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神藏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布衣鸟(上)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布衣鸟(上)

    “钱前辈,为何不让我等使用传送阵呢?”

    虽然矗立在传送阵上方的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者,但在场的这些准备使用传送阵的修者,有很多都是各大宗门的子弟,他们畏惧这个筑基后期修者的修为,但未必就怕了他这个人。

    就像是开口说话的这个修者,虽然只是练气后期的修为,但却是崇明岛一位金丹老祖的嫡系后人,而且备受崇明门的重视,是以虽然面对一个筑基后期的修者,他仍然敢开口询问。

    “小辈,我需要向你解释吗?”

    那个筑基后期的修者名字叫做钱凯,听到下面的话后,钱凯庞大的神识扫过,顿时让下方趴倒了一排,那些练气期的小修者根本就无法抵御他神识所带来的威压,就连一些筑基期的修者都在苦苦支撑着。

    “三天之内,岱山宗的传送阵封闭!”

    钱凯冷冷的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修者,将神识收了回来,他认出了那个小修者的身份,毕竟一个受到金丹期老祖重视的子弟,钱凯还是十分忌惮的,因为筑基期和金丹期的差距,正如同他和那些修者的差距一般,抬手就可镇压。

    身形一晃,钱凯的身体消失在了半空之中,不过他的声音却是传入到了把手传送阵的那个弟子耳中,钱凯让他将今天离开岱山岛的所有人的资料整理出来交付于他。

    为了避免有邪修混入到岛上,使用传送阵是要验看身份的,所以想要统计这些离岛人员的资料还是很容易的,不过将资料整理出来之后,钱凯和岱山宗的一些高层却是愈发头疼了起来。

    包括方逸等人在内,今儿一共离开岱山岛的修者,一共达到三千多人,分属数百个大大小小不同势力的宗门,其中甚至还有两三百人隶属于三大仙岛上的宗门,势力远超岱山宗。

    就算岱山宗在连云海域也算是个中大型的宗门,但是面对那些超级宗门还有数以百计的宗门,他们也无法再继续追查下去了,因为大宗门岱山宗惹不起,小宗门太多又容易惹起众怒。

    存在了数千年种植着无数珍稀灵药,而此刻却是一片狼藉的药圃,站在药圃的前面,岱山宗的高层们都是欲哭无泪。

    那盗药之人眼光极准,所盗取的都是千年以上年份的灵药,而且采摘的手段十分暴力,连一些根茎没有用处的灵药也都是连根拔起,如此一来,原本还可以培育的灵药,自此也在岱山宗断了传承。

    两个看守药圃的筑基期长老算是倒了大霉,就算其中还有一个是筑基中期的长老,此时也面如土色,因为他们根本就没看清楚到底是人还是妖兽盗取的灵药,只是在每日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了药圃被盗的事情。

    一众岱山宗的高层商讨了半天之后,最后的结论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在药圃的防御大阵没有被破坏的情况下,想要完全不惊动阵法中的人,除非是有元婴期的修为,就连金丹老祖都无法办到。

    这个结论让岱山宗的高层们有些心灰意冷,因为这样的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那些元婴期老怪行事向来是肆无忌惮,如果他们炼丹缺乏灵药,这些宗门的药圃往往就是他们最为便捷的目标。

    让一个莫须有的元婴期老祖背了锅,不能说是岱山宗的修者们孤陋寡闻,而是因为在连云海域之中,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拥有空间能力的灵兽,在他们的认知中,除了元婴期老怪可以无视阵法之外,再没有别的修者能做到这一点了。

    方逸和龙旺达还有小魔王,自然不知道他们被传送出去之后岱山宗所发生的事情,当然,就算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也是不敢在岱山岛停留的,毕竟小魔王打个哈欠都带着股子药香味,很容易就会被人察觉到的。

    “咱们这是离开岱山岛了吧?”

    方逸刚从传送阵里走出来,小魔王就探头探脑的从背包里伸出了小脑袋,那眼珠子滴溜溜转着的模样,哪里一分像它之前说的想要睡觉的样子。

    “你怎么不睡了?”方逸反手按住了小魔王的脑袋,把它又给塞进了背包,说道:“连云海域的修者对灵兽可不怎么友好,你最好还是别出来了。”

    方逸并不介意小魔王去岱山宗的药圃捞上一票,但是从它的反应来看,小魔王肯定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否则也不会催促方逸离开的,对于小魔王的不知轻重,方逸一直都颇为头疼。

    “骗谁呢,这满大街都是灵兽,你以为我看不到吗?”小魔王又把脑袋伸了出来,一脸兴奋的看着周围,说道:“我闻到灵鹿的味道了,和我在修者界吃的灵鹿一样,方逸,咱们去抓一头来吃吧。”

    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了传送阵肚子饿了的原因,小魔王现在有嚷嚷着要吃起来,而且眼珠子乱转已经开始搜寻起了目标。

    “你老实点行不行?”

    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小魔王说的没错,在传送阵之外的道路上,确实有几头身材高大的灵鹿,但这些灵鹿却是十分的驯服,而且背上都有人,方逸要是没猜错的话,这灵鹿极有可能和那灵马一样,都是岛上修者用于代步的灵兽。

    “老龙,咱们这是到布衣岛了?”

    方逸没有再搭理小魔王,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龙旺达,虽然从司徒浩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但方逸对于布衣岛并不了解,只知道司徒浩是布衣岛的三岛主,也是修为最弱的一个。

    “应该是吧?”

    龙旺达出了传送阵就向四周打量着,此刻听到方逸的询问,开口说道:“我曾经听人说过,布衣岛有两种比较特殊的灵兽,一种就是这灵鹿,还有一种则是叫做布衣鸟的飞禽,那布衣鸟甚至要比灵鹿还有名气,布衣岛也正是由此得名的。”

    “老龙,灵鹿好理解,但布衣鸟是什么灵兽啊?”方逸可以很直观的看到道路上的灵鹿,但对于龙旺达所说的布衣鸟却是一无所知,这种鸟方逸在外界都没有听说过。

    “布衣鸟不是灵兽,而是灵禽。”

    龙旺达想了一下,说道:“布衣岛不是很大,只能算是中小型的岛屿,但是在布衣岛四周的悬崖上,生长着布衣鸟这种灵禽,而布衣鸟最为珍贵的东西,就是它们的粪便。”

    “它们的粪便最珍贵?”方逸越听越是离谱,他原本还以为布衣鸟最为一种会飞的灵禽,是可以作为修者代步灵兽才珍贵的,没成想却是布衣鸟的粪便,这让方逸大为意外。

    “我也是听人说的,不是特别了解。”

    听到方逸的质疑,龙旺达苦笑了一声,说道:“好像布衣鸟的粪便里有一种物质,可以用于炼丹,而且是筑基期修者可以用的丹药,所以就特别的珍贵了。”

    龙旺达只是当年做海盗的时候听人提过一嘴,但对于详情却并不是很清楚,毕竟他们当年都是需要远离岛屿的,之前的岱山岛才是龙旺达踏上的第一座岛。

    “两位前辈,请出示你们的身份晶卡。”

    就在方逸和龙旺达准备离开传送阵的时候,他们被一个练气期修者给拦住了,相比岱山宗修者的傲慢,这个练气期修者却是十分的和气,言语间对方逸和龙旺达也是颇为尊重。

    其实这也由不得布衣岛的修者,毕竟他们的岛主才是筑基期的修为,在摸不清面前这两人是筑基期何等境界之前,他们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得罪。

    经过了岱山宗之行,方逸和龙旺达都懂得了规矩,当下拿出了自己的身份晶卡出示了一下,此时的方逸已经收起了敛息功法,显露出了自己筑基初期的实力。

    “这位前辈,还请您管好自己的灵兽,不要在岛内伤人。”那个练气期修者的眼很尖,小魔王刚才从背包里探出脑袋的时候被他看到了,这才出言提醒了方逸一句。

    “好,我会约束它的。”方逸点了点头,看似随意的说道:“我们来布衣岛是想采购一些布衣鸟的粪便的,不知道在哪里才能买得到呢?”

    “布衣鸟的粪便?”

    听到方逸的话,那个练气期修者的脸色一僵,瞪大了眼睛看着方逸,倒是把方逸看的浑身有点不自在,难道龙旺达所说有误,布衣岛的特产并不是布衣鸟的粪便吗?

    “咳咳,我这位道友是和你开玩笑的。”没等方逸再次开口,龙旺达连忙在旁边抢先说道:“我们需要一些黑金炼丹,所以才来的布衣岛,不知道在哪里能买得到黑金呢。”

    龙旺达对于布衣鸟的粪便还是有一点点了解的,这种粪便通体发黑,但却是隐隐透出一种金属般的光泽,所以被人命名为黑金,一般人根本就想象不到它竟然是布衣鸟的排泄物。

    “今年黑金的产量不多,而且大多半都被一些宗门给买走了,两位前辈这次恐怕要空手而归了。”

    那个练气期修者有点不满的看了一眼方逸,布衣鸟所拉出来的黑金,可是布衣岛上最值钱的东西,就算它真的只是布衣鸟的粪便,那也不能付之于口说的那么直白啊。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