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女生小说 刑警荣耀 第760章 何小翠提供的重要线索

第760章 何小翠提供的重要线索

    “哥,他们把我抓起来了……”

    林高飞一带上门,何小翠就委屈得哭起来。

    王为顿时就很郁闷——你的意思是还不能有人抓你了?都跟你说了无数次,正经搞个事情做,不要再干这一行。又不是没本钱。

    老实说,现在的何小翠还真不是当初才到城里谋生那会穷困潦倒的模样了,她赚了不少钱。

    说起来,这还要感谢王为和米兰。

    尤其是米兰,让何小翠清楚地明白一个道理——女人长得漂亮就是本钱!

    你看人家米总,是何等的高高在上,何等的气质优雅?

    还不就是因为长得漂亮,嫁了一个好老公?

    何小翠觉得自己是干那一行的,嫁个大款老公怕是没有那个可能性了,但长得漂亮仍然是她最大的资本,可以直接换钱。

    所以她很果断的不在最底层的路边店,发廊厮混了,换到了高级夜总会,高级酒店开工,交易的对象自然也不再是农民工和退休在家的老头儿,而是腰缠万贯的大款,老板,有钱人!

    这些人才出得起价钱,只要伺候得他们舒服了,再打赏一百两百都是可能的。

    单位时间的效益大大提高,翻了许多倍。

    日积月累下来,何小翠现在已经颇有点存款了,真要自己开店,完全没问题,就算积蓄还不够,米兰和王为都答应资助她一些。

    但何小翠就是不肯转行,似乎是爱上目前这个行当了。

    王为也很是无奈。

    这可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

    在经历了“宝元公司诈骗案”之后,王为意识到,何小翠的价值远远不止一个可有可无的线人那么简单,有时候时能发挥大作用的。

    所以对她的事,王为比较上心。

    有些工作,还真是连王为这种“神探”都没办法,只能交给何小翠去做。

    但何小翠因此就以为有了“大靠山”,警察都不应该抓她,那又走极端了,得敲打敲打她才行,免得她得意忘形,给自己也给王为招来什么大麻烦。

    “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小心点小心点,你就是不听。”

    王为板着脸,训斥道。

    对何小翠这种人的心里,王为可是太知道了,千万不能惯,你一惯她,她立马就打蛇随棍上,益发的“骄纵”起来。就得时不时敲打一下,让她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至于劝何小翠“从良”,王为已经彻底放弃这个努力了。

    既然她自己那么喜欢,那谁都拦不住的。

    “我已经够小心了,我都是在高端夜总会……”

    见王为呵斥,何小翠果然就怕了,低垂着头,嗫嚅着说道。

    我都在高端夜总会了,谁知道茂山派出所还是“不按规矩”出牌,一样把我给抓了,这能怪我吗?

    “幸好这边林所跟我是朋友,不然你有这么好过?”

    王为继续板着脸呵斥。

    何小翠其实脑子特别简单,王为随便做个样子,她立马就老实了。说起来,还是因为她特别“崇拜”王为,所以特别在意他的态度。

    “哥,我跟你说,我发现一个重要情况,一个天山人,他在贩毒!”

    何小翠连忙讨好地说道。

    想要王为不生气,最好是给他提供有用的破案线索。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

    王为心中一动,脸上却是不露声色,依旧板着脸,喝道。

    “是这样,这个天山人,是我的客人,从去年年底开始吧,他大概已经来过我们边城三四次了,每次来都要找我……我问他到边城来做什么,他就说是做生意,再问他做什么生意,他就不说了,还叫我不要乱问……后来,有一次他喝醉了,自己主动跟我说,他是做白粉生意的,从我们边城进货,然后买到天山那边去。还说他有好多兄弟,生意做得很大……”

    天山指的就是我国北方边境的天山省。

    对王为来说,这还真是个新情况。

    边城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乃是毒品集散之地,来自全国各地的毒贩都有,不过很少听说过有天山人在边城进货。

    根据王为的了解,他们似乎更加中意从天山省西边的国家贩卖大麻之类的毒品。

    在边城购买白粉的天山人不多。

    “他叫什么名字?”

    王为随即问道。

    何小翠心中一喜,就好像王为很了解她的性格一样,何小翠自以为也很了解王为的性格,他主动询问细节了,就证明这个事引起了他的重视。

    每当这时候,何小翠都特别有成就感。

    原来这个牛逼哄哄的男人,也有需要自己帮助的时候。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他好像说是叫老,也可能是叫老克,反正我每次都叫他克哥,他也应了……”

    一般来说,失足女不会询问恩客的具体姓名,只要有个称呼就行。如果是一次性交易,那么连称呼都可以不必有,反正以后又不再见了,问那么多做什么?查户口啊?也就是老克(老)这种常客,何小翠才会特意问清楚他怎么称呼。

    “多大年纪?”

    看上去,王为是越来越重视何小翠提供的这个消息了。

    “具体不清楚,可能三十来岁吧,也可能三十多一点,反正年龄不会太大,不超过三十五岁。”

    何小翠很肯定地说道。

    王为双眉一扬,说道:“你看过他身份证啊?这么肯定!”

    何小翠嘻嘻一笑,说道:“我从他的身体状况就能判断出来。”

    王为又郁闷了一下。

    倒是忘了何小翠的“职业特长”了。

    这家伙读书不多,脑瓜子都很灵活,很会举一反三。

    “他一般多久来边城一次?”

    “不一定,有时候一个多月来一次,有时候半个月就来一次。隔得最久的是过年这段时间,隔了一个多月,去年年底他接连来了两次……他就是那时候喝醉了跟我说的,说过年了,要多带点货过去,要不然不够卖的……他还说,还说要探探路,看看这边有没有人要大麻……说他们那边能搞到大麻。我们边城这边搞毒品的多,也许能找到很好的销路。”

    何小翠叽叽喳喳地说道,倒是说得相当清楚。

    王为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这个老克还真是个“人才”,居然想到要将天山那边的大麻卖到边城来,同时把边城这边的白粉卖到天山去,是来去都不空着手啊。

    说起来也难怪,从天山跑一趟天南,实在太遥远了。

    他一个毒品贩子,不大可能坐飞机,机场安检太严格了,你带着一大包白粉或者大麻想要大摇大摆地通过机场安检,顺利登机,根本就是痴心幻想。所以他只能坐火车。现如今是九十年代,可不像后世高铁那么方便那么发达,绿皮火车速度之慢,停站之多,简直令人难以忍受。况且乘坐的舒适度也非常差。

    同样的道理,这个老克也不能坐火车软卧。

    因为软卧要登机身份证。

    对于一些特别谨慎的毒贩来说,他不大可能让自己的身份证频繁被铁路部门登记在案。

    毕竟九十年代,买火车票不需要实名制,他只要不坐软卧,就没人能查到他的行踪。

    坐绿皮火车从天山到天南省省会云都市,至少得两三天,六七十个小时。这还得是直达列车,要是中间换乘的话,时间还要更长。

    饶是王为这种习惯了经常出差,经常坐火车出远门的老刑警来说,一口气坐六七十个小时的火车,还是太难熬了,只要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所以说,毒贩其实也是个“体力活”啊!

    这样的交通条件,半个月就跑一趟,王为觉得,这个老克如果真是个毒贩的话,没准还就跟何小翠说的那样,背后确实有一个不小的团伙。

    不然的话,要不了那么大的量,毒品销售也不会那么快。

    “你怎么知道他喝醉之后不是胡说八道的?说不定他跟你吹牛呢?”

    有些人还真是吹牛,也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把自己吹成毒贩,好像还很牛逼似的,王大队没少碰到过这种满嘴跑火车的家伙。

    就好像《真实的谎言》电影里那个总是喜欢吹嘘自己是特工的家伙。

    何小翠马上摇头,很坚定地说道:“不是,我看到他带的货了,一小包白色的粉末,肯定不是洗衣粉吧……”

    王为就瞪了她一眼。

    还很有幽默感呢你!

    “他那么久才来边城跑一趟,每次就带一小包货?你估计那一小包能有多少?”

    王为撇撇嘴,表示不信。

    “可能是五十克吧……应该是!”

    “我想他很可能不止带一包货,也许好几包呢?我又不敢去翻他带的东西……你不知道,他很高大,力气大得很,有点像是外国人……”

    说到外国人,其实边城还是有不少的,比如安浪国人也算是外国人。但何小翠嘴里说的外国人,明显不是指的安浪国那种又黑又瘦个子又矮小的马来人种,而是牛高马大的白色人种。

    嗯,天山那边确实有不少黄白混血儿,个子高大,看上去有点像外国人。

    “他带武器吗?”

    王为的问题越来越多。

    “带。他随身带着刀,就是那种天山的刀,很锋利很锋利……他说他们允许带刀的。”

    何小翠像是有点害怕的样子。

    王为点点头,他对那种所谓“天山的刀”也有很深刻的印象。

    “光带着刀,没有枪?”

    王为关注的还是这个,老实说,刀子再锋利,王为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再锋利的刀,也得看使刀的家伙有没有那个实力。否则,丝毫不必担心。

    但枪就不一样了,火药喷射的速度,实在不是人力可以闪避得了的。

    “没有枪,反正我是没看见。”

    何小翠又很肯定地说道。

    应该说,她算是一个很尽职尽责的线人,也知道一个尽职尽责的线人要关注什么。

    嗯,并不是每个毒贩都随身带着枪的。

    因为真正用到枪的时候并不多,反倒容易暴露自己。

    说实在的,真要动枪顽抗了,通常都是最后的挣扎,下场多半好不到哪里去。你一把破枪还能顶得住一大堆警察和武警的围攻?想多了。

    比如说苏振雄,那还是上过战场,真刀真枪杀过人的,妄图和包围他的警察和武警放对,结果如何?

    被当场击毙!

    没有半点悬念。

    “他最近一次过来是什么时候?”

    “就是几天前,快的话,再有十来天,他又会过来了。”

    王为不说话了,沉吟一下,说道:“嗯,这个线索很有价值,下次他再过来,你要及时通知我。”

    “哦——”

    何小翠连连点头,很开心很振奋的样子。

    王为又有点无奈,她这是一点都没意识到自身的危险吗?

    “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引起他的怀疑。”

    王为这么叮嘱了一句。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怀疑我……我跟你的关系,不是连你们公安内部的人都不知道吗?他们要是知道,也不会抓我了!”

    对何小翠这种奇葩思维,王为当真是无力吐槽。

    她好像觉得,只要她是王为的线人,整个公安系统的人都得将她当朋友!

    懒得跟她多说了,就让她一直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吧。

    两人在林高飞办公室关起门来一待就是小半个钟头,还真让林高飞有点“胡思乱想”了,王为不至于犯糊涂吧?这么生冷不忌?而且就算真犯糊涂,真的生冷不忌,也断然不至于在林高飞的办公室里胡来。

    当然,林高飞也就心里这么乱想,脸上是绝不会带出半点来的。

    还是一丝不苟的让茂山所的同志带走了何小翠,随后王为向林高飞求了个情,让他对何小翠宽大处理。林高飞自然满口答应。

    原本他们就没打算太“为难”这些失足女。

    至于原因,大家都懂的,就不必多说了。现如今还能卖王为一个人情,那就更没说的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何小翠的自我感觉良好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最起码经过这一次之后,林高飞以后带队行动确实不会抓她了,只要她不太出格,林高飞肯定会对她网开一面。

    花花轿子人抬人,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个道理,林所当然是懂的。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