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官场小说 红尘宦途 第二百八十六章 要求

第二百八十六章 要求

    第二百八十五章???车祸

    “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王嘉成不能不回答,可又不能直接说能赚钱或不赚钱,怕又会引来连锁反应,还不如转换话题,套问她的意图。

    “还能想干什么,当然是想赚钱了!”

    “姐,蓉都有那么多赚钱的路子,随便挑一个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吗,干嘛要来这边掺和啊!你忘了,上次跟你说过的,这儿的领导都挺厉害的,要是你把钱投进来了,最后亏了本,又来找我,那我不是比窦娥还冤!你不知道吧,这里的六月还会下雪的!”

    “你少在我面前玩这套!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投钱了,什么时候说过要找你了!”萧霓裳矢口否认,坐在椅子上,手指玩着电话线。

    “你这不是给我打电话吗,不是为这个,那问这个项目又是为啥?”

    “王嘉成,我发现你现在跟我玩心眼一套一套的。要是我今天不问你,你是不是还会玩其他的啊?”

    “姐,你这么说,我就更不明白了。”

    “好,我今天就跟你叨唠叨唠。虽然咱俩之间是有个三年的协议,可你瞒着这个事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凭着这个项目证明自己,然后跟我划清界限?”

    “哎呦喂。我说姐姐啊。你这是在想什么,我现在都要跑路了,那还有心思跟你玩这个!”

    “跑路?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啊?”

    王嘉成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暗暗骂了一声,“姐,不管我是跑步还是跑路,咱们可还是有约定的。”

    “我知道约定,用不着你提醒!我可以跟你透个底,你今天如果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明天我就到汉县跟你的那些上司见见面。”

    “哎哟,那可太好了!你不知道,那些头头脑脑的等着盼着就是希望像你这样的人来,可以说是久旱盼甘霖,绝对会把你当成救星,把你给供起来!…..”

    “你少给我说这些没营养的话!”萧霓裳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给我听好了,我要知道这个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真想知道?”

    “你以为呢?”

    “那好吧,可在电话里不好说啊。”

    “你的意思是让我下来?”

    “呵呵,那我可就没办法了。我现在的处境你是知道的,走到哪儿都有尾巴跟着,生怕我突然呼的一下就消失了,然后那些人满城的四处找人。”

    “嘁”,萧霓裳忍不住笑了,“亏你好意思这样说,你本来就跟猴子一样,不,是泥鳅!谁要是一不小心,转过头你就会钻进洞里去了,上哪儿找你啊!”

    “姐,有这么比喻人的吗。”王嘉成不高兴地说道,“要是你这样说,那我还就不说了,你爱咋地就咋地,要死要活都随你!”

    “哟,还跟我发起脾气来了!有种!你给我等着啊,我这就订车票去,看我明天来了怎么收拾你吧!”

    “哎,姐,姐,你真的要来啊?!”

    “当然要来!你看我像是说话不算话的人?”萧霓裳得意的笑了。

    “呃,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这天眼看着就凉了,坐车不安全,要不暂时还是不要来了,一切要以安全为主。”

    “王嘉成,你到底啥意思啊!一会儿怕我来,一会儿又要我来!”电话那头的萧霓裳感到越发的奇怪,认为这小子是故意在跟自己玩心眼,或者刻意隐瞒着什么事。

    “不是,我这不是担心吗。”

    “你是担心我的安全,还是担心我知道你的事啊?”萧霓裳步步紧逼的问道,一点也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不,哎,我能有什么要隐瞒的,你这话说的真是…..”

    “既然没有隐瞒的,那为啥说话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是你的言行啊。”

    “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跟你说吧。这个项目确实能赚钱,也确实是个会下蛋的鸡。可这里面有问题,时间拖得有点长,需要的启动资金也挺大的,在这期间还可能会有意外的事发生,甚至还会影响到项目的实施。”

    “哟,终于说实话了。我说怎么上次的时候,跟我说这个项目都是一语带过,是不是我这个人在你心里就是这个形象啊?”

    />

    听着萧霓裳不酸不咸的话,王嘉成意识到这女人想要插上一脚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喂,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好啊,我对你可是一直诚心诚意的。你倒好,不但事事都瞒着我,最后还把我当成了狼外婆了!”萧霓裳越说越气,拍着桌子对着电话筒吼叫着。“你给我说话!是不是哑巴了你!”

    “姐,我想回家了。”王嘉成看了眼门口,伤感地说道。魏红旗在自己接到电话以后,悄悄地出去了。

    “回家?你什么时候不能回家啊!”萧霓裳还在气头上,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含义,等她意识到的时候,话语嘎然而止,“你…….”

    电话两头的人突然之间都不说话,两边各自闷着心思想着,只有话筒里的电流声咝咝的在作响,显得异常的诡异。

    “嘉成,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你。可也怪你自个,为啥不跟我说清楚,说了不就没事了吗!”

    “姐,没事,我能抗得住。”挤出笑容,对着话筒嘿嘿的笑了两声。

    “别在我面前装硬汉!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就是在等这个机会?”

    “怎么跟你说呢,嗯,是也不是。”

    “啪”的一声从萧霓裳的电话那头传来,“我明白了!”萧霓裳呵呵一笑的说,“你这项目是真的,寻找资金投资也是真的,唯独你本人不想让项目成功实施,或者说,你的意图是不想自己参与进去,对不对!”

    王嘉成越听是越感到浑身发冷,这女人是什么妖精变得啊!竟然能猜透自己的心思!自己把项目交出去,就是想让刘恒他们互相争斗,而自己正好趁他们不注意可以脱身而逃。

    想想看,刘恒他们都没猜到自己的心思,要是猜到了,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一直这样放任自流,更不会让何峰接二连三的来找自己套话。

    “这女人太厉害了,太精明了!”

    此刻,在王嘉成的脑海中,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条美女蛇缠着自己的身子,对着自己的头吐着一条通红的发叉的蛇芯。

    “嘉成,要姐姐帮你吗?”

    电话里,萧霓裳的声音异常的甜美,可在王嘉成的耳中却是犹如跗骨之蛆,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吞噬自己的灵魂,让自己沉迷在其中。

    “嘉成,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不想靠别人,而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吗。其实凭我们之间的关系,说说又能怎么样?怕在我面前没面子?”

    “姐,谢谢你了,我还是想靠我自己。”

    “是,我知道,我懂!你不就是不想欠人情嘛,对不对,我没说错吧。你这人啊就是死要面子,没了这点面子就看低你了?”

    “姐,我不是…..”

    “不是啥?还不是呢!你想想看,你跟我认识这么长时间,那一次你不是厚着脸皮来说事,有那一次不是认为自己赢了,真以为我不懂不知道啊!”

    王嘉成无语了,在一次意识到自己在这女人面前是个矮子,是个自以为聪明的人,其实是人家没跟自己计较,不在乎自己耍的这点小聪明。

    “怎么了,不说了。好了,我也不说你了,明天我还是过来一趟,把事情说完了,我就走人,也不会给你找麻烦的。”说完就挂掉电话。

    王嘉成喂喂喂的叫着,可是电话那头回应他的是嘟嘟嘟的断线声,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又要再一次的面对萧霓裳,让王嘉成感到无比的头痛。在跟汉县这边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的心理压力,无论是刘恒,还是张逸伟。

    跟冯婉婷姐妹,还有萧霓裳交谈,总是让他感到有无形的压力在压迫自己。对此他也想过,这是她们有意无意中表露出来的气势。虽然知道她们都是有背景的人,身后不是亲戚,就是父母在政府高层当官,但这种压力依然在双方相处和交谈的时候会出现。

    王嘉成知道最根本的原因,也是最不能说出口的,那就是不能欠她们的人情。一旦欠了她们的人情,自己这一辈子恐怕都还不完了。最能说明这个问题的是看过聊斋里‘田七郎的故事’,讲得就是穷人田七郎欠了一个富人的情,最后只能牺牲自己的命去救这个富人。

    在这个故事里,令他记忆深刻的是田七郎的母亲说的话,‘受人知遇要分人忧,受人恩惠要急人难。富人报答人用财,贫人报答人用义。无故得到别人厚赠,不吉利,是要以死相报。’

    正因为如此,当面对冯家姐妹和萧霓裳的时候,他是从来都不会接受他们的恩情,一旦接受了

    ,自己拿什么去还,又有什么能被看得上眼,最后也只能以命相抵!

    攀高枝,抱大腿,这样的好事谁都想要,那可是能节省几十年的奋斗啊!可是接下来的是要有回报的,不可能是相差悬殊的回报,是要等价的!因为没有谁会去养一个废物,要一个不会做事的跟班。

    想到萧霓裳明天要来,王嘉成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也不知道项目的事情是否会变了样。他担心的是,萧霓裳一旦下定决心参与这个项目,资金对她来说应该不是问题,可对自己而言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能想到的是,一旦成了定局,萧霓裳肯定会让自己盯住项目的,即便不是让自己负责,也会让自己替她看着,因为在这里她没有其他人可用。

    “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要死要活也要等她来了才知道。”

    在王嘉成忧心忡忡的猜想萧霓裳来了之后的情况,张孝辉则是开着车,朝着省城疾驶而去。

    一路上,张孝辉心情非常不好,不停的加速,在翻越泥巴山前,在路边的饭馆吃了饭,还喝了一点酒。

    他不死心,这个项目花了他太多的精力,如今眼看着要煮熟了,却没有自己的事,怎么也想不通,也就越发的不痛快。

    汽车在疯狂的飞驰,两旁的树木如被锋镰切割一般,朝着相反的方向倒去。张孝辉两眼之中充满了血色,愤怒与不甘露于脸上,嘴里喃喃的叫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这条道路是国道,如此快速的车速行驶,对于长期在这条路上的老司机来说,也是不要命的行为。

    可是,此时的张孝辉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满脑子都是要尽快赶到省城去,找到人找到资金,一定要把这个项目给拿到手。

    前方一个大货车迎面而来,他轻轻的转动方向盘,驶离道路中央准备会车。转眼间,大货车跟他的车相会而过,还没等他搬动方向盘,又一辆大货车迎面驶来。

    “妈的,开个货车这么快,不怕死得快!”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仍旧保持着方向。

    忽然,大货车的车尾甩动了一下,朝着张孝辉的车甩过来,吓得张孝辉忙用力一打方向盘,两辆车几乎贴着身呼啸而过。

    张孝辉惊了一头冷汗,扭头伸出车窗大声骂道,“狗日的,不要命了!”

    带他回过头来的时候,顿时魂飞魄散,瞪着大大的眼睛,张着大大的嘴巴,惊恐的看着眼前即将到来的一幕,脑中一片空白。

    车祸!

    张孝辉的车栽进了道路外侧,掉进了一个十几米深的沟里,不知道是死是活。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县里,县级机关里的人都知道了。

    张逸伟和老伴罗芸芳坐着车,朝雅市医院赶去。一路上,罗芸芳哭哭啼啼,嘴里埋怨着老伴。在她心里,除了她自己,谁都对不起儿子。

    当老两口赶到雅市的时候,张孝辉已经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看着浑身包着纱布的儿子,罗芸芳嚎啕大哭,被张逸伟训斥之后,才收起了哭泣。

    经过询问才知道,张孝辉酒后开车,再经过弯道的时候,意识迟钝,导致将车直接开下道路,造成全身连骨折一共三十余处伤,幸运的是未伤及性命。伤好之后,还能站起来跟正常人一样。

    得知儿子性命无忧,张逸伟还是感到上天保佑,幸运非凡。

    但老伴却并不这样认为,说是这样一来今后还能不能跟正常人一样还两说呢。

    刘恒得到消息之后,闷闷不语的回到家,跟老婆蒋育英说了。

    蒋育英一听,大惊失色,慌忙询问情况,听刘恒说性命无忧后,忙说,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看。

    刘恒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郁闷不已。虽然平常看不起张孝辉,可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婿。

    当天夜里,刘恒夫妇坐着车赶到了雅市医院。在看到张孝辉的全身上下包裹着纱布,安慰了张毅伟夫妇两句。

    罗芸芳没理会他们,令刘恒夫妇颇为尴尬,旁边的张逸伟抱歉的说着客气话,请他们原谅。

    刘恒看到他们夫妇面容凄惨,心中不忍,便把张逸伟请出病房,说是有话要说。张逸伟点点头跟在刘恒身后出了病房。

    “老张,我们合了吧?”

    张逸伟用惊异的眼神看向他,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