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医生小说 医鬼专家 第八十七章、又见槐树

第八十七章、又见槐树

    “兄弟,你媳妇好像还是只母老虎啊。”花道士在我耳畔非常小声的说道。

    我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怎么回答。肖瑶自从在村外的坟岗那里开始就性情不定,时而气势汹汹时而又温柔似水。难以令人琢磨。

    刚才我们把她比喻成母老虎,显然被她听见了,现在是来兴师问罪了。

    “花道士,虽然你说的很小声,但我还是听见了。”肖瑶快步走了过来,干净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表情波动。

    “额……呵呵。”花道士干笑了两声,然后又往后挪了几步,退到一个自感觉安全的距离,这才说道:“我刚刚和安木开玩笑呢,当不得真。”

    面对花道士的嬉皮笑脸,肖瑶只是淡淡说了四个字:“把烟灭了。”

    花道士先是一愣,其实他的烟刚刚已经掉在了地上,现在听肖瑶一说,他连忙走过去把烟头给踩灭了。

    我也偷偷的把烟给灭了然后丢到一个角落去。肖瑶对烟味是非常敏感的,记得我和她第一次冲突就是因为我在她面前抽烟。然后坐在车上的几天内都没有安生。

    见我很“自觉”的把烟弄灭,肖瑶给了我一个赞赏的眼神。

    “都说了少抽点烟,这玩意不是好东西。”虽然声音还是没有温度,但我明显的能感觉到她比刚才和花道士说话时温柔多了。

    这几天肖瑶没做一件她以前不会做的事儿,都会问我“我是不是又温柔了一点?”

    肖瑶以前和我说过,她喜欢向芍药那样温柔可人的女孩,也希望自己变得和芍药一样。

    而从这几天开始,她正在一点一点的改变自己,变成一个温柔的女孩儿。

    见肖瑶对我这态度,花道士微张着嘴巴望着我,大概他也没料到肖瑶对我会是这个态度,毕竟前几天还像是两个冤家一样。

    “好,我少抽一点。”我笑着点了点头。

    “切,肖瑶你可别信他。刚刚他还在教唆云灵也抽烟呢。还说什么吸烟有害,但是健康。”花道士笑眯眯的说道。有种打小报告的意思。

    “我在网上查过了,吸烟有好有坏,虽然弊大于利,所以他说的没错。”

    花道士哪里会想到,以肖瑶的性子,会为了帮我说话,说出这样的歪理。

    肖瑶接着说道“戒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那有可能几天就成功?他能坚持就已经很好了。”

    “……”花道士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估计已经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了,转了个话题说道“你是什么时候站在后面听我们聊天的?”

    “挺久了,从你们抽烟开始吧。”

    我“……”

    “那不对劲啊,要以前你听到他这么说,早就上来踹屁股了,今天怎么还为他说话。你不会真的看上这小子了吧?”

    肖瑶望了我一眼,然后又抬头望了望天空,点头说道“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不喜欢我呢?”花道士有些郁闷了。

    “可能是你丑吧,安木我说的对不对?”肖瑶看向了我。

    花道士“……”

    ……

    午饭过后,弘净曾说过要到长仙山的附近去看一看,因为我把仙气从山上带下来的原因,所以山上的尸体都像是解封了一样,一具接着一具的起尸。

    就在我昨天悬病复发的时候,弘净和花道士云灵已经去长仙山附近转过一圈了,要不是他们布法阵,在加上守灵犬镇守,僵尸早就冲进村子里了。

    我和肖瑶加上两个道士一个和尚,一行五人顺着村里的那条石路往长仙山走去。

    在路上时,村民见到我们时,虽然已经没有前几日那种恨之入骨,但也挺复杂的。有感激毕竟要不是我们僵尸已经冲进来了。也有警惕。

    不理会村民们的目光,一行五人走到了长仙山脚下。

    上次我见到长仙山时还是两日前,那时我和肖瑶是被赶出村的。不过那时是晚上,月光蒙蒙看不清长仙山的具体情况。

    而现在,站在山脚下望着这座高山,已经看不清它的面貌了。

    整座长仙山被浓到化不开的阴气包裹,还没有走上山就有一股子瘆人的凉气逼来。要不是我手上融进了仙气,怕是已经开始发颤了。

    弘净带着我们朝着上山的小路走了上去,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气氛异常沉闷,就好像这浓浓的阴气封住了每个人的嘴巴一样。

    在走进山中大概一里路的时候弘净停了下来,让花道士从包里拿出了一面旗幡。

    这面旗幡也就一张开纸那么大,连着一根小木棍,让我拿在手上。

    弘净说:“这面幡叫离幡,八卦中离代表火,火能克水也能驱除阴寒。”

    说完,弘净把离幡交到了我的手上,对我说道:“这面幡你拿着,有了它我们在这大山里也不至于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这里的阴气很浓,就算你有仙气想要驱除也有些困难,所以有头晕或者胸闷的时候一定要说出来。把幡交给我。”

    我接过幡点了点头,接着弘净又教了我一句口诀,让我拿着离幡一路上都小声吟诵。

    口诀并不长,一共就九个字。但挺拗口的,我第一次念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在念绕口令,甚至还念错了好几个音被饶了进去。但是多吟诵几次之后,却发现异常的顺口,而且心境也越发平和了下来。

    有了口诀加上离幡的作用,以我为中心周身的阴气就像是潮水一般迅速退了出去,视野也增加了很多,大概有五米之远。

    之后弘净让我走在队伍的最中央,花道士走在最前面,云灵走在最后。我们三人各拿着一面不同的旗幡,也吟诵着不同的口诀。

    我们这三人的站位口诀旗幡,加起来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法阵了。

    之所以让我站在队伍的中间,是因为我有仙气的原因,可以照顾到法阵前后的连贯,让大家都可以省力不少。

    三人组成的小阵法效果很明显,阴气直接就退散至二十米开外。

    我们这三人法阵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视野加强了。坏处就是没了这些阴气,火辣辣的阳光直接照下来,就好像炎炎夏日从空调房走到室外,温度瞬间升高。一行五人身在其中,汗不停的流直接把短袖给浸湿了。烦闷的很。

    也没有人告诉我这是要走到哪里,只是来的时候说要来看看,究竟要到哪里去看看我也不知道。而且走的不是我们上次上山走的那条路,反而更加曲折一些。

    一路走来,我发现这山上还是有些变化的。前几们上山的时候,也是满山的坟包,不过当时除了在竹林的附近的坟包有裂坟的迹象之外,别的都听完整的。

    这才过了几天,除了山脚下的一些坟墓尚且完好之外,大部分的都已经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甚至还有裂了好几条的。最严重的整个坟都炸开了,里面的尸体也不知道去向何方。

    生长在坟包边上的长仙草也染上了一层灰色,失去了原本翠绿的颜色。这些长仙草已经不能使用了,用这草治病只会加重病情。

    一路走走看看除了坟墓草树之外什么都没有,即单调又无聊。

    突然,我看见视野尽头处有一个黑影蹲在路中央,因为阴气的原因也看不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具僵尸,而且它正在朝着我们快速的移动而来。

    很快我就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僵尸,不过是一只黑色的守灵犬罢了。

    前几天我到白二爷家中的时候让守灵犬守在屋外,后来弘净告诉我这些守灵犬是被他带上山了。

    当时我很诧异,因为守灵犬那高冷的性子,除了听我的之外似乎对于别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这弘净的手段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伴随着嘹亮雄浑的几声犬吠,那只黑色的守灵犬就跑到了我的身旁,围着我一直摆着尾巴转圈圈。

    弘净用袖口擦了擦头上的汗珠,说道:“这山上的阴气太重,所以我才设法把这些守灵犬引上山,配合法阵这才镇住山上的这些邪物。”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和他说什么,因为我口中正吟诵着口诀,不能轻易断断开。

    随着一路走来,碰到的守灵犬也从一条变成了二十条,其中那条浑身黑白斑点的守灵犬也在里面。

    因为它是守灵犬中的“头头”,又因为身上黑白斑点均匀,我给它起了个名,阴阳。

    一路曲曲折折走了大概一小时,又走回了原来的地方,我原以为我们在这山上又迷路了。后来才发现弘净是故意让我们围着这山饶了一圈。然后又折回那天我们山上的大路上,朝着山上走去。

    这条大路也就是村民们山上最常走的那条,可比刚刚的小道顺多了。不一会就走到了半山腰。最后在那个槐树前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的错觉,我感觉这槐树前几日有些不同了。

    树上的叶子更加茂密了许多,而且枝叶也历经十年,长开了许多。两只树杈向两旁叉开,树枝的末节就像是弯曲的手指一样折了好几段。

    远远看着便感觉这树就像是成了精一样,以一个很怪异的姿势把我们拦在了半路。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