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二流猎魔人 第二百三十章:归乡

第二百三十章:归乡

    杭城。西子湖畔。凌晨四点三十分。

    眼下,九月份的当口儿上,天气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转凉了。所谓一叶知秋,仿佛就是在一个晚上之间,这座城市里的所有叶子都染上了一层暮色的昏黄之色,从枝头剥落。原本水光潋滟的西子湖畔,此刻也被几片残荷点缀着,颇有种暮色昏沉的感觉。天地之间,充斥着一股肃杀的气息,冷到了人的骨髓深处。

    公孙智紧了紧他换上的长袖卫衣,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只在长椅上占一个很小的地方。即便是智慧如他,也没办法和这种时令性的寒气对抗,只是尽可能不要让屁股碰到长椅边缘的其他地方,减少身体活动,避免热量散发出去……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见面的时间定的太早了?

    不,不早。

    由于超能力地关系,大哥可以精准地控制他自己的睡眠时间,每天都会在早上五点半的时候准时醒来。在他睡醒之后,这座城市里的一切地方都是不安全的……只需要一次大规模的精神世界扫描,他就有可能捕捉到自己的内心活动,进而导致计划全盘失败。

    为了大局考虑,必须这么早不可……

    闲来无事,公孙智再一次拿出手机,开始思考自己这小半个月来制定的所有计划——虽然他经常被人赞誉为“胜天半子、算无遗策”,但实际上,公孙智对自己还是有一个相当准确的定位。所谓的计划,都是人定出来的东西,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到时候会发生些什么……完全无法确定。

    但无论如何,这一步,自己必须要迈出去。

    为了天下的苍生。

    为了永久的和平。

    必须有一部分人来牺牲,换取另一部分人的安宁。

    “呼……”想到这里,公孙智还是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把身体的坐姿调整了一下。再怎么说,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却要背负起这种改变世界的重担,未免也有些勉强了。

    事实上,也没人要求他这么做,只是智商高到一定境界后,必定会追求引领社会价值的实现,他现在就处在这个阶段……能学的知识基本上已经到了饱和,如果他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转变成百万富翁、军火商人、核物理学家、天体物理学家、历史社会学家等等诸多不同的身份。如此多元化的一个人,会有此等宏大的眼界,也不是不能理解……

    为了他的目的,他需要美生会的协助。

    而美生会的协助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公孙智必须在半年之内爬上超自然调查部的位置,从而向他们证明自己的价值。

    一场手足相争的悲剧,似乎已经难以避免……

    ————

    “咚————!!”

    终于,他的面前黑芒一闪,开启了一个影子般的正圆形旋涡通道。一个身影从中缓缓地踱步而出,才走出通道口没几步,便体力不支,“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公孙智面前。

    “信!!”公孙智总算展现出了那么一点点哥哥该有的样子,忙不迭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试着去扶他,但最终还是因为对方的质量过大而放弃了。

    公孙信的祭祀红袍早已经被撕扯得一团糟,甚至就连那由青金石制成的右臂之上,也有一条不甚明显的裂痕,显然是经历了一番苦战。虽然很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个清楚,但毕竟时间有限,公孙智也只好就地坐下,稍稍一理思绪,从头开始问起,“恒星魔法的事,最后成功了吗?”

    “没有。”公孙信的思考方式本就和普通人不一样,况且,对于他哥哥这种近乎冷酷无情的思想模式,他也早就习惯了,自是有什么就答什么,“尹族中途插了一手,还带来一个奇怪的人……他牵制住了哈尔冈达啊,而另一个叫做‘姬彩’的女孩子则将我逼得不得不开启影子宇宙的能力逃回来。直到最后,我也没有亲眼目睹恒星领主降临,至于计划究竟有没有成功……也不得而知。”

    “姬彩?”公孙智一皱眉头,思索一番,问道,“是不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五三左右,体重约为五十千克,留着长发,没有染发痕迹,胸前挂着一串奇异吊坠的女孩?那串吊坠的形状就是许许多多的十字形拼接在一起……”

    “确实如此!”公孙信不由地感到惊异,“哥,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弥生美术社雇佣的画手之一,上次在体育中心的画手集结大会上,我曾经远远地见过她一面。当时我就很奇怪,因为我竟然不能辨识出来她胸口的吊坠是用什么材料做的……那种成色,似乎和我所认知的所有合金都不相符。”公孙智喃喃自语道,“这么说来,那个女孩是尹族那边的人?她也很能打吗?”

    “岂止是能打?”一提到与姬彩之间的交流,公孙信就像是来了精神一样,强行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兴奋地说道,“四哥,我告诉你,那姑娘看着娇滴滴的样子,实际上来头可不小呢……”

    只有在公孙智面前,公孙信才会露出这种“情感”的表达来。

    或许这也和公孙智本人的极度冷静有关,他自己都这么奇怪了,自然不会觉得自己的五弟多奇怪……要知道,剩下的几个哥哥姐姐都完全无法理解公孙信脑子里在想什么超然的东西,唯有公孙智可以用他那天才的大脑窥之一二。不管能不能看懂,至少这两人是在同一个基准上可以交流的,这对于他们彼此来说……是件挺不容易的事儿。

    这么说来,他们两个结盟,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

    ————

    完整复述了一遍在安塔列斯里的见闻,大概花了五十分钟。

    这一趟下来,信息量不可谓不大:尹族和哈尔冈达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尹族创造了猎魔人教团,尹族的真是寿命其实是三千多岁,姬彩是来自未来的时空警察,自己和公孙智在几十年后都成了政府通缉的恐怖分子,二十二世纪的人类完成了大同社会的进化……新奇的见闻一件接着一件,让人不仅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整个过程中,公孙智就只是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用食指有节奏地点着自己的脸,没有出声打断过一次弟弟的发言。在资讯进入耳中的瞬间,大脑就已经本能地开始推演起来,演绎出许多公孙信本人都没有想到的事。

    ……

    东边,泛起一阵明亮的鱼肚白,太阳的光泽开始温暖这片大地。

    “……信,我问你一件事。”思索了许久之后,公孙智还是抬起头,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之前和我说过,在某些时候,你可以听到一个神秘的声音在指引你,对吗?”

    “确实如此。”公孙信点点头,说道,“如果我现在缺钱,要去彩票里买一张的话……只要是我本能抽中的那张,最后一定会中的。这种现象我无法解释,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公孙智挥挥手打断了他,继续问道,“那,你可以主动和那个声音对话吗?”

    “这……不清楚,我没有尝试过,但应该不行吧。”公孙信露出了犯难的神色,“这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而已,像是有人隔着大海在和我说话,接受到的信息也很暧昧不清。大多数时候,这感觉都是我本人萌生出来的想法,只有少数时候,我的意识里才会出现‘声音’,多半也是几个残破不全的词语,而且往往要等很久之后,某件事切实地发生在我身上,我才会明白那些词语的意思。”

    “好,我理解了……”公孙智略微踌躇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信,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其实我们的世界……早已经被毁掉了,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那个毁掉世界的人还重置、清洗了我们所有人的记忆,你会相信吗?”

    “……”

    即便是公孙信,也觉得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太过主观了。毕竟,就算他集齐了佛前七宝,也没有把握将世界颠覆过来再翻回去……能做到这种事情的,恐怕也不能再称之为“人”。

    但毕竟这问题是公孙智问出来的,就算他再怎么匪夷所思,以得装出认真思考过的样子,方才能回答道,“说实话,哥,我……我觉得这种,有点太过于……”

    “行吧,其实这也无所谓。”公孙智无奈地说道,“既然你也不记得,那我估计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他突然又想起上一次的事儿来了,似乎……每次尹族试着毁灭地球之后,又会很快地重塑出另外一个世界,在新的世界线上,所有人的记忆都被清洗过一遍,所以不记得上一个世界发生过的事。

    自己是个例外。

    为什么呢?是因为超忆症吗?

    ……

    “恒星魔法什么的,终究只是我们在百忙之中抽空下的一步闲棋,有没有成果不重要。既然暂时在那上面取不到太大的进展,那就算了吧,本来我就是打算要在十五年之后再用它的,到时候……我们可以找其他的体系代替它,一样可以推进我们的最终目的。”公孙智顿了顿,总结道,“信,你这次回来,先要保证自己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尽可能减少活动,包括心理活动。大哥随时都可能会用心灵感应扫视他的城市,若是让他听到你的心声,难免会起疑心。”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 < r='://..'>妙书斋小说</>)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