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一百一十二章:不让她伤心

第一百一十二章:不让她伤心

    齐瀚漠就这么当着满城墙的士兵,光明正大的抱着尚雅灵腾空消失了。

    急急忙忙赶过来的鬼医,再对对自己的身份表示了由衷的混乱,现在的他还是那个说一不二大名鼎鼎的鬼医吗?

    现在的他,跟一个江湖郎中有什么区别,任由人呼来喝去!

    紫衣默默地缩在一旁——他可是说着好话态度恭敬请鬼医过来的。

    鬼医甩袖走了!

    将城外的情况稳定下来之后,霍复急忙安排人照着尚雅灵先前的安排去分批管理那些灾民。

    外边忙的热火朝天,尚雅灵躺在床上睡得也不是很安稳。

    许久不见的“尚雅灵”出现在她的梦中,狰狞着脸,劈头盖脸的质问她。

    当初分明答应过要替她复仇,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动静?难道她不怕死了,不要这条命了吗?

    紧接着便是一头撞死在街上的王大富和他那个温柔善良却没来得及见上一面的妻子,站在她的不远处,含笑朝她挥手道别,眼底有着满满的请求,希望她能照顾好他们的孩子。

    最后是那个死在她眼前的年轻士兵,他惊恐的模样,被她及时拽助手时的惊喜,以及滑脱离她的手时,脸上的不可置信和隐隐的控诉,为什么你没有抓紧我,为什么你要松手……

    尚雅灵额头遍布着细密的汗水,用力的拧着眉,不安的呓语。

    “……”齐瀚漠拧干毛巾,替她一遍遍的擦拭额上的汗水。

    想到今早老五前来跟他说的那件事情,眉头微皱。

    方才那个不过是不相干的人罢了,这女人心太软,若是知道身边人便是那杀人无数的凶犯,不知该如何伤心难过。

    齐瀚漠只是这么想,便毫不犹豫的选择搁置这件事暂时不办,只是叫了人密切的盯住哑巴的一举一动。

    如果最后真是他,那便让他在这个世上安静的消失就好……

    没必要让她知道,让她为此而伤心。

    紫衣得到命令,偷偷摸摸的跟赤衣吐槽,“咱王爷这也太宠王妃了吧?”

    “王爷愿意,你当如何?”赤衣眉头一挑,“还有,以后王妃只能在心里叫,对外要叫夫子,明白吗?”

    “……哦,是怕隔墙有耳嘛,我懂。”紫衣一脸的了然。

    “错。”赤衣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道,“因为现在王爷还没顺利的追到王妃,所以不能让王妃知道,王爷已经把她当做王妃了,不然王妃一定会不开心,王妃不开心,王爷就会不开心,到时候惨的只能是我们,懂吗?”

    眼睛绕成了蚊香,紫衣迷迷糊糊的点头又摇头,“虽然你说的很复杂,但是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那我以后就叫夫子吧。”

    说完,就嗖的消失去通知老五有关于试探哑巴的决定了。

    当老五和半桶水仵作得知齐瀚漠的打算时,两人都有些抑郁。

    这哑巴极有可能就是京城连环凶杀案的凶犯,又不是什么普通的江洋大盗!

    怎么能这么慢悠悠的处理啊?

    如果在这期间有人死了,那是算谁的啊?

    紫衣属性虽然逗比,但那是对内,对外一向都是很有范的那种,让人瞅一眼就心生畏惧。

    这会儿紫衣耐着性子听完了老五的担忧,然后酷酷的扔下一句,“王爷如此决定,定有他的道理,看着哑巴的事情我会安排,你们只需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莫要在夫子跟前提及便是了。”

    “可是……”老五还想争辩几句。

    紫衣刷一下就亮刀了,冷冷的刀光闪过老五和半桶水仵作的眼睛!

    警告意味十足!

    半桶水仵作当即就怂了,拉住激动的老五,劝道,“别硬来,咱们打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在另想办法!”

    在他的劝告下,老五这才忍着没有在吭声了。

    见这两人老实了,紫衣便嗖的一下飞走了。

    等紫衣的人影消失无踪,老五气愤不已,“我本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是非分明的好官,没想到也是个色令智昏的糊涂蛋!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半桶水仵作在大理寺当差数载,自然是看多了这些官员之中见不得人的事情。

    倒是对齐瀚漠的作为有些欣赏,拍拍老五道,“王爷虽然不是个是非分明的好官,但却是个好人。”

    “你现在还说他好话!”老五警惕的四下看了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他是王爷……我真想,真想……”

    “平日里看你圆滑世故,怎么到了这里反倒想不通了?”半桶水仵作笑道,“你要的是好官,不是好人,但到了王爷这个位置上能称得上好人的却不多了。”

    老五沉吟了片刻,最终无法辩驳,只能叹气,“可是这……”

    “铁石心肠,六亲不认,利益权衡……这些不掺杂任何情感的计谋才是王爷,他该学的。”半桶水仵作摇头叹息,“这次案子结束,我们就跟王爷要个官身去追随唐大人吧,论好官,王爷不如唐大人,论好人,唐大人不顾家人潇洒离去,他比不上王爷。”

    “……”老五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深深叹气,“王爷不该是好人,不该为了情这般作为,他这个位置多少人盯着,如此这般,日后的下场。”

    虽然并未明说,但在老五和半桶水仵作看来,齐瀚漠重情重义的性子,让敌人可以拿来要挟他的东西太多了,结果必定不会太好。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

    老五忽而爽朗的一挥手,“这些事情左右也轮不到我们管,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如何解决那个嫌疑人的事情。”

    “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跟夫子说。”半桶水仵作摸了摸下巴,“只有夫子首肯了,王爷才不会插手。”

    “你这办法出了跟没出有什么区别?”老五苦着脸瞪他,“没看到现在夫子跟王爷住在一个院子里么?我们要想不惊动王爷去找夫子,你觉得有可能?”

    “我们进不去,可以让夫子主动出来跟我们见面……”半桶水仵作释然的苦笑了一声,“看来我这躲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没躲过去,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多管闲事。”

    “什么多管闲事?”老五疑惑不解。

    “行了,你别问了,反正我有办法让夫子主动出来同我们见面,你准备一下待会儿要如何跟夫子说这件事,我出去一趟,你隔个半个时辰再出来,沿途我会给你留记号。”半桶水仵作一边走一边叮嘱老五。

    没等老五回答,半桶水仵作就已经走出了大门,右拐,消失了。

    老五在原地直挠头——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话说,半桶水仵作离开王府之后,想法子通过在城中住下的老西头儿跟成家兄妹两见了一面。

    在谈话不久,老西头儿便匆忙上霍府找尚雅灵去了!

    此刻的尚雅灵听说是齐瀚漠把自己从城楼上救回来,还稳住了当时的混乱局面,情绪复杂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对赤衣道,“在灾民之中煽动的人肯定不止一个,还有同伙混在其中,你去告知霍大人,让他注意一下,不要中了敌人的圈套。”

    “夫子,请放心,这件事王爷一句提醒过了,余下的几名已经被抓进了王府进行审讯。”赤衣恭敬回答,言语之中丝毫不见对尚雅灵的不满,好似先前她对齐瀚漠的作为不存在似得。

    这种态度反而让尚雅灵有些小尴尬,岔开话题问道,“那现在是城外的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按照夫子所说,将灾民分组管理起来,王爷下令要启用连坐制,若是灾民当中有任何一个不守规矩,那么这一组的人便都要被处死。”赤衣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观察尚雅灵的神情。

    生怕王爷这个看似残酷的决定会让王妃产生误解……

    可尚雅灵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低头定定的看着被面,良久才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赤衣摸不透尚雅灵的心思,忙跳开这个沉重的话题,关心道,“夫子刚刚睡醒,要不要吃点什么?”

    “不必了。”尚雅灵摇摇头,转而提道,“你帮我去查一下在护国寺一带,十年到二十年之间,有没有流传过什么奇怪的流言,特别是发生在护国寺后山那一带的。”

    “是,夫子。”赤衣是个当兵的,喜欢听命行事,不爱打听个中缘由。

    直接导致尚雅灵准备好的一番说辞都堵在心里说不出口……

    赤衣去帮忙查流言了,尚雅灵摸出身上那日从护国寺后山得到的玉佩,轻轻摩挲,喃喃低语,“放心吧,我不是个说话不算数的人,既然答应帮你报仇,就一定会办到……”

    睡的时间太长,尚雅灵浑身难受,便起床走动。

    正想要去城墙之上看看……

    外头老西头儿便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夫子。”

    尚雅灵连忙上前扶住,这老头看起来一抖就要散了,还这么不要命的跑,真真是吓死人啊!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