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狂妃驾到:王爷,太奸诈! 第三十七章:例行审问

第三十七章:例行审问

    在一旁的董亿听到齐瀚漠说张解士的真是被那个连环凶犯所杀,立刻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刚才那副怕得要死的怂样没了,摇身一变,反过来控诉齐瀚漠,“王爷,下官一向都是按规矩办事,没想到如今被王爷这般污蔑,现在王爷已经确认了张将军却是那名连环凶犯所杀,就该去抓那位……”

    “大人。”尚雅灵一溜烟的从地上爬起来,扑到董亿的面前,搓着手各种的道歉,“抱歉抱歉,刚才都是小的一时间太过激动,误会了大人,大人息怒息怒。”

    “哼!”董亿甩袖,一脸怒火未消样子。

    “大人,您真的要继续生气吗?”尚雅灵贱嗖嗖的睨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样反倒让董亿迟疑了起来,担心自己不会再掉坑里!

    而且齐瀚漠的一些传言太骇人听闻,董亿也就默默的怂了,“下官……能能理解王爷折损一名爱将的心情。”

    “大人……”尚雅灵冲他竖起大拇指,眨眨眼睛,“有前途!”

    没人不喜欢听恭维的话,再者董亿心里就惦记着这次可以帮上那位贵人,然后在那位贵人的提携下,一路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

    而且他也不能真的把齐瀚漠一个堂堂的王爷怎么着……

    想通了之后,董亿心情好了不少,也就没有再多做纠缠。

    既然张解士却是连环凶犯所为,大理寺的人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董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大理寺的人走了。

    整个张府就剩下齐瀚漠一行人,数来数去就顶死了也就十五个人。

    而张府的妻妾人数就比他们还多……

    尚雅灵正想让齐瀚漠的从自己的府里再调些人过来,分别对张府的人进行审问,这样进展更快也更容易的得到线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尚文博一脸凝重的从外面快步的走了进来,走到齐瀚漠的面前抱拳行礼,“王爷。”

    “结束了?”齐瀚漠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表面上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死样子。

    “是,已经结束了,多亏了王爷的计谋,否则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尚文博说着又是抱拳行礼。

    “不必。”齐瀚漠神色淡然,“你做得很好,换了其他人未必能这么顺利。”

    尚文博的年纪明显比齐瀚漠要大一轮都不止。

    可得到齐瀚漠的肯定却兴奋的脸都红了。

    尚雅灵看的尴尬症都犯了。

    默默地移开视线,不愿意看便宜老爹对齐瀚漠各种崇拜的傻样子。

    齐瀚漠对看了一旁的国字脸侍卫一眼。

    国字脸侍卫走到了尚雅灵的面前,木着一张脸道,“人手有了,你可以开始了。”

    “……”尚雅灵愣了一下,有些讶异的偷瞄在跟尚文博说话的齐瀚漠,心道这货也不是很笨嘛,知道她想要人手。

    尚雅灵开始着手安排人对张府上上下下的人进行一次简单的调查。

    一共问三个问题。

    张解士最近出门最常去的地方是?

    张府最近有出没过什么陌生人没有?

    张解士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奇怪事情?

    为了避开跟尚文博接触,尚雅灵挑了一组自己亲自调查。

    这一组里面有张解士的妻子、最疼爱的妾室、张府的管家以及书房侍候的下人……一共六人。

    张解士的妻子衣着朴素,手腕上和脖子上挂着佛珠,面容默然坐在尚雅灵的对面拨着佛珠,淡定从容。

    尚雅灵看了一眼非得跟自己一起审问的齐瀚漠,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才开口自己上……

    “夫人怎么称呼?”

    首先表示礼貌。

    “妾身姓李。”

    尚雅灵下意识地拿毛笔准备往纸上记录,落下第一笔的时候,纸张被乌黑的墨汁晕了一大坨。

    抽了抽眼角,她只得讪笑着把自己纸笔转移到齐瀚漠的面前,“王爷,麻烦你记录一下。”

    “……”齐瀚漠凉飕飕的斜了她一眼。

    尚雅灵缩了缩脖子,让哑巴进来帮忙记录。

    掩饰性的干咳了两声,尚雅灵接着问道,“李夫人,你跟张将军成婚多少年了?”

    “已有十五年。”

    “那你跟张将军的感情如何?”

    “相敬如宾,还算和睦。”

    ……

    尚雅灵问了一些基本的问题,然后才将话题引到了那三个重点问题上。

    “李夫人平常多数时间都在佛堂,府里的事情都交由管家东福处理,张将军平常最爱去的是妾室周氏的屋里……这是刚才夫人所讲的全部内容了,我有说错的地方吗?”

    “没有。”李夫人摇头。

    “好,那我们来问最后三个问题,张将军最近常去的地方是哪里?府里可有什么可疑人物出没?张将军可曾说过或者是做过让你觉得奇怪或者是印象深刻的事情吗?”尚雅灵拿过哑巴记录下来审问信息,看到纸张上工整漂亮的毛笔字,对他投去了惊喜又钦佩的眼神——厉害哦,r哥!

    哑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尚雅灵低头看着手里的信息,抬头看李夫人,笑道,“李夫人,我希望你回答的时候,避免跟之前你说过的话产生冲突,否则就说明你之前跟我说谎了。”

    这话一出,李夫人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佛珠,身体往后挪了挪,靠在了椅背上……

    “李夫人,现在可以开始了。”尚雅灵冷不丁的催促道。

    李夫人眼底闪过一丝惊慌。

    “李夫人,这三个问题很普通,并没有什么思考的必要,在我询问你先前一些问题的时候,你表现的淡定从容,但为什么在我提出着最后三个问题的时候,你却紧张了起来呢?”尚雅灵笑眯眯的敲了敲桌子,“李夫人,说吧,你知道些什么?”

    “……”李夫人手里的佛珠啪的砸落在地上,绳子断裂,佛珠滚了一地。

    按照李夫人所说,她原本是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但在一次偶然间被张解士看上了,张解士利用家人的性命相要挟,逼得她不得不妥协。

    在她嫁进张府后不久,她的恋人伤心欲绝投湖自尽了。

    李夫人恨不得杀了张解士,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但张解士是个很谨慎的人,很难得手,直到某一天,她身边的丫头发现,张解士从外面回来之后,一个人在后花园里饮酒,还自言自语说什么大富大贵什么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尚雅灵立刻让人把那个丫头找来证实了这件事的确发生过。

    在那天之后,张解士就跟疯了一样不停的往府里纳女人,可这些女人都只是摆在那儿,他自己并没有进过她们的屋里。

    尚雅灵脸色忽然冷了下去,抬手压回了李夫人后续的故事,“李夫人,你可以下去休息了,暂时不要离开房间,有些地方可能还需要问一下你。”

    “是。”李夫人由着丫头扶着出了屋。

    齐瀚漠冷漠脸冷漠问,“为什么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尚雅灵抬手抹了一把脸,反复的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悲伤的叹道,“因为我是个女人,有些事情我不愿听。”

    哑巴拿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尚雅灵冲他摆摆手,勉强笑道,“行了,让下一个进来吧。”

    随后进来的是最得张解士疼爱的周氏,周氏原本是青楼女子,对感情这种东西看的很开,现在担心的是张解士死后她能得到多少财产,能不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管家东福就是一个圆滑世故小矮个,跟尚雅灵的身高差不多,可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让尚雅灵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尚雅灵知道这个跟前面李夫人周氏不同,用那种循序渐进的方式问话,极有可能被东福四两拨千斤的挡回来,对付这种人,只能来硬的。

    面对管家东福,尚雅灵不露痕迹的戳了戳齐瀚漠的胳膊,对他使眼色——你来!

    齐瀚漠眉头微挑,抬起手轻飘飘的落在……

    嘭!

    结实的红木桌子碎成了一地的碎片!

    管家东福一进来就灵泛转动的眼睛这会儿彻底的呆滞了。

    尚雅灵嘴角忍不住想笑,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痛苦的压着上扬的弧度,甩出三个问题让东福回答。

    “老爷在大约是一个月前跟小的说,王爷派人过来找他,让我去府库里找一坛上好的女儿红给他带去。我记得那天老爷喝的醉醺醺的回来,跟我说马上他就要飞黄腾达了,就要……就要……”东福畏惧的看了齐瀚漠一眼,欲言又止。

    尚雅灵嗤笑,“该不是张解士说,他马上就可以踹下王爷,成为三军统帅吧?”

    “对对对!老爷就是这么说的,小的当时还觉得的奇怪,明明是王爷派人来找的老爷,怎么一下又变成了他要取代王爷了。”东福点头如捣蒜。

    “哦……”尚雅灵拖着长音意有所指的斜睨了齐瀚漠一眼。

    齐瀚漠眸光微沉,陷入了沉思。

    尚雅灵收回视线,看向东福,“你继续。”

    “然后……”东福咽了口唾沫,“老爷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买一些年轻的女子回来,最好是穷人家卖给人贩子的那种,可我把人带回来后不久,人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

    说着,他顿了顿,面露愧意,“其实这些女孩子有一些是我老家邻居家的孩子,我想着自己在府里多少是个小管家,他们家里穷,没出路倒不如跟我在张府做事,我还可以帮忙照看一下……所以我就留心了一下,偷摸着跟到了东城门外的三合山,看到他们把人带进了山里……”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管家东福的话算是说完了。

    人出去后,尚雅灵立即跟齐瀚漠道,“王爷,派个人盯紧了这个东福,他有问题。”

    “理由。”齐瀚漠冷漠脸问。

    “理由很简单,王爷你没发现他在说话的过程中一直把自己往无辜里说嘛?”尚雅灵指着自己的鼻子一本正经的道,“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东福绝对不是什么好东东。”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