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第五百六十八章:太子被废

第五百六十八章:太子被废

    “属下知道,老虎的儿子不会伤害自己自己的孩子。”穆修知道这句话。

    “对,老虎的儿子尚且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儿子,更何况是人呢?”凤惟再三叮嘱:“切记就说我不在,务必让他为那些妇人申冤,才能得民心。”

    穆修又不解了:“太子殿下找来,陛下伟哥不亲自向他解释。”

    凤惟努努鼻子:“若是我说明各种缘由,我怕他胡来。我就是现在要让他的太子之位不保。”

    穆修大吃一惊:“原来您是想让他不要做太子。”

    “我自有我的打算,你且不要多问。”

    ”是!那属下告退。”穆修便一直守着门口。

    南抒怀送完那些妇人独自一人来到客栈,“凤惟,凤惟…”

    “太子殿下我家主子不在!”穆修拦住南抒怀的去路,不让他靠近半分。

    “凤惟不在?我不信我偏要进去!凤惟…凤惟…”南抒怀在门口拍打着门半天不见有人应答。

    “我说过我家主子不在。”穆修还是挡着门,深怕他趁着自己一不留神闯进去,”我家主子知道太子来的目的,也让属下告诉殿下,烦请殿下务必进宫一趟,为那些夫人妄死的相公申冤,为民除害,方能得民心。”

    “她是让我去送死!”如今连面都见不着,还要自己白白送死,这是为何。

    穆修挠挠头:“殿下,我家主子的用意我也不清楚,主子只告诉奴才,虎尚毒不食子,跟何况是人,皇上也是有血有肉的父亲,殿下还是去做吧。”

    南抒怀一路上都在揣测穆修的话,虎毒不食子,只怕是帝王无情!既然凤惟有把握,那就去做吧。

    “管家备车,我要进宫!”南抒怀吩咐管家。

    “殿下你这是进宫做什么!”早上的时候太子接待那些妇人的时候,就有点怪怪的,这出去一趟怎么就喊着要进宫。

    “不要废话,去准备!”南抒怀一幅英勇就义的样子。

    老管家跪下来请求:“太子殿下,您真的是为那些夫人去申冤的吗?那些大人都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申冤还有什么用?只会让您白白送死啊!”老管家声泪俱下的劝阻。

    南抒怀心意已决不再多言,不在管身后的老管家如何声嘶力竭的劝阻,执意进宫,还留下一封书信:若此去不能如期而归,散尽家产,主仆一场在寻良主。

    “主子,殿下进宫了!”穆修一直在关注太子府的消息,晌午的时候就看见太子急匆匆的进宫了。

    凤惟躺着躺椅上边磕瓜子边看小人书,时不时的发出笑声。穆修在一旁汇报也不知道凤惟是听进去还是没听进去。

    “殿下…”在穆修汇报第二遍的时候,凤惟打断了他:“我又不是没长耳朵,听见了!”

    穆修问:“现在怎么办!”

    “等…”凤惟翻了一页,觉得这小人甚是有趣,心想之后一定要让肖楠多寻几本,付梓斯那斯肯定也爱看,到时候与他一起分享。

    主子说等那就等吧,虽然也不知道等什么。

    “主子你看的都是些什么,属下觉得一点都不好看。”穆修与凤惟一起讨论起小人书的剧情来,凤惟怪穆修太正经不幽默,穆修嫌凤惟的书不入流,两人正在

    激烈争吵,好不热闹!宫里面同样热闹。

    “父皇,儿臣恳请您能看尚书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准许他们风光大葬吧!”南抒怀伏在地上没有抬头看皇上的脸色。

    皇上的笑容逐渐凝结:“你在为他们求情?”怒不可言。

    ”是,儿臣是在为他们求情,他们都是随您一起打拼江山的人呐!”南抒怀的头一直低着,光从声音判断就能听出皇帝的愤怒以及不满。

    “哼!那几个老不死的都是他们自找的,还敢说自己的爱妃是惑乱朝纲的妖女,我看他们才是惑乱朝纲!”皇帝一拍桌子,桌上的东西都颤抖不已。

    凤榆一直都在门口侯着,听见皇帝拍桌子的声音,就知道老头子气的不轻,连忙进入安慰:“皇上,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太子也只是宅心仁厚才为那些老匹夫求情的,皇上就不要生气了。”凤榆安抚的皇帝服服帖帖,冒上来的火消了一般。

    “哼!谁说爱妃祸国殃民,明明通情达理着呢,抒怀,这次我就看在爱妃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若是在听到你为他们求情,朕连你一块罚,还不谢过你榆母妃,然后给我滚!”皇上口气十分不悦。

    底下的南抒怀一动不动,只是伏着头。

    “你怎么还不谢恩,是对朕不满吗?”皇帝的火又上来了。

    南抒怀还是没有说话,皇帝彻底的怒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朕杀的那些人都是你的,怎么朕折了你的羽翼不满意了!嗯~”

    南抒怀还是低着头,南抒怀的沉默彻底激怒了皇帝,皇帝也不管手中的杯子是冷砸向南抒怀,南抒怀没有多硬深深的挨了下来,索性是温水。

    “你到底想怎么样!”皇帝手指着南抒怀。“请皇上给他们正名,废了榆妃!她是媚惑君主啊父皇。”南抒怀说的不卑不亢。

    “又是废妃,你们一个两个都想要造反不成!”皇帝一发怒,满屋子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

    “请父皇废妃!”南抒怀再次重复的不卑不亢。

    “好!好!好!朕的好儿子!”皇帝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不过朕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你以下犯上,朕看在父子一场可以不杀你,但是从即日起你不在是朕的儿子,太子抒怀夺太子封号!降平民,永世不得进皇城。”

    “皇上,您这样做不好吧!”凤榆假装劝阻皇帝收回成命,实则心底笑开了花!

    “哼!”皇帝拂袖而去,凤榆跟了上去。

    “殿下,老奴送您出去吧!”大内总管刘公公叹息一声,帝王之家兴盛衰败乃是常事,只可以了这位贤能的太子了。

    “刘公公,我已经不是太子了,你唤我抒怀便可以了!”刘公公摇摇头拍拍南抒怀的肩膀,将他送出去。

    ……

    “主子,宫里出来消息,太子被废了!”穆修时刻关注。

    “吩咐你办的可以去做了!”凤惟点点头。

    “是!”穆修找了数十个小乞丐,将太子为了为忠臣证明而被废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