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凤谋天下:毒后归来 三百二十章:宛城客栈设下埋伏

三百二十章:宛城客栈设下埋伏

    所以除了事关华蓁,一般他是不会召见他的。

    吩咐完了便赶紧让秦淮带着人离开,生怕自己多看一眼,心头堵得慌。

    不等秦淮派人去问华蓁什么时候动身。

    华蓁已经收拾好东西,备了一辆马车,直奔镇国将军府。

    给镇国将军和老夫人请了安,秦淮这才匆匆赶来。

    当即陪着华蓁前往边关的宛城。

    南诏与大燕相邻的宛城是个很复杂的地方,此处不仅与大燕相邻,还和吐蕃接壤。

    因此这一块要格外的乱一些。

    寻常的府衙很多事情管不到,索性便不去管,只要不闹出大问题来都成。

    但宛城虽然乱,却也比起旁的地方要繁华许多。

    因为此地乃是三国比邻之处,所以商贩来往很是频繁,便是带动了宛城这一块,繁华的快能赶得上都城。

    秦淮陪着华蓁倒了宛城,直接去了驻守在宛城秦将军的大营。

    驻守宛城的秦将军,乃是镇国将军的亲弟弟,也算得秦淮如今身份上的叔叔。

    得知华蓁和秦淮来此接应天策军,顿时肃然起敬。

    虽说对于秦淮这门亲他心中不认,但是对于天策军华岩首领,华岩的女儿,他却是很敬重。

    这是源自于对对手的敬重。

    秦渊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当初跟大燕打了不少的仗,也是与华岩交过手的,他这一辈子最佩服的便就是华岩。

    得知华岩战死,还痛心疾首了很久,觉得再也没有这样的对手,心中很是感慨。

    所以得知金城公主将华岩的女儿带回来,根本没管这到底跟金城公主有没有关系。

    当即带着所有的将士前去相迎。

    如今得知华蓁要来,还是为了迎天策旧部,当下心中更是欢喜。

    吩咐军中的副将准备好酒肉,要款待华蓁。

    华蓁对秦渊还是有些印象的,远远的见着秦渊带三军在城外相迎,当即让江芙扶着下了马车。

    很是恭敬的给秦渊施礼。

    秦渊见此,赶紧跪下:“末将秦渊拜见永安公主。”

    “将军快快请起。”华蓁知道秦渊是个英雄,自是不敢托大,当即虚扶秦渊。

    秦渊这才起身,恭迎华蓁京城。

    华蓁如今可是金枝玉叶,自是不能进军营,与一帮将士同吃同住。

    秦渊早早在完成安排了最好的酒楼,整个包下来,让华蓁可以好生休息。

    为了能在这几日保护好华蓁的安危,更是将所有的公文都搬到酒楼。

    华蓁看着秦渊就差没将整个大营都设在,福满楼,顿时很有些无奈。

    只得让秦淮去跟秦渊说清楚自己的来意,秦渊这才吩咐人赶紧撤退,只是留了一部分人保护华蓁。

    等瞧着一切都安排妥当,秦淮上下看了一遍,确定没事,这才上楼。

    华蓁这几日车马劳顿着实有些发了,正准备休息,瞧着秦淮进来,当即嘴角微扬:“怎么样?”

    “都安排妥当了,只怕他们不敢来。”秦淮说着点点头。

    “他们不会不来的,公主府外面那么久都能守着,说明他们背后的人已经下了死命令,务必要取我性命,眼下这是最好的机会了,他们怎么会错过呢。”华蓁说着,喝了一口茶,眼中的笑意更甚。

    只是这笑多少带了几分肃杀,江芙瞧得出来,秦淮自然也看的出来。

    点点头:“你放心吧,只要他们敢来,我就绝对不会让他们失望。”

    说着见华蓁眉宇间有几分倦意,很有些心疼。

    这几日你连着赶路,怕也是累了,早些休息吧。

    华蓁闻言点点头,看着秦淮出去,这才让江芙关了门,自己合衣躺在床上。

    本就已经是半下午的光景。

    加上华蓁着实有些累了,这一觉竟是睡到天黑。

    迷迷糊糊之中,听着有刀剑相碰的声音,华蓁翻身起来。

    江芙听着床上的动静,轻声道:“公主,他们来了。”

    华蓁闻言点点头,外面那么大的动静他自然也是听到了。

    这么长的时间,秦淮没有将人拿下,看样子这次来了不少人。

    华蓁坐起身来,直接穿着鞋出去。

    打开门,外面的形势已经被秦淮控制。

    这座客栈整个二楼的房间都是最好的,其中一件门口更是站着几个侍卫,让人以为华蓁住在里面。

    其实不过是一个穿着她衣裳的车骑将士在房中,华蓁则是住在角落最不起眼的小屋子里。

    屋子门关着,谁也不会想到,这边还有一间。

    当初华蓁回南诏的时候就在这里住过,所以想到要对付这些人,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里,就知道他们绝对想不到,所以才让秦淮设下埋伏。

    眼下到真的让她算中了。

    秦淮和秦渊早得了华蓁的吩咐,留下活口。

    这些人也没想到是会落入华蓁的圈套,总一进入客栈便被暗算,下了*,这才不敌被秦淮拿下。

    顿时心头很是愤怒,却是连挣扎都没有力气。

    看着这些人,华蓁的心如同寒冬腊月一般,冷的彻骨。

    丝毫没有注意到,江芙在看着其中一个人时,红了一双眼。

    那眼中满是愤怒,恨意,充斥着全身,连着身子都在发抖。

    只是眼下华蓁的注意力都在那些刺客身上,丝毫没有察觉罢了。

    “我很好奇,究竟是谁让你们来取我的性命?难道燕北王就这么忌惮我不成?”华蓁说着,眼中满是冷意。

    被抓住的刺客首领看着华蓁,嘴角扬起冷笑:“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

    秦淮闻言当即一刀直接砍了他的胳膊,顿时疼的他倒在地上。

    看着满地的血污,华蓁却是没有丝毫动容,她早不是那个十六岁的少女,比这更残忍的场景都瞧过了,自是不会害怕这些。

    只是心中还是有些不喜血污脏了衣裳,后退半步。

    随后眼中的笑意更甚:“你觉得我真的想知道么?这么问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折磨你的借口罢了。”

    说完却是想到一个可笑的事情一般,顿时又笑了笑,随后看着秦淮眼中满是无奈:“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我自己的话,有些可笑了,若是想要折磨他,我又怎么需要借口。着实这些日子睡得久了,脑子都有些昏了。”

    说着转身在一旁的桌子上坐下。

    随后江芙拿出几个药瓶。

    华蓁瞧着跪在地上的众人,笑着道:“这是当初朋友送我的几瓶毒药,说是刚炼制的,还不知道效果如何,一直也没机会找人试,眼下你们来了刚好,我也不需要大费周章的去找人了。便就让你们帮他把这药都试了吧。”

    说着把玩着药瓶:“能帮他试药,也是你们的福气了。”

    说完当即将手中的药瓶递给江芙,随手指了一个人。

    秦淮当即将人抓住,江芙上前把药喂在他的嘴里。

    等确定他咽了下去,秦淮这才松手。

    那吃了药的人顿时吓得想要将药抠吐出来,却是一阵干呕,根本吐不出来。

    华蓁见此笑着道:“我那朋友是个怪人,他生平最讨厌吃药,最讨厌那苦涩的味道,很是难以下咽,所以研制了这种入口即化的,你也别白费功夫了。刚刚你吃下的药是个什么名我还不知道,只听说,是服下之后,只觉得肚子之中绞痛不已,似是被刀子狠狠的在割自己的肠子一般,让人痛的生不如死,但偏偏死不了,据他说,这药能还有种能补充人体力的功效,能让你活活疼三天三夜。”

    说完那人顿时倒在地上。

    手捂着肚子,整个人疼的几乎有些痉挛,在地上翻来覆去。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冒出,额头青筋暴起,似是忍不了一般,趴在地上用力的往地上撞着自己的脑袋。

    不一会便血肉模糊,很是凄惨。

    华蓁瞧着他的模样,眼中却是没有半点动容,一副很是惬意的模样,似是在欣赏一场很是赏心悦目的表演一般。

    一旁的刺客虽说都是刀口舔血的,但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疼法,瞧着自己的兄弟。

    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肚子也跟着有了感觉。

    听着兄弟哭喊着,求他们给他一个痛快,都是红了眼。

    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华蓁瞧着那人将头都磕破了,昏厥过去再次被疼醒,觉得很是乏味,拿起另外一个瓶子,看了看随后说道:“听闻这种药不疼,却是奇痒,让人吃了浑身奇痒难耐,忍不住去抓牢,最后是活活将自己抓死,很有些恐怖。今个既然得了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也是想要看看的。”

    说着将药递给江芙,伸手在那一帮子人跟前扫过。

    顿时吓得他们浑身开始发颤,有些受不住的想要咬舌自尽,可是眼下浑身无力,根本就使不上劲,更别说咬舌自尽了。

    一个吓得几乎快要破了胆。

    他们都不怕死,但是却怕被这般折磨的生不如死。

    见着这些人越是害怕,华蓁眼中的神色越是无辜:“你们这般倒是让我不好选了。”

    最后索性一闭眼:“江芙,你去随便挑两个吧。”

    江芙见此笑着道:“你们之中的人有些我还认识,记得当初在京城,便是你带着人围剿我和我娘,我娘便是死在你们的手上吧。”

    (.. = < r='://..'>妙书斋小说</>)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