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神藏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逼迫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逼迫

    “城主大人。”

    下方垂首站立的中年男子,正是买走方逸八粒丹药的人,此时恭恭敬敬站立着,“今天发现筑基期的自由集市中,出现了一个筑基初期修为的炼丹师贩卖丹药,总共四种,我每样买了两种拿来给您过目。”

    “筑基初期小家伙炼制的丹药,值得你这么大费周章么。”那城主看了看眼前的八粒丹药,终究也只有筑基期修者使用的药效。

    “问题在于,这四种丹药其中两种都是属于特殊类丹药,一种叫做清灵丹,可以使人心境清明,加快修炼感悟的速度,有进入顿悟的几率;一种叫做灵爆丸,可以使筑基初期的修者瞬间增强两成实力。看这效果,应该是不知道从哪得了些上古时代的丹方。”

    “哦?这倒是有点意思。”城主开始正视起眼前的丹药,拿起其中一粒闻了闻,点头道,“对于筑基初期修者来说,是相当不错的东西,你说是个年轻人炼制的?”

    “是的,城主大人。”中年人低着头,继续说道:“我查了一下,这炼丹师叫做方逸,布衣宗三岛主,这方逸前天才来到的天霄城,下午在集市中大肆采购灵草灵药,回到客栈还开了一间炼丹房。”

    顿了顿,中年人继续说道,“所以我猜测,这些丹药是他到了凌霄城后临时决定炼制的,只用了十几个时辰。而且……他的修为虽然只有筑基初期,神识却有了筑基后期的水准。”

    “筑基初期的小家伙,神识达到了后期,还只用了十几个时辰就炼制出这些丹药?”城主终于稍显惊讶,“就算是我亲自动手,每样丹药炼上一炉,也要三四个时辰。这小家伙,有点意思。”

    “还有。”中年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说道:“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我用神识观察了一下他的骨龄,应该还不到三十岁,真的是个年轻人。”

    城主大人豁然起身,惊疑不定的问道,“不到三十岁?你确定?”

    “基本确定。”中年人苦笑道,“我不敢保证,我相信我的判断,但却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不到三十岁,筑基初期的修为,筑基后期的神识,还是炼丹师,还有些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丹方。”城主低声自然自语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城主看着那中年男子,郑重说道,“我知道你一片赤诚之心,想把这个方逸纳入到天霄城里来,想法不错,但行不通。”

    “天霄城里没有养闲人的惯例,这方逸现在修为尚浅,作为炼丹师,让他出去征战显然不合适,炼丹?还是等他到了金丹期再说吧,筑基初期,终究差了些火候。”

    “连云海域无边无际,人才数不胜数,总不能你看上一个就收一个,天霄城没那么霸道,也没那么大,容不下那么多人。”

    “不过嘛。”城主口气一转,“这方逸也的确有些本事,还不到三十岁。”

    沉吟片刻,城主继续说道,道:“可以找人观察观察,若是真有过人之处,我们就算礼贤下士上门去请也不是不可以。”

    “是,城主大人。”中年人想了想又说道:“城主大人,恕属下直言,眼下方逸这么高调贩卖丹药,恐怕会有些麻烦,不少大宗门都有筑基期的修者过来,怕是有人不开眼,用些下三滥的手段逼迫他就范。”

    城主微闭着双目,缓缓点了点头,“倒也有这种可能,好了,剩下的我来处理吧。”

    “是,属下告退。”中年人抱拳鞠躬,倒退着走出大殿。

    方逸的摊位前,经受了最初的质疑之后,生意开始火爆起来,就连自由集市上的修者也逐渐多了起来。

    “布衣宗?”一个筑基后期的修者漫步走了过来,来到摊位前拿起玉瓶掂了掂,“长生宗听过没?”

    长生宗?方逸、龙旺达和小魔王没听过,苏子君和苏子茂哥俩可听说过,心里咯噔一下,怕什么来什么,终究还是被大宗门给盯上了,只希望可以朝着之前预想的方向发展就最好了。

    “自然是听过,长生宗乃是大宗门,金丹老祖都有七八位。”苏子君略微低头,恭敬说道。

    “听说过那就好办了。”这位筑基后期修者点点头,“我叫秦铜,长生宗厚德老祖坐下亲传弟子。你们这个什么炼丹师我们看上了,不如等十年大拍后,就跟了我们长生宗吧。”

    方逸心中冷笑,一个筑基后期也敢这样说话,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要是放在外面,自己和龙旺达小魔王配合,想要将其斩杀也不是难事。不过从苏子君的话里也听了出来,长生宗也算是庞然大物,远不是现在的他们可以撼动的。

    “长生宗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都没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就想着强行掳走人家的炼丹师,还是在蓬莱仙岛上,你们长生宗真是厉害,看起来都不用给天霄城面子了,我们铁线宗佩服,佩服!”

    方逸正想着怎么打发这什么长生宗的秦铜,没想到又出来了个练气后期的修者,不过这人话说的虽然漂亮,目的怕是都一样。

    果然不出方逸所料,那铁线宗的人讽刺完秦铜,过来对方逸几人说道:“几位想来就是布衣宗的人吧,在下铁卓杰,听说贵宗宗主和几位长老都在。”

    苏子君硬着头皮点点头:“在下布衣宗宗主苏子君,这三位是我布衣宗三位长老。”

    “哈哈……”铁卓杰笑着拍手,“看来布衣宗的几位话事人都在了,那就好办了,我们有意招纳你们这位炼丹师。”他说着看了看方逸,问道:“还不知道小兄弟尊姓大名。”

    “在下方逸。”方逸拱手道,这位起码比那位有礼貌多了。“不过,我待在布衣宗还算开心,并没有改门换派的打算。”

    “别急着拒绝,说不定我宗开出的条件让你心动呢。”

    铁卓杰摆手制止了方逸的话:“我们和长生宗可不一样,向来没有强迫别人的习惯,只要小兄弟你加入了我们铁线宗,假以时日,一个二代长老的位置是跑不了的。”

    “二代长老?”方逸还从来没听说过二代长老这种事。

    “所谓二代长老,就是给没有晋级金丹境界的弟子跨入高层的机会。”铁卓杰继续说道,“比如在征杀海兽的过程中立下大功,比如在大宗门比武中获得优异成绩,又比如在某些秘境获得了对宗门大有好处的宝物、功法之类,都可以成为二代长老。”

    “另外,只要你加入铁线宗,布衣宗就可以成为铁线宗的附庸,得到铁线宗的庇护,而且也不用缴纳供奉。”铁卓杰说道,在他看来,像布衣宗这样的小宗门,无法拒绝这样的好处。

    “这……”

    苏子君犹豫了,准确的说是心动了,虽然一直梦想着找到一个超级宗门依附,缴纳些供奉也值了,但布衣宗哪里有超级宗门看得上的资源,能有个大宗门庇护已经很难得了,更何况,还不用缴纳供奉。

    “大哥!”苏子茂一见苏子君的神情,就知道他心动了,心中埋怨,不是都说的好好的嘛?怎么事到临头就想把方逸给卖了呢。

    苏子君自然知道自己兄弟的想法,虽然一大把年纪了,还是热血冲动,是个宁折不弯的性格,但是他不一样,一直站在一宗之主的位置考虑问题,要为这个宗门的长远考虑。

    “方兄弟,你怎么想?”苏子君只得问方逸,“说实话,铁线宗的二代长老,地位不算低了。”

    “二代长老?”方逸笑着看着苏子君,看的苏子君有些发毛,“宗主,我在布衣宗可是一代长老吧。”

    方逸的意思很明显了,还是想留在布衣宗,看了苏子君一眼之后,对铁卓杰说道:“我觉得还是待在布衣宗比较舒服。”

    “那么,我们大罗天宗要不要考虑下?”又一个道声音响起。

    “大罗天宗!”这个名字一出,长生宗的秦铜和铁线宗的铁卓杰都是身躯一震,面色变的难看起来。大罗天宗,那可是最顶尖的几家大宗门,想当初和剑宗齐名,自从剑宗成为超级宗门外,许多人对这个与之齐名的大罗天宗开始怀疑起来,都在猜测着大罗天宗是不是也隐藏着元婴期的老祖。

    过来的人竟是个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就已经有筑基初期的修为,看着方逸道:”小哥儿,我们大罗天宗可不是长生宗和铁线宗那种二流宗门能比的,也没什么二代长老这种骗鬼的玩意儿。宗门的一切地位都要靠自己的实力去争取,不过有一点我能保证,布衣宗依附在我大罗天宗名下没有问题。”

    这少年叫做童正,在大罗天宗也颇有名气,出了名的少年天才,也是宗门重点培养的对象。

    “另外……”童正突然脸色一变,“连云海域依附于我大罗天宗的不在少数,今天若是拒绝了我,说不得等十年大拍之后,会有不少宗门帮着上布衣岛为我们说情。”

    方逸目光陡然变的森冷,盯着童正道:“你是在威胁我?”

    “哈哈,那谈不上。”童正哈哈一笑,笑容如阳光灿烂,“我只是说会有人帮忙去说情罢了。”

    “嚣张,太嚣张了,比本魔王大人还嚣张,真是该死,我真想劈死他。”小魔王气呼呼的声音在方逸识海中想起,“方逸,要不要我劈他一下,俗话说的好,装逼遭雷劈,我劈他一下解解恨。”

    “行了,需要你劈的时候再说。”

    方逸嘱咐了一句,又看看龙旺达和苏子君苏子茂,龙旺达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对于眼前的局面也不怎么上心,倒是苏子君有点不知所措,显然,大罗天宗的人跳出来威胁这件事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呵呵。”方逸突然笑了起来,“你们大罗天宗会看上一个只有筑基初期的修者?”

    “不一定吧。”方逸笑着摇头,“这样吧,加入其他宗门这件事,大家就不要提了。”说道这里方逸故意顿了一下,“你们想要什么,大家心知肚明,摆明了说吧,这丹方我可以拿出来卖掉。”

    “卖丹方?不是吧,还有炼丹师愿意卖丹方的?”

    “不卖?你看看眼前这些人,这丹方不卖出去,指不定还有什么人蹦出来添油加醋。”

    “是啊,小宗门的生存危机,打不过别人,就只能仰他人鼻息。”

    童正也稍微怔愣了一下,就算以他的见识,也从没见过有炼丹师愿意卖出自己所独有的丹方,这方逸难道想让所有的炼丹师都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吗?

    他是不知道,这样的丹方方逸根本就不在乎,只要他想,随时都能炼制出更好的丹药。

    “好。”童正拍了拍手,说道:“十年大拍算是已经开始了,今天咱们就来一个现场拍卖,公平竞价,我倒要看看谁能抢过我。”

    “这四种丹药的丹方,我出三百块上品灵石。”童正略带着傲慢的声音响彻全场。

    三百块上品灵石?全场一片压抑,没有人再出价了。

    这里没有超级宗门的人,这些超级宗门的人也没有关注到一个筑基初期的炼丹师,大罗天宗,在这里就是最顶尖的宗门了,无人敢惹。

    “三百块上品灵石。”童正自顾自的报价后还继续催促道,“还有没有人竞价?再没有人竞价这交易就算达成了啊。”

    童正略显得意,摆明着大罗天宗的名号已经压的其他宗门不敢出头,对于这个结果,童正也是非常满意的,“我数一二三,再没有竞价这东西可就是我的了。”

    “老夫出一千块上品灵石。”就在童正自己要喊出结束之前,很是突兀的想起一道声音,紧跟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缓步来到方逸的摊位前,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让他都有些吃惊的年轻人。

    “不错,算得上青年才俊了。”老者夸赞道,“你这摊位上摆着的丹药和丹方,我都买下了,总共给你一千块上品灵石,你意下如何?”

    “哪里来的老家伙,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大罗天宗的事情你也管?”童正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有恼羞成怒的迹象。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