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神藏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流沙海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流沙海

    由于灵气匮乏,布衣岛上的高端战力并不是很多,只有两个筑基中期的修者,原本还有司徒浩这么个筑基初期的战力,但现在他显然不能再计算在内了,是以布衣岛的战力出现了断层,从筑基中期往下就是练气期的修者了。

    两位筑基期修者平日里是不太管事的,一般的事务以前基本上都由司徒浩决定,在司徒浩手下还有一个由练气后期的修者组成的长老院,帮助司徒浩处理布衣岛和宗门的大小事宜。

    章奇以前得罪的那个修者就是司徒浩,所以他虽然是练气后期的修为,但却是被司徒浩排除在了长老院之外,只能作为个小头目把守着宗门内的传送阵,每月所能得到的修炼资源自然远远不如宗门里的长老们。

    但章奇毕竟是布衣宗的练气后期修者,而且是最后希望晋级到筑基期的修者,即使没有受到重用,两位岛主也是知道他的存在,想要和两位岛主搭上话,在司徒浩不在的情况下,章奇并不需要通过宗门长老院。

    “两位前辈,去见岛主大概要走数百公里,可要乘坐灵鹿前往?”

    章奇伸手一招,一个低阶弟子牵着三头灵鹿走了过来,和岱山岛上差不多,布衣岛也是有租赁脚力业务的,只不过每个岛上被驯养的灵兽都不尽相同,在布衣岛上灵马就变成了灵鹿。

    “好!”

    方逸和龙旺达点了点头,两人坐上了灵鹿,这灵鹿和世俗界的鹿可不一样,身长足有三米左右,前面两根鹿角长达近两米,浑身毛发油量,看上去颇为驯服。

    灵鹿的速度并不比灵马慢多少,只是灵鹿没有灵马的防御,坐在鹿身上要稍稍提气,否则怕是会被那由极速带来的风力给垂下鹿背,当然,只要是练气期以上的修者,都不会在乎这么点问题的。

    “你们岛主居住的地方,怎么距离传送阵这么远?”

    方逸神识波动了一下,让他感觉奇怪的是,当灵鹿奔驰出一百多公里之后,方逸发现周围的灵气变得愈发稀薄起来,甚至远远不如传送阵所在的地方。

    “前辈,您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章奇闻言苦笑了一声,他倒是也不怕两人对布衣岛图谋不轨,因为布衣岛上最强大的并不是布衣宗两位岛主,而是那个金丹期的布衣鸟妖王,没有解决那个妖王的实力,就不用想着图谋布衣岛。

    布衣宗聚灵阵所在地是一处湖心岛,小岛并不是很大,只有三五亩地大小,岛上郁郁葱葱长满了各种植物,岛外湖水环绕,景色十分的美丽,整座岛都被聚灵阵笼罩其中。

    和外门相对稀薄的灵气不同,这里的灵气极其浓郁,丝丝灵气环绕在湖面上,看上去雾霭蒸腾犹如仙境一般,至于那个小岛更是雾气缭绕,几乎看不清全貌。

    不过布衣宗的这个聚灵阵法,却是将周围方圆数百里的灵气尽数吸收到了这里,也就是说除了聚灵阵所在的地方,四周的灵气要更加的匮乏,除了一些还无法吸收灵气修炼的低阶弟子之外,聚灵阵百里之内都没有高阶修者存在。

    “原来如此。”

    看到面前的情形,不用章奇解释方逸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当下点了点头,说道:“这里的灵气已经和岱山宗差不多了,但如果比起岱山宗的核心地带,恐怕还是要差上一些。”

    通常各个岛屿的宗门所在,都是修建在灵脉上面的,越是靠近灵脉灵气就越发充裕,只不过布衣岛的灵脉被那布衣鸟妖王占据了,是以两位岛主只能使用这个聚灵阵来增加修为。

    “两位前辈稍等!”

    来到这里,章奇的面色凝重了许多,他知道以岛主的神识,是可以观察到自己等人的,冒然带着修者来此,如果岛主给自己安上个图谋不轨的帽子,章奇也是毫无办法。

    当然,章奇知道这段时间两位岛主正在琢磨着加强一下布衣岛实力的事情,只不过布衣岛的修炼环境实在是不怎么样,虽然有黑金这样的奇物,但让人很少有高阶修炼愿意来此。

    “岛主,有两位前辈想要加入我布衣宗,还望岛主接见!”章奇站在湖边,对着湖心岛喊去,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却是蕴含了一丝灵力,可以将声音送入到传送阵之中。

    “哦,两位道友前来,苏子君怠慢了!”

    章奇话声刚落,一个温和的声音就从聚灵阵中传了出来,随着声音,笼罩在岛上的雾气瞬间消散了很多,一叶扁舟从岛上飘然驶入到了岸边,“两位道友还请上岛一叙,章奇你留在那里。”

    “叨扰了!”

    龙旺达和方逸对视了一眼,向湖心岛的方向拱了拱手,两人刚才同时感应到有一股神识从身上扫过,方逸倒是没觉得什么,但龙旺达却是感觉遍体生寒,心底甚至生出一种无法力敌的念头。

    原本龙旺达觉得自己有招魂幡在手,即使不敌筑基中期的修者,相差也不会太远,但是被这神识一扫,龙旺达顿时意识到了自己和筑基中期修者的差距,这种境界上的差距,用还不是灵器的招魂幡是很难弥补的。

    相反,神识高于修为的方逸,却是没有这种感觉,而且在对方神识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方逸的神识也看到了岛上之人,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但面色红润犹如婴儿一般,看上去颇是有股道骨仙风的风范。

    正如方逸神识看到的那样,两人乘舟上了岛之后,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已然是等在那里,笑容可掬的说道:“我这布衣岛太过偏僻,少有道友愿意前来,这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筑基期的道友上得我这湖心岛呢。”

    老者心里很明白,修者修炼,“财侣法地”这四要素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布衣宗虽然有黑金这种特产,但一来产量不多,二来又要作为贡品交给三大仙岛很大一部分,留在手上的已然是寥寥无几,财之一字是沾不上的。

    至于后面的几个要素,布衣宗更是一样都不占,原本是蓬莱仙岛一个宗门分支的布衣宗,术法只能说是普通,又没能占据灵脉,实在是对筑基期的修者每月什么吸引力。

    “苏道友,是我们来的冒昧。”

    龙旺达也是个老狐狸,笑容满面的说道:“我们出自流沙海方家,是个散修家族,道友也知道最近流沙海不是很太平,所以我们想举家撤出,还望岛主收留。”

    龙旺达所说的话,是之前和方逸商议好了的,他所说的流沙海,是连云海域偏北的一处海域,那里灵气相对比较稀薄,不被那些宗门看到眼里,所以生活着很多散修家族。

    流沙海地域广袤,岛屿不下数十万之多,散修更是多如牛毛,杜撰这么一个来历,龙旺达根本就不怕对方去探查,而且他所说的方家也确实存在,只不过早在两年之前被彭斌带着龙旺达将这个小家族给干掉了。

    “嗯?两位道友原来来自流沙海啊。”听到龙旺达的话,老者苏子君眼中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身体微侧,说道:“两位道友还请入内品茶,入宗之事咱们慢慢说。”

    对于流沙海,苏子君还是很了解的,毕竟那里生活着连云海域将近五分之一的修者,就是称其为流沙海域都不为过,而且流沙海还有一些独有的修炼资源,和连云海域的贸易往来也是十分密切。

    “这是岛上自种的茶树,老夫自己手炒的,两位道友尝尝。”来到岛上一个木屋中坐下之后,苏子君亲自给方逸和龙旺达奉上了一杯茶,在屋中有一红泥茶壶放在火上,只需要添加两个杯子就可以了。

    “道友这生活,真是让人羡慕啊。”龙旺达轻轻拿起茶杯,用鼻端嗅了嗅,叹道:“我修炼上百年,却是没过过一日这种宁静的生活。”

    “还上百年,你现在也不过就是七十多岁。”

    旁边的方逸腹诽了龙旺达一句,不过修者是无法用容貌来辨别年龄的,就像是方逸,看上去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但也可以是驻颜有术,他就是给自己报个百八十岁苏子君怕是也不会怀疑。

    “早就听闻流沙海妖兽众多,果然如此啊。”

    苏子君知道,各大宗门之所以没有进驻流沙海,一来是因为那里灵气稀薄不利于修炼,二来却是因为流沙海的妖兽太多,几乎每日都会发生争斗,那些散修家族的日子过得实在是不怎么样。

    当然,如果论战斗力,那些散修家族却是不亚于连云海域各大宗门的,由于经常和妖兽厮杀,实战经验丰富,流沙海的修者普遍要比连云海域的同阶修者高出一筹,所以出自流沙海的散修,也不会被宗门修者看不起。

    “是啊,近几年那些妖兽愈发的狂躁,我们这些小的散修家族,已然是抵挡不住了。”

    龙旺达苦笑着点了点头,他那筑基初期的修为虽然在连云海域不算什么,但作为世俗界的老油条,龙旺达的演技绝对是奥斯卡级别的,脸上显露出来的苦笑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悲情。

    “我听说流沙海成立了散修联盟,不是可以攻守互助吗?”

    苏子君抬起头看向了龙旺达和方逸,对于两人的身份他已经传音向章奇核实了,但对于他们二人想要加入布衣宗的真实目地,苏子君却是不知,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包藏祸心。

    苏子君是土生土长的布衣岛修者,从他成为修者的那一天就是布衣宗子弟,对于布衣宗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即使布衣宗的灵气远不如其它岛屿和宗门,苏子君都没有生出离开这里的念头。

    有这种感情在,苏子君自然不想被那些包藏祸心的修者所乘,是以他固然想有高阶修者加入布衣宗,但也不愿意被人鱼目混珠,导致布衣宗出现什么危难,眼下龙旺达和方逸如果不给出一个能让苏子君信得过的理由,他是不会同意二人加入布衣宗的。

    “散修联盟是被宋家把持的,加入联盟的条件实在是过于苛刻。”

    此时龙旺达脸上的悲情神色已然转化成了悲愤,开口说道:“宋家要我们每年上缴百分之八十的所得,这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所以我们也只能举家外迁了。”

    龙旺达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并非是他随口杜撰出来的,而是真实存在的事情,出处自然是从那个家族口中得知的,当年彭斌在打劫的时候,很是审问了一番之后才灭掉的那个家族。

    流沙海的散修多如牛毛,散修家族的实力也是强弱不等,其中组建散修联盟的宋家,就是流沙海中最大的一个散修家族,据龙旺达所知,宋家仅是金丹期修者就有三位,更有传说宋家还有元婴期老怪这等底蕴。

    宋家整合流沙海的散修组建散修联盟对抗妖兽,原本是件好事,但宋家行事实在是过于霸道,但凡加入散修联盟的散修家族,每年都要上缴家族驻地百分之八十的所得用于散修联盟的开支,仅是这一条规定,就逼迫很多没有太深根基的散修家族纷纷外迁。

    这件事在前两年的时候闹得很大,有很多实力不俗的散修或者是小家族来到连云海域,想要加入到各大宗门,龙旺达也正是那个时候和彭斌打劫了一艘船只,由此才得到的这些信息。

    “那宋家做的是有些过份了,修者没有资源,将如何修炼啊。”

    听到龙旺达的这一番诉苦,苏子君心里已然是信了七八分,因为这件事他也知道,当时还曾经想招揽两个来到布衣岛的筑基初期修者,但岛上稀薄的灵气还不如流沙海,自然没能留得下那两人。

    “宋家势大,我们这些小家族可以外迁,但有些家族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龙旺达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表演代入感极强,如果不是知道龙旺达的底细,恐怕方逸对他的话都会信以为真了。

    “确实,那些开枝散叶的家族想要离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子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去年的时候曾经听那两个来岛上的散修说过,流沙海一些家族足有上万乃至更多人,这样的家族就被宋家吃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机会逃离流沙海。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