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太初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铜业谷中祭【三更】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铜业谷中祭【三更】

    秦浩轩闭了闭眼睛,将涌上来的酸涩按下,再次恢复了面无表情。

    九妖做为唯一一个知道秦浩轩身份的人,偷偷看了看他,见到秦浩轩那一闪而过悲意,不由自主的拿一只爪子碰了碰他。

    “唉,太初教真是灭而不亡啊。”刘文犹自感叹,“这些年,普光阁死在太初这些复仇者身上的强者也不少,每一次想要打败太初出来的人都更难,如果有一天他们被逼的使用守山大阵,那才是笑话。”

    秦浩轩努力平复着心情,木着声音道:“尸体在哪?”

    还在滔滔不绝说着什么刘文一时没跟上秦浩轩的话:“啊?”

    倒是一旁的李宗机灵,脑子活络:“前辈您问太初教那些人的尸体啊?都跟从前的赤练子一样,被挂在了铜业谷中。”

    秦浩轩点点头,只觉得满身风雨飘摇,冷意与悲愤都从心中涌出:“你们可知,那尸体,都叫做什么名字?”

    刘文对八卦掌握的更多,当即道:“我知道我知道,听说那是两男一女,两个男的分别是何罗生,刘清关,女的,似乎还有点名气,是曾经太初教的百花堂堂主,苏百花。”

    一股热气直扑秦浩轩眼眶,他用力的闭了闭眼睛,然后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开。

    刘文等人见秦浩轩神色不对,连周围空气都变得无比压抑,还以为自己哪句话做的不对,惹怒了这尊大神,骇的全身发抖,连这酒店也不敢呆了,直接跑了出去。

    秦浩轩坐在原地,觉得自己脑中空荡荡的。

    何罗生,刘清关,苏百花。

    他甚至不认识前两个,而后一个,却熟悉的不用想便能忆起音容样貌。

    秦浩轩满口苦涩,他不能去责怪这些人出来送死,因为这是太初的傲骨。

    但是,亲耳听到又有门内之人战死,心如刀割。

    秦浩轩坐立良久,这才缓缓起身,朝门外走去。

    九妖从角落里跑了过来,有些担忧的看着秦浩轩,不过短短的时间,仿佛有什么曾经忽略的东西,从秦浩轩的身上显现,厚重而悲凉。

    出了城,秦浩轩立在外面,望一眼身前的大地平原,不见故人。

    太初教的众人到底在哪里?徐羽张狂还有忆蓝他们到底怎么样……

    这个时候,秦浩轩才感觉到了孤寂,天大地大,而他,独此一人。

    “去铜业谷。”

    秦浩轩随手一挥,九妖恢复真身,驮着他往铜业谷去。

    飞在半空中,九妖犹豫再三,还是问道:“咱们真的去铜业谷啊?”

    秦浩轩没有说话,但是态度却摆在这。

    九妖咽了咽口水:“现在那里绝对是危险的地方,普光阁再怎么说也是个无上大教,你单枪匹马的去了,定然是要吃亏的。”

    “你这从古教中出来的异兽还怕无上大家?”秦浩轩淡漠的说道。

    九妖翻了个白眼:“我自然是不怕,可是现在咱们不是一根绳子上拴着吗?他们对付你,肯定不会落下我啊,我这么多年又没出来过,就出来一次还被欺负成这样……”

    秦浩轩听着九妖最后近似喃喃自语的声音,嘴角抬了抬:“你想变成七个头?”

    “……”

    九妖撇了撇嘴,彻底无语了,只能继续朝前飞去。

    虽然没看到秦浩轩面上表情,但只从他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九妖便知道,这绝对是心情非常糟糕,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触霉头的好。

    九妖飞行速度奇快,日头还未落下,他们便来到了铜业谷。

    沼泽散发着恶臭,不详的黑云在头顶笼罩,岛上矗立的巨大铜柱,犹如一个个的尸体,死寂而腐朽。

    一踏入此地,九妖便感觉到背上之人的不同,那种气息,竟然是比整个铜业谷都要阴森骇人。

    秦浩轩的目光从那一个个铜柱之上掠过,他想起,那年从这里接走赤练子时,赤练子身上纵横的伤痕与了无生机的身体。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令秦浩轩无比厌恶,将这一整片岛屿毁之的念头,无比强烈。

    九妖皱着眉头,带秦浩轩掠过一个个的铜柱,它不认识死去的那三个太初教弟子,于是只能慢慢的,一片片的找。

    刷!

    突然,秦浩轩从九妖身上腾跃而起,如一道流光划过,带着惊人的气浪与杀机。

    九妖看着秦浩轩身前柱子上一具尸体,眸中划过了然。

    只不过,这尸体身上的伤痕也太多了吧?

    那是一具男性的尸体,步入道宫后,强者的身体能存世千载,也因为如此,他死前所经历的一切也清晰的烙印在尸体之上。

    此人皮肤是骇人的苍白,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流尽了一般,他半边胸膛都被利器削去,从断裂的皮肉处,漏出森然的骨头,致命伤还在头部,仿佛被重拳锤击过,头颅塌陷,脸部凹曲,甚是骇人。

    可是他完好的左臂,还紧紧握着一把长刀,做出了进攻的姿势,好似还有无穷的攻击没有使出。

    秦浩轩认识这个人,在太初教见过他,知道他是太初教的弟子,却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何罗生还是刘清关。

    珍而又重的将此人放下,秦浩轩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套新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然后将其放到了九妖身上。

    秦浩轩目光从这一具尸体旁扫过,一眼便看到了一身黑衣的苏百花。

    印象中,这位百花堂的老堂主很是爱美,衣服从来都是绣着缤纷花瓣的秀雅道袍,面容干净,黑发如瀑,抛开她后来久居高位的威严,人如其名,似百花盛开。

    秦浩轩一步步接近那以生锈的粗大铁链锁着苏百花的铜柱,脑中纷繁的过往一幕接着一幕。

    初见这位长者,是在测试仙种的广场上,后来,因为徐羽,多次交锋,也深知她对自己徒弟的拳拳之心。

    现在,这位曾经的长者,筋骨尽断,纯黑的道袍上一片片被鲜血浸染过的浓重,身上七处大伤口,横贯身躯,通通都是被道法打穿。

    秦浩轩觉得握剑的手都在颤抖。

    苏百花,她应该是威严的,高高在上的,或者温和的,如慈母一样的,温暖的……

    无论哪一种样子,都不该是现在这样狼狈的,满身血污的,了无生机的……

    将苏百花的尸体接了下来,秦浩轩死死咬牙,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套素净的衣袍放置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苏百花会出来?

    徐羽呢?徐羽知道自己的师父死了吗?

    太初教的人,到底在哪里?

    将苏百花的尸体放置在九妖身上,秦浩轩朝另一具无头之尸走去。

    比之前两个尸体,第三具尸体更是惨烈,秦浩轩还是凭着这具尸体与苏百花他们身上一模一样的道袍辨认出来。

    第三具尸体上布满被利器切割的痕迹,而脖子处的断痕却显示出主人的头颅是被生生捣碎!

    秦浩轩觉得自己的心也变得冷了。

    他明白是怎么样的信念,让太初教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站出来,独身一人,立在普光阁这样的庞然大物的门前,宣战。

    这是一个必死的行为,又是一件必做的事情。

    为了太初,为了冰封在太初中一个又一个教派弟子的尸体,为了让活着的人,永不忘记那场血战与灾难。

    所以,他们义无反顾,不后悔,不退却,以生命为祭,来一场复仇。

    而这,只是开端。

    将三具尸体全都收敛好,秦浩轩闭了闭有些发疼的眼睛。

    “来者何人?!”一声怒斥从不远处传来。

    九妖有些惊慌转过头去,心这才落了下去。

    才两个人。

    秦浩轩全身的气势都变了,满腔悲愤与苦痛在这一刹那都化作了无边了杀意!

    狂风骤起,九天之上阴云翻滚,整个铜业谷都弥漫着一股死寂之气!

    并指如刀,运灵力于指尖,秦浩轩留下一串字迹于铜柱之上!

    “限普光阁,三日内交出杀人凶手,否则尔全部别院吾将一一踏平,血洗!魔祖秦浩轩留。”

    “找死畜生!这么大的口气!”普光阁留下的一个弟子看到前半段字迹,疾声斥责。

    但是他的同伴却惊慌的拉住此人的胳膊,颤抖着声音道:“魔……魔……魔祖!”

    “什么?!”

    敢称祖的,皆为道宫境!

    秦浩轩转身,背后道宫大现,汹涌的威压如海潮般将整个铜业谷笼罩!

    “跑——”

    那两个留守在这里的普光阁弟子乃仙婴境的强者,但是面对道宫境老祖时,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

    秦浩轩面上露出一抹冷冽的的笑:“跑?跑的了吗?”

    道宫境强者的威压彻底倾泻而出!

    威压如山,一重又一重的压了下来,将那两个想要逃跑的弟子压得瞬间跪了下去!

    “不!”

    这两人面色惨白,感觉到一股令灵魂都战栗的危机感周身升起!

    刷!

    秦浩轩龙鳞剑反手一劈,锋锐的剑光无可阻挡,顷刻间将那两人斩成一堆血污!

    九妖满目震惊,目光从那两堆连骨头都没有留下血迹上移到了秦浩轩的身上,那滔天的杀意与无边的煞气,令它从心中发寒。

    以前喊过秦浩轩太多次的恶魔,可是这一次,九妖才真正的感觉到他身上那令人胆寒的血腥之气!

    一剑之威,令整个铜业谷都处于一股近乎割裂的状态中,狂风呼啸,虚空震颤,浓浓的血腥味铺散而出,再加上那一个个矗立的铜柱,真如修罗地狱一般,阴森渗人。

    收剑,转身,秦浩轩眸色冰寒,煞气逼人,面无表情的坐上了九妖的脊背。

    九妖咽了咽口水,四蹄腾空,呼啸而去。

    “回太初。”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