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一百四十六章:听过去的故事

第一百四十六章:听过去的故事

    蔷薇院。

    听了吴嬷嬷说的故事,尚雅灵有些伤感却又觉得自己伤感的不够,毕竟这一切都是别人的切身经历,而非她自己。

    让她同情也只能同情到那个份上罢了,让她愤怒也只能达到某处就再也愤怒不起来了。

    只是这胸口始终堵着一团浸湿的棉花,闷得难受。

    吴嬷嬷说这些话也不是要得到尚雅灵的谅解,只是这镇国公府除了尚雅灵,她也不知道该跟什么人说了。

    “老夫人自始至终对老爷的死都于心有愧,也是从老爷过世消息传回来的那日起,老夫人的病才变得越来越严重。”吴嬷嬷叹道,“二小姐,老夫人过往做了许多措施,你切莫怪她,她是个可怜人,这辈子从来没有按自己的心意活过一次,哪怕一秒钟。”

    尚雅灵笑着摇摇头,“现在我活得很好,不会去计较过去发生的事情,而且,说到底她也是我祖母,我自然是不能怪她的。”

    而实际上,她心里想的是……

    这受苦的人是“尚雅灵”不是她。

    现在她连那些受苦的记忆都没有,对老夫人从哪里来的恨?

    吴嬷嬷却是松了口气,慈爱的笑看尚雅灵,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老夫人知道,也会感到一丝安慰。”

    “吴嬷嬷,祖母的身体真的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吗?”尚雅灵犹记得当时她离开镇国公府的时候,那会儿老夫人的状态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怎么这会儿就发展到这步田地了?

    吴嬷嬷无力的笑了笑,“这老人家的身体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去,倒下去之后就再难好起来了。”

    随即有自我安慰,“孟居士为了老夫人的病,已经出门去找药了,要是他真能找到,老夫人也许能有所好转吧。”

    提及孟宇,尚雅灵联想到他跟老夫人之间的互动,有些好奇的问道,“吴嬷嬷,这孟宇跟老夫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总觉得老夫人对孟宇好像很不一般的样子。”

    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吴嬷嬷也不想再瞒着什么,“孟宇是老夫人的亲生儿子。”

    “亲生儿子?可是孟宇的年纪……”尚雅灵联想了一下孟宇跟尚文博兄弟两的外貌,怎么也想不到这三人的年纪是一般大的,这简直就是郭德纲跟林志颖的差距啊。

    吴嬷嬷忆起当年,眸光飘忽不定,声音飘远,“老夫人在嫁进镇国公府之间就怀了孕,为了隐瞒自己身孕的事情,不足月就把孟宇生了出来,孟宇的身子从出生开始就不太好了,这些年养在江南一直靠药维持……”

    生命在于静止,这件事就在孟宇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说明。

    孟宇虽然年级上来了,但跟同龄人相比还是嫩的能出水。

    这也是为什么尚雅灵奇怪孟宇跟老夫人的关系不一般,却怎么也没忘他们是母子关系上头去联想。

    现如今这么一说,尚雅灵才觉得先前老夫人对孟宇的种种都在情理之中!

    可是,孟宇的亲生父亲是谁?

    尚雅灵好奇不已,可这么八卦显得很没礼貌的感觉,迟疑了好一会儿,她都没问出口。

    反倒是吴嬷嬷好似洞悉了她内心的想法一般,自己说了起来,“老夫人一直都没提起过孟宇的亲生父亲是谁,只是跟我们说,她绝对不会生下齐国的种。”

    老夫人提前将孟宇生下来之后,就寻了个机会找了两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偷偷送进府里,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养着,也就是现在的尚建平和尚文博。

    因为不想让齐国的孽种管着镇国公府,老夫人这才从小就跟兄弟两灌输思想,让他们对她言听计从。

    “……”尚雅灵选择沉默。

    虽然她认为这么为了一个没有指望的事情困自己一辈子,时间很不值当的事情。

    但她没有经历过国破,而且她自身的成长环境跟接受的教育都不一样,观念跟这个时代的人有所不同……

    故而,尚雅灵只能选择什么都不说,随后吴嬷嬷询问了她身体的情况,言语之中的歉意十分的浓重。

    她还是很歉疚自己没能在玫瑰苑找到解药。

    尚雅灵摇头笑道,“没事,有劳吴嬷嬷挂心了,我挺好的。”

    随后吴嬷嬷前脚刚刚离开蔷薇院,后脚尚建平就带了一堆礼物过来了。

    “灵儿,看大伯给你带了什么东西来了。”尚建平这人还没进屋,声音就先传进来了。

    尚雅灵整理了一下表情迎接尚建平……

    然后,看到他身后三四个下人手里堆满的东西就愣住了。

    这个尚建平还真是相当的疼爱她这个侄女呢!

    尚建平皱着眉头看了她良久,直叹气,“你这孩子前两天还胖了点,怎么现在一下子瘦了这么多?我都跟你说过了,有什么想吃的想要的就跟大伯讲,大伯给你去买!”

    “……”尚雅灵回想一下,那个假扮自己的人看上去是胖了那么一点。

    感情是被尚建平给喂得啊?

    尚雅灵上下打量了一番尚建平,见他这身派头还挺像那么回事,笑道,“大伯,人家都说女孩子还是以瘦为美,你都把我养成个大胖子,日后还有谁愿意娶我啊?”

    “有大伯在!谁敢说你半句?”尚建平横眉倒竖,随即又是担心不已,“也请大夫给你看过了,这身体没什么问题,怎么看起来精神头还是一点都不好?吃饭了没?”

    “没……没有。”尚雅灵打了个哈欠。

    “你看看你,大伯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跟个猴似得,精神不知道多好,你祖母为此还打过我不少回!”尚建平又是担忧又是无奈,“你爹过世了,曹碧秋又是个自私的,就剩下你这么一个孩子……”

    说道这里,尚建平就忍不住叹气,一个大男人还红了眼眶。

    尚雅灵眼角抽了抽,过去老听说这尚建平是个难泥扶不上墙的主,现如今看来也不是这么回事。

    倒是还挺有责任心的嘛……

    “大伯,你别伤心了,我爹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我们过得不好,是不是?”尚雅灵干笑着安慰道。

    尚建平大抵是觉得自己在一个小辈面前哭鼻子很丢人,忙揉了揉眼睛,催促下人去给尚雅灵准备吃食。

    想到吃这件事,尚雅灵就想到自己现在味觉都还没恢复……

    急忙叫住出门的下人,强笑道,“那个……大伯,我还不是很饿,要不然你先回去忙吧,我等一下再吃。”

    尚建平哪肯,坚定摇头,“不行,我要是不看这点你,等下你又不吃了!”

    “……”尚雅灵使了浑身解数,尚建平依然不为所动,死活就是要跟尚雅灵坐在一桌吃饭。

    等待饭菜端上桌,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菜,尚雅灵吞着口水,心里那个叫苦不堪言啊!

    好看好吃能有啥用,对于她而言吃进嘴里就跟于是受了极刑一样,那种滋味真的是相当不好受……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有下人进来通报,“老爷,夫人叫您回去吃饭!”

    尚雅灵眼睛一亮,唐新玉来的太及时了,很贴心的劝道,“大伯,你这成天忙来忙去的,也没空跟大伯母好好吃顿饭,这会儿好不容易有时间了,还是回去陪陪大伯母吧。”

    本来还面露犹豫的尚建平,听了这话不仅没有起身离开,反而有些恼怒有些愧疚的坐回了椅子上。

    什么话都不说,指挥下人给尚雅灵添饭。

    尚建平往尚雅灵的碗里夹了一堆菜,才无奈道,“灵儿,你大伯母这人其实不差,要是她做了什么让你不太开心的事情,你别跟她计较。”

    听力这话,尚雅灵猜想到该是唐新玉把她怀疑自己的事情同尚建平说了。

    尚建平就觉得是唐新玉容不下自家侄女,故意在找茬。

    夫妻二人为在这件事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争执……

    “不会,我知道大伯母也是关心我。”尚雅灵很乖巧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一点都不介意。

    尚建平欣慰的笑着给她接着夹菜,“那就好,被光听我说,来!吃菜!”

    在尚建平期待的眼神注视下,尚雅灵忍着想哭的冲动,囫囵吞下了一口菜……

    那股比蛇胆还要苦的味道,瞬间在她的嘴里炸开了!

    可她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连忙低垂着脑袋遮掩自己扭曲的脸部表情。

    而尚建平则是一脸的慈爱,继续往尚雅灵的碗里添菜……

    远在自己院子里的唐新玉得知尚建平在蔷薇院陪尚雅灵吃饭,气都气饱了!

    满桌子的菜掀翻在地,砸了稀巴烂……

    唐新玉胸口因为过度气愤激烈的起伏着,脸色更是难看的不要不要的,“你说尚文博活着的时候,成天不着家还非得霸着镇国公的位置不放,现在他死了,好不容易老爷当上了镇国公,现在他的女儿又来跟我抢建平,我上辈子是跟他们父女两有仇还是怎么着?怎么就老是针对我!”

    “夫人,消消气!二小姐年纪不小,总归是要嫁出去的,这日后啊,老爷还不是要回到夫人身边来。”丫头嘴甜,哄着唐新玉的火气降了不少。

    见唐新玉火气下去了,丫头便小声道,“夫人,我看二小姐左右是要嫁出去,不如您就忍耐些时日,不要让老爷左右为难,这样老爷不烦了,又会觉得夫人贤惠,岂不很好?”

    “你这么说也有些道理!只是我看到那丫头,心里就来气!”唐新玉这火气也不是没由来的。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