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官场小说 王牌秘书 第206章 长州巧遇

第206章 长州巧遇

    次日早晨,杜红的两个记者朋友也从北京赶来了。田力从机场接了他们,来到杜红所住的宾馆,与她汇合。

    此时,他们已经在自助餐厅一边吃早点、一边开早间碰头会。

    田力则安排了另外一个人参加,他向记者朋友介绍说:“二位大记者,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知青故事’餐饮品牌策划总监国风。这两天,他就陪同你们做采访调查和方案策划,也负责后勤保障。”

    国风说:“能与你们华新社的大记者合作,本人深感荣幸,请多关照,请多关照。”

    田力说:“你们这次的目标任务有两个,一个是为我们市委书记写一篇捧场的文章;二是为我们的餐饮品牌推广做一个策划方案。方案一定下来,我就与杜红签订代理合同。我等下要去省城看一个项目,今天我就不能陪你们了。”

    田力匆匆吃了早点,就与他们告辞了。

    ……

    祝建平和田力坐在车后座,在前面开车的是吴建邦。

    吴建邦笑道:“今天由我给你们二位总裁当司机,难得难得哈哈。”

    祝建平说:“要不,吴老板你先开,等下我们三个人轮流当司机,这样可以吧?”

    吴建邦:“不用不用,去长州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说说话就到了。”

    田力说:“吴老板,你先把那个项目的基本情况跟祝总介绍介绍吧。”

    吴建邦:“好啊,先说地理位置。老的省政府机关大院你们都知道吧?项目就在迎宾大道上,是省城中心主干道;南边就紧挨着老的省政府机关大院,北边是省邮电局的电报大楼。这块地,以前是省物资厅机关幼儿园,物资厅撤消之后就一直闲着。后来,机构合并工作做完了,国资委同意处置这块资产,就挂牌上市了。”

    祝建平:“现在已经办理了国土证?”

    吴建邦:“对呀,办了两年了。而且,场地已经做完三通一平,四周已经围挡起来。土地证上的面积是平方米,规划批的新建筑面积万平方米,建筑设计是一座层高的商住楼,项目的容积率是高得出奇啊。”

    祝建平:“嘿嘿,你这个温州老乡有意思啊,项目已经具备开工条件了,却要转让出手。”

    吴建邦:“他的情况也是运气不好,他同时投资做房地产和制药厂,当初没想到药品生产批文这么难搞,时间一拖,资金链就出问题了。这一回,跟我的情况差不多,也是被当作非法集资。不过,他是直接参与集资活动了,而我没有参与呀。所以,他现在必须立即变卖资产,尽快还钱。”

    祝建平:“制药厂也转让吗?”

    吴建邦:“对呀,他的制药厂,我已经为他联系了另外的买家,这块地就留给我们自己了。”

    祝建平笑道:“啊哈,你这个外地人,在这里的关系资源比我这个本地人还要多嘛。”

    吴建邦也笑了:“啊哈哈哈,祝总,我平时没事就喜欢在外面折腾。商业成就很一般,但是朋友圈很大呀,这也是一笔财富嘛。”

    祝建平点头说:“对对对,这是你的长处。其实,我的性格是不适合做团队一把手的,而是更适合做幕后的辅助工作。我现在的情况也是勉为其难呐,要是王老板不出那些事情,还是他做董事长的好。”

    吴建邦:“祝总谦虚了,其实我很羡慕你。你过去可以跟王老板搭档,现在可以跟田总搭档,这才是个团队。不像我啊,单兵作战、光杆司令、独来独往,难免有点不正规啊。”

    祝建平:“现在好了,我们合作在长州做项目,可以三个人搭档了。”

    吴建邦:“你是说哪三个人啊?”

    祝建平:“都在车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br />

    在高速公路上走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进入了长州市区。

    祝建平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外面的街景说:“这条街,有几个月没来就大变样了。你们看,那几栋大楼同时封顶了。”

    田力也兴奋地说:“一个省会城市的经济和人口规模,就相当于四、五个我们那样的三线城市。所以,我们必须要到省城来寻找企业的发展空间。祝总,我想过了,我们应该在这里开几家‘知青故事’的旗舰店。”

    祝建平赞同道:“对,在省会城市开旗舰店,自身的消费市场就是有保障的,同时对全省和临省的辐射作用也非常大。只是,以后企业的管理幅度也增大了,工作强度会提高的。田总,人会很辛苦啊。”

    田力:“没事,趁着自己还年轻,还可以折腾。实在太累的话,可以安排助理和司机嘛,不怕。”

    祝建平:“好!你有这种心态,我就放心多了!”

    吴建邦把车子开到了项目现场,在一张铁栅栏门前停下来,按了两声喇叭。这时,值班室里出来了一个看守场地的人。吴建邦对那人招了招手,那人立即开了门,让车子开了进去。

    项目现场是一块空地,四周已经建好了围挡。仔细辨认,地上立了一些木桩,那是规划控制点。

    祝建平说:“这个地方寸土寸金,没有材料堆放空间,施工单位的工作难度就大了。”

    吴建邦:“对,施工方必须另外有材料仓库,外运渣土和垃圾还必须有专用车辆——这里的城管很严的。”

    时值盛夏,户外酷热难当。他们身临其境地感受了一番项目地址之后,接着又到附近一家高层酒店,特意在这家酒店的顶层旋转餐厅,一边吃饭,一边避暑,同时感受居高临下的滋味。

    吴建邦指着窗外的城市景观说:“你们看,省会城市的优越性就在于它是省会;既是全省的中心点,又是全省的至高点;资金、产业、人才,都向这里聚集。”

    祝建平说:“我们一个省的人口和面积,相当于一个欧洲的大国,这一点想想都可怕。”

    田力将头靠近玻璃窗,俯瞰下方,感慨道:“这座城市,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你们看,每一个片区,不是在拆迁、就是在施工,整个城市都在重建。”

    祝建平的座位是面朝着餐厅的电梯口方向的,每当餐厅旋转到某个角度时,他就能看见从电梯口进入餐厅的每个人。

    这时,祝建平在不经意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走进餐厅。他的心跳猛然加速,因为那个熟悉的面孔太熟悉了——是他的美女老婆李季!

    李季与同行的其他个人一道进入这个旋转餐厅,男女,显然是来吃饭的。幸好,餐厅的迎宾小姐将他们引向了另一边座位。

    祝建平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表面保持镇定。此时他的内心却在闪烁着各种各样的问号:李季是和同行来吃工作餐的吗?李季是临时有事来省城的吗?李季是与同学和老师们来此小聚吗?李季是陪同上级领导来此处谈事的吗?最后,有一个问题让祝建平万分纠结——李季今天来省城并未告知他,她是有意不让他知道的吗?

    为了证实自己的某个猜测,祝建平拿出手机,给李季发了一条微信——

    “老婆,来知青故事吃工作餐不啊?”

    过了大约半分钟,李季回复微信说——

    “我在长州,忙。”

    看了李季的回复,祝建平心里似乎轻松些了。他想,至少李季还不想要对丈夫隐瞒自己的行踪,这说明夫妻关系是安全的。可是,因为老婆太漂亮了,回头率那么高,身旁总会有一些异样的目光在伺机寻找什么,这令他常常不能说服自己安下心来。

    “祝总,你对这个项目感觉怎么样?可以拍板了吧?”吴建邦的问话,打断了祝建平的思维。

    祝建平立即回答说:“没问题,是个好项目。田总,你的看法呢?”

    &b田力说:“我不用看现场就知道是个好项目。”

    吴建邦接着说:“那好,既然合作意愿是成立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关于项目公司的股权比例,我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我、你;第二个方案是我、你。如果实行第二个方案,那么我需要你们公司为我融资万元做担保。”

    祝建平不解地问:“建邦,我不明白,按第二个方案,你出资比例少些,为什么还要融资万啊?”

    吴建邦:“坦白说,我个人资金不够。如果我的股权比例占%的话,我会接受内部股东的出资。如果我的股权比例是%,我就想自己融资解决资金缺口,不找其他合伙人要钱了。”

    祝建平点头说:“哦,这样啊,我们之间的利益问题好商量。这个项目是你找来的,我们当然应该承认你的贡献。”

    正说着,餐厅里的空调突然停止制冷了。旋转餐厅还在缓慢地旋转,餐厅背景墙上的装饰灯还是亮的,这说明,电源没问题,是空调系统出了故障。

    问题在于,眼下正是大热天,在高层建筑的顶层,直接被阳光暴晒,室内环境在没有冷气的情况下,温度就迅速地直线上升。餐厅里的热饭热菜和人身体的热量更是加剧了室内温度向上高攀,给人一种闷热难耐的感觉。

    “喂!空调怎么回事!快去看看!”餐厅里的食客们坐立不安,纷纷叫嚷开了。

    餐厅的现场经理慌神了,一边到处乱窜,一边打电话求助。

    有些食客丧失耐心了,纷纷涌向电梯,想离开这个闷热的环境。可是当中有些人忘了买单或者故意不买单,餐厅经理就想挡住出口。这样一来,现场乱套了,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叫声——

    “快走!热死人了你们赔吗?”

    “喂!那一台客人没结账!”

    “我们把钱放餐桌上了!你去收啊!”

    随着室内温度急剧上升,食客们在某种潜意识的作用下,争先恐后地挤往电梯口。

    祝建平他们也随着人群,来到了电梯口。然而,只有两部电梯,没有步行楼梯,大多数人就在电梯口被堵住了,一片混乱景象。

    偏偏就在这种情况下,祝建平偏偏看见有几个男士,身体紧贴着李季,把她挤得东倒西歪的样子十分狼狈。

    祝建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拼了全部力气挤到李季身边,伸出双臂将她的身体保护起来。

    “啊?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李季懵了。

    祝建平说:“我和田力、吴建邦在这里考察项目。”

    李季生气说:“那你为什么发微信说要我到你们知青故事去吃饭?”

    祝建平搂着李季,慢慢地向人群外围移步,心里一急,竟然答不上李季的问话,含糊道:“就当是个玩笑。”

    哪知,李季不依不饶地说:“什么玩笑?我明白了,你是在这里看见我了,故意发个那样的信息来试探我,对不对?”

    祝建平难堪地说:“算了算了,说了是个玩笑。”

    李季斜了他一眼,讥讽道:“哼,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一个大男人,还是公司大领导,就这么不自信?”

    祝建平没说话了,只能在心里苦笑。

    这时,电梯门开了,人们都想早些离开,行为就很不君子了,纷纷往电梯里面挤。结果,电梯超载,响着警报声,谁也走不了。

    “胖子怕热,让胖子先走吧!”有人喊了一句。这一喊还真的有用,有人就从电梯里主动走出来,给身材较胖的人让出空间。

    恰在此时,空调突然恢复了制冷,凉爽的冷气一吹,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哦——”人们高兴地喊着,又纷纷找自己的伙伴,重新坐回去。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