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太初 第一千零七十章 蟾蜍老祖逞凶威九更

第一千零七十章 蟾蜍老祖逞凶威九更

    提起儿子,秦浩轩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他笑了笑说道:“前段时候他又去山顶了,结果损了一些修为,所以闭关的时间长了一些,但是娘你不用担心他,这孩子对付这事情已经有经验了。..”

    秦母不认同的瞪了秦浩轩一眼,责怪道:“什么叫不用担心啊?他一个孩子,整天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也不管管。你个当爹的心大,但是我老了,就看不得我孙子受一点伤。”

    秦浩轩暗暗吐槽,这是我能管得了得?

    其实秦浩轩不是心大,忆蓝第一次强行闯封印,然后被那张法纸镇压削去修为的时候,他一样吓得半死。

    被削去修为,对修仙者而言这可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多少修仙者因此而断送了自己的仙途?

    那次秦浩轩被吓得不行,甚至到现在他都不愿意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情。不过,紧接着,忆蓝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什么叫得天独厚,他竟然没有任何障碍,甚至更迅速的在十几天内将自己失去的修为给再次修了回来!

    面对总是给自己意外的儿子,秦浩轩只能望天,连感叹都省略了。

    而这一次,忆蓝是因为又从峡谷中的大树上学到了一些灵法,便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失败,修为也略损了一些,这才去闭关的。

    想起儿子闭关前活蹦乱跳的样子,秦浩轩倒真的没什么担心的。

    不过,秦母一颗心都放在忆蓝身上,这时候,秦浩轩也非常懂事的没有多说。

    又跟秦父秦母说了几句家常话,看秦母有些乏了,秦浩轩才出了房门。

    走出房门后,闲来无事的秦浩轩就直接仰坐在院子中的靠椅上,看着头顶的蓝天出神发呆,思绪如同空中白云,随意飘散。

    “这些年来,忆蓝的一直停滞在仙轮境满轮的境界上,虽然修为已经很深,足以进入道果境,但是他却连开道花的迹象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因为身处镇仙山的缘故,还是有其他原因……”

    “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不知试过多少次,想要冲破山顶的法纸,破开镇仙山,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困一辈子吗?”

    想到这里,秦浩轩便皱起了眉毛,脸色也沉了下来:“不行,如果永被困镇仙山,我跟爹娘可能很快就死了,那样的话,镇仙山中就只剩下忆蓝一个人了……”

    一想到儿子可能要孤零零的呆在镇仙山中,秦浩轩心头就是一阵闷痛。..

    一定要想办法出去才行!

    秦浩轩轻轻叹了口气:“九十九叶留在镇仙山上的符纸,如同定山神器一般,令忆蓝难以抗衡。从内部可能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能靠外面出现转机……”

    “外面……”秦浩轩喃喃的说道,“镇仙山中都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不知道超华跟太初教弟子现在都怎么样了……”

    秦浩轩自从步入仙道,不知道遇到过多少艰难险阻,也不知多少次都与死神擦肩而过,却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对于自己的情况完完全全的无能为力,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

    凡人的悲欢,喜乐,无奈,痛心……都在这二十年中被秦浩轩一一尝过。

    定定的看着自己已经满是厚茧的双手,秦浩轩深深叹了一口气:“凡人,凡人,这就是凡人啊……”

    修仙者虽然逆天行事,总是会被这样那样的危险包围,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但总有一种可以对抗命运的力量,可是,凡人呢?

    凡人就是真真正正的蝼蚁。

    面对灾难,无论是生死还是命运,都只能无可奈何的被迫承受,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万事到头,只化作四个字:听天由命。

    修仙者面对天道,虽然也是蝼蚁一般,但却是有反抗能力的蝼蚁。妙书斋小说网..

    就在秦浩轩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时,整个镇仙山突然猛烈的晃动了一下,头顶的天空金光大作,一阵一阵的能量波动从空中炸开,各种灵法的光芒铺散在空中,将整片天空渲染的无比华丽。

    这样大的动静,秦浩轩与屋中的秦父秦母,却没有丝毫的惊惶之色。

    因为这种情况他们经历的太多了,虽不说一月一次,其实也差不多了。

    秦浩轩懒懒的看着天空,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哪家这还没死心,不自量力的又来收仙山了。

    你倒是真能把那法纸破了也好,可每次都搞出这么大动静,然后再灰头土脸的走了,这有什么意思呢?

    镇仙山外。

    太初教弟子围在镇仙山周围,对强行破开他们阵法,闯入镇仙山上空的修仙者怒目而视!

    那些修仙者相当的嚣张,一个个目中无人,根本不把太初教弟子放在眼中,他们脚踩飞剑,直奔半空,到达山巅周围,即刻祭出带来的法宝!

    三把仿佛黄金淬炼而成的大锤被他们抛出,迎风变大,个个足有三丈多长!

    大锤一出,狂风骤起,阴云汇拢,阵阵闷雷响彻苍穹,一股令人双股打颤的威压倾覆而下!

    “起!”

    为首三人均是道果境的高手!他们祭出身后的大树,虽然最高境界的也不过只是结出了三个道果,但是属于道果境的威压却汹涌而热烈,数个道果齐出,如汪洋般的力量倾泻而出,全都聚拢到他们身前的大锤之上!

    “砰!”

    三把大锤,仿佛能够破开天地,巨大的力量从它们身上迸射而出,牵引九霄之上的雷霆,猛地打在了镇仙山上!

    轰然巨响,仿佛有了实质的声波一下子散开,直接将前来围观的很多修仙者以及一些满心愤怒的太初教弟子掀翻了数里之远!

    “住手!”唐元爆喝一声,顶着巨大压力冲天而起,呵斥道,“你们这样的做法会将镇仙山中的生灵震死的!我们太初教长老秦浩轩还在里面,还请诸位离开,两年来,无数大教都用尽了法子也没有将这镇仙山收成,奉劝一句,不要白费力气。”

    “呸!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们西铭阁的人指手画脚,活的不耐烦了吗?”地面上有西铭阁的弟子在叫嚣。

    唐元没有理会,只是直直的看着身前的几人。

    三个道果境的高手略一抬手,下面吵闹的西铭阁弟子就全都噤声。

    三个道果境中,境界最高那人唤作路远,他一双眼睛既细且长,斜斜一瞥便带着满满的轻蔑:“我们是无上大教西铭阁,来这里,为的就是将这镇仙山收走,至于里面那什么秦浩轩,他的生死关我们什么事?”

    “动手!”

    “不行!”唐元猛然喝道,“我们太初教请的援救之人马上就到,等我们将秦长老救出之后,你们要做什么,我们就不会阻止了。”

    “对,镇仙山现在不能动!谁知道外面的东西乱动了,会对里面造成什么影响?”及个太初教弟子也全都飞了上来,挡在几人面前。

    孙强轻笑一声,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真是不自量力,我们要动,就凭你们这几个小喽啰能阻止的了?别忘了,你们那九瓣黄金道花的大靠山可早死了!”

    孙强此话一出,太初教弟子一个个面色煞白,眼中全是痛苦悲愤之色,连呼吸都急促了很多。

    “哈哈,于超华死的可真惨,为了你们太初教而陷入战斗,还在战斗中死去,可惜了他九瓣的黄金道花啊。”孙强很喜欢看唐元等人这样痛苦的神色,带着满满恶意的继续说着。

    “住口,住口!”唐元因为想起陨落的于超华,满心悲恸,面色狰狞,若非有身边人拉着,肯定要扑上去跟这些道果境的人拼命了!

    就在孙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神色巨变,猛然抬眼朝前方看去。

    一只巨大的阴影疾速跳跃了过来,同时带着一股令天地万物都震颤的威压!

    太初教弟子先是一惊,待看清人影之后复又狂喜!

    “是姜子白前辈,是前辈来了!”

    “徐长老……徐长老也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秦长老这下有救了,有救了!”

    ……

    太初教的人朝姜子白等人大声招呼,西鸣国三个道果境的修仙者彼此对视一眼,想抢在来人之前强行将镇仙山收了!

    就在孙强等人再次催动手中法宝之时,几步就从千里之外跳跃过来的蟾蜍老祖,突然大嘴一张,将一件通体黑色的长矛突出,长矛周身带着浓浓的黑色气息,力量强悍而诡异,它刺破长空,瞬间来到孙强等人身前,精准的拦住了想要再次攻击镇仙山的三把大锤,并将它们全都震飞!

    孙强等人面色难看到极点,冷眼看向驮着两人而来的蟾蜍老祖,声音冰冷而充满杀意:“你是哪里来的孽畜?!竟然敢坏我们好事,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无上大教西铭阁的弟子!”

    “跟我们抢镇仙山,你们不想活了吗?”

    徐羽一身月华色的衣袍,如瀑的黑发在身后飞舞,她面色冰冷的看了西鸣阁的人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有些担忧急切的看向了镇仙山。

    蟾蜍老祖维持着大蛤蟆的样子,翻了一个很大的白眼,懒懒的回击道:“知道我是谁吗,就敢对我这么大呼小叫?我是你们祖宗!”

    如今的蟾蜍老祖,比起当日的修为不知增长了多少!眼界变强了,身边又有姜子白这种逆天的怪物在,整个万教仙遗之中能让蟾蜍老祖抬起眼皮看的人,实在没有几个。

    如今,突然有人敢叫嚣,它自然脾气也大了起来。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