道,“你怎么不在房间里休息,过来做什么。”

    一面假装生气的苛责尚雅灵,一面督见唐新玉哭得伤心的模样,心中为刚才在蔷薇院里不信任唐新玉的言行感到懊悔。

    尚雅灵轻轻地摇了摇头,“大伯,我能进去看看祖母吗?”

    “老爷,我能不能……去看看老夫人。”唐新玉哽咽的连说话都说的不顺畅了。

    “进去吧。”尚建平转身掀起了门帘,让两人进去。

    尚雅灵走得快些,唐新玉落后了几步……

    放下门帘的尚建平走在最后,伸手轻轻地握住了唐新玉的手,无声的安慰着,引得唐新玉眼泪掉得更凶了。

    说是要进来看看老夫人的遗容,但尚雅灵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下意识的回头看唐新玉跟尚建平,就见到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尚雅灵抿了抿嘴,觉得这个时候要是也能有个人陪在她身边就好……

    随后,齐翰漠的身影一晃而过!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