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一百三十三章:同床共枕

第一百三十三章:同床共枕

    林海芸见自家女儿这般,也于心不忍,将这件事又一次的搁置了下来。

    等林海芸离开后不久,巫医偷偷摸摸的又回到了上官菲的房中……

    上官菲摸着手指甲边缘泛起的红血丝,神情有些阴冷,“还有多长时间会发作?”

    “消耗的有些快,大概十天左右的样子。”巫医站在床边,周身围绕着泥土的腐烂味道。

    “十天?”上官菲暗暗算了一下,彩灯街召开的时间大约还有半个月,服了药还需要一段时间休养才能彻底的吸收,眉头微皱,“先前留下的药还有多少?”

    “那些还未融合成功,可能还要等上一段时日。”巫医遗憾的地笑了几声,“小姐何不想想,还有什么法子可以弄到更多年轻女子的身体,替你育药。”

    “先前的事情闹得太大,眼下京城形势紧张,我这时候不能妄动。”上官菲眉头紧蹙。

    若不是之前张解士府上的那批女子被发现了,现在她也不会有缺药的问题了。

    巫医桀桀笑了几声,“小姐可是要想清楚了,我听闻那彩灯街之上各府小姐琴棋书画样样都需要展示,所需的体力不小,以小姐现在的身体撑下去恐怕有些难度。”

    “这个不必你说,我心里自然知晓。”上官菲阴狠的盯了他一眼,低头望着自己指尖的血丝慢慢的往扩张,“你先下去,这件事我会想法子,你只需要准备好药,让我成功的参加彩灯街,旁的事情你不用多管……”

    “小的遵命。”巫医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抬手在胸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弯弯腰准备退下。

    在他要退出房门时,上官菲忽然叫住他,“对了,我还有件事需要你去办一下。”

    巫医停在门口处,“任凭小姐吩咐。”

    上官菲好看的灵动眼睛半眯着,乍看之下里面盛的都是漆黑,“帮我去杀一个人……”

    与此同时,尚雅灵一行人回到了霍府。

    尚雅灵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还是恍恍惚惚的,由着齐翰漠吃着豆腐将她扶回了主院。

    这一幕被赶回来的哑巴看在了眼里,他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杀意,却下一秒就消失了,再看时便又成了那个只懂得关心,不懂表达的老好人了。

    哑巴在霍府进出也有一两次,守门的侍卫也认识他,进去通禀了一声,得到齐翰漠的答复后就放人进去了。

    一路回到了主院,尚雅灵躺在了床上怔怔的看着床顶,跟失了魂似得,就这么看着,一个字都没说。

    齐翰漠眉头微挑,面无表情的伸手猛地拽过尚雅灵的一缕头发!

    疼!

    尚雅灵瞬间就回了神,狠狠的白了齐翰漠一眼,将自己可怜的头发从他的手里解救出来,“王爷,你是不是太无聊了啊?能不能去找点事情做啊?我烦得很,没空伺候你!”

    “夫子,你的脾气不小,敢对本王如此无礼。”齐翰漠半眯着眼睛,这危险气息一点没藏着,扑面而来。

    “……”尚雅灵梗着脖子瞪了他一阵,然后一下就怂了,求饶的冲齐翰漠笑,“王爷,我真的身体不太舒服,你就行行好放过我,让我一个人安静的呆上一会儿好么?就一小会儿,我马上就去伺候你,保证跟你的贴身保姆一样,吃喝拉撒我都管了。”

    一大溜的说完,齐翰漠冷着一张脸,挑眉道,“往里面点。”

    尚雅灵蒙圈。

    什么就往里面点啊?

    是她智商太低没听明白么?

    没等尚雅灵明白过来,齐翰漠就不耐了,抬手轻轻一挥!

    尚雅灵便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阵风翘起,一下就往床里头滚进去了。

    随即立马感觉到身旁的床板动了一下,回头一瞅,齐翰漠合衣躺上了床!

    看到齐翰漠跟自己躺在同一张床上的那一刻,尚雅灵脑海中蹦跶出来的不是尖叫愤怒,而是这么一个疑问——男未婚女婚嫁的,这样躺在一张床上不太好吧。

    随后才是尚雅灵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瞪着齐翰漠,“王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的房间应该是在别处吧?你的床正在别处的房间里等着您,您这么抛弃原配的床,上我这床不太合适吧?”

    齐翰漠冷不丁的侧头淡然的盯着尚雅灵,薄唇轻启,“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同你住在一处,睡一张床,天经地义。”

    “卧槽,我又没答应……”尚雅灵及时刹住了车,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要是她说现在他们还没成婚,那这货会不会直接将她绑去举办婚礼啊?

    就之前的种种迹象,尚雅灵觉得很有这种可能性。

    尚雅灵只得忍耐,可身旁有个人跟自己睡在一起,两人又不是啥亲密关系,这觉哪能睡得安生啊。

    一会儿翻一次,一会儿翻一次……

    尚雅灵觉得自己身体咋这么热呢!

    “尚雅灵,需要本王帮你入睡?”齐翰漠凉飕飕的声音从她脑后响起,顺利的吹散了她身上腾起的燥热。

    一激灵,尚雅灵不敢再动了。

    可没过一会儿,这身体上的燥热又袭上来了,而且比先前那一波还要更加凶猛,让她热的好想脱衣服。

    这会儿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了,尚雅灵这一天转来转去也没怎么休息,渐渐地就睡着了。

    听着身边人呼吸逐渐的平稳下来,齐翰漠缓缓睁开眼睛,偏头看了她一眼,轻手将人楼进了怀里……

    本来这是件偷偷摸摸来干的事情,可他的手刚刚用了点力!

    尚雅灵就自己很主动的滚进了齐翰漠的怀里,顺道……把腿搭在了他的身上……

    这么点重量对齐翰漠倒也没什么,低头亲了亲尚雅灵的头顶,揽着她闭上了眼,休息。

    哑巴得知尚雅灵在主院,想要进来找人。

    就见尚雅灵居住的房间门外居然是王府的侍卫把守,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站在原地瞪着那房门,脑海里响起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看到没有,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就是个贱人!荡*妇!还没跟人成婚,就迫不及待的跟人发生这种肮脏的事情,你真是没用!居然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哑巴头痛欲裂,抬起手用力的敲着自己的太阳穴,啊啊啊的交换着,企图将那个声音从自己的脑海中赶出去。

    但一切都是徒劳,那个恶魔般的声音语速越来越快了!

    “这具身体是我的!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杜智楠死的时候你救不了他!现在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抓不住!你还有脸占着这具身体吗!你这种一无是处得人,就该去死,就该去死!”

    不是的,不是的——哑巴慌乱的摇着头,可这声音还是紧追不舍。

    “杜子越,你是杜子越吗?!是你抢走了我的身体,我才是杜子越,我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你这个小偷,强盗,卑鄙小人!要不是你一直占着我的身体,杜智楠就不会死,我能救他们!现在这个女人,也是你!你的懦弱无能让你得不到这个女人!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哑巴感觉自己眼前的世界都在出旋转,好像下一秒天就要坍塌了。

    那声音忽而又变得极具诱惑力,“杜子越,你不是想得到那个女人吗?我可以帮你啊,只要你睡一会儿,让我来,我保证等你再醒过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会躺在你的床上,说她心悦你,说她想一辈子在一起……”

    那种跟尚雅灵在一起生活的美好幻想在哑巴的心里逐渐成型,他嘴角缓慢的勾起一抹微笑,逐渐放松了警惕,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下一秒。

    眼睛猛地睁开!

    这双幽冷蓄着无尽恶意的眼睛出现了……

    哑巴,不,是杜子越!

    他转身慢条斯理的走出了霍府。

    守门的侍卫看他进去刚一会儿又要出去,便多嘴问了句,“你去干什么?”

    杜子越轻蔑的扫了他一眼,平静开口,“我去替夫子办事。”

    城外混乱的场面,在这一天下来就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都是归功于尚雅灵。

    一听是替她去办事,侍卫就没有计较他的态度,放人离开了霍府。

    尚雅灵从噩梦中惊醒……

    她看到哑巴变了一个人,手里拿着滴血的凶器就站在成堆的尸山前面,冷冷的盯着她,仿佛在嘲笑她纵容一个凶手杀人!

    然后,看到自己正躺在齐翰漠怀里,而且是她手脚并用的缠住人家!

    “啊啊啊啊啊啊啊!”

    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响起……

    守在房门外的侍卫面面相觑,头顶上整齐划一的飞过一排乌鸦!

    齐翰漠淡定的睁开眼,淡定的等着尚雅灵尖叫完,淡定的看她一脸羞恼的模样,淡定的补刀,“夫子,你既说不喜欢本王,那刚才的行为,是否能给个合理的解释?”

    “……”尚雅灵整个头成了火车头,呜呜呜的冒着蒸汽,脸蛋更是红的跟个大红灯笼差不了多少了。

    卧槽!

    解释个屁啊!

    让一张床上能解释清楚么!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