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太初 第七百九十章 浩轩火并大护法【盟主弓月水加更五更】

第七百九十章 浩轩火并大护法【盟主弓月水加更五更】

    四大堂主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浩轩的仙树,他们无数次感叹可惜秦浩轩是个弱种,可是,今天这个弱种,竟然释放出一个三百丈的仙树在他们面前,怎么能令他们不惊讶!慕容死死盯着秦浩轩的仙树!秦浩轩竟然成就仙树境了!慕容觉得老天爷肯定是跟自己开玩笑,但是,那个三百丈的仙树境牢牢的在他眼前耸立着,好像什么都没撼动分毫,仙树上散出来的气势,如同狂浪汹涌的大海,一波一波的袭来。“他怎么可能成就仙树境?!这怎么可能呢?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慕容觉得他要承受不住了,想起徐羽清丽出尘的身影,越觉得前途黯淡无光。赤炼子脸上是无尽的喜悦:“这小子不错啊,不愧是跟我赤炼子一样的男人!”自然堂的弟子们全都用狂热的眼神看着秦浩轩,这就是他们的堂主!永远都充满战意,论气势,永远都不会输给任何人!“咦?咱们堂主的这棵仙树有些古怪啊,你看,那下面的一半竟然全都是寒冰的!”“是啊是啊,堂主的仙树这是怎么回事啊?”“哎,咱们堂主那是你能想透的吗?肯定是非常厉害的仙树啊!”自然堂的弟子根本就是毫无理由的相信着自己的堂主。被他们一提醒,所有人都现了,他们刚刚全都震撼在秦浩轩丈高三百的仙树中,从没有好好的看过秦浩轩的仙树,这一看,又是受到了惊吓!谁都没有见过有一半寒冰的仙树啊!“太奇怪了啊,这到底是什么仙树啊?”“老夫纵横修仙界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啊。”“奇怪,奇怪!”只有张狂一个人面色还算平静,他的眼中只有一点点的惊讶,但是转瞬即逝,一股莫名的战意充斥他的身体,嘴角带着笑意,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唔,比我想象的要高一点。”秦浩轩祭出仙树之后,用寒冰牵制住周天生,自己则是直接朝周孝木抓了过去!周天生冷笑一声:“秦浩轩!你他妈找死!”话音未落,一棵更加巨大更加粗壮的大树出现在众人面前,高不见顶的大树上挂着九个颜色不一,却全部光华流转的道果。为了儿子!能够有一条活路!周天生彻底拼了!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道果境!周天生散出的气势着实骇人,刑怕罗茂勋在他们的打斗中被波及,直接把他拉到了阵法边缘去,一边紧张的护着他,一边紧紧盯着战斗中的秦浩轩。在周天生挂着道果境的仙树一出现,赤炼子就立刻凑了上来,连张狂的脸上都是难得一见的凝重,他同样微微皱眉,紧紧盯着战场。周天生的仙树牢牢的护着周孝木,没有人能接触他!古云子几次想要靠近,却因为周天生仙树的保护,根本碰不到周孝木!秦浩轩怒吼一声:“起!”点点寒光从他身上迸而出,第五条冰龙冲天而起!五条冰龙现身,太初教一下子变成了比寒冰地窖还要寒冷百倍的地狱!所有人不得不急急的运功护体,不然真的就要被冻成冰雕了!五条冰龙在天空中怒吼,随着秦浩轩灵法转动,彼此嘶吼,相互缠绕,从高空之上,俯冲下!所过之处带起阵阵寒冰,寒冰又因为冰龙的高飞行,变成了一片雾气!五条冰龙狂吼,天地为之震动,太初教都震了三震!它们以势不可挡之疾轰然砸向周天生的仙树。周天生的仙树突然绽放出彩色的光华,一个道果从他的仙树上脱落,立在周天生前方,万千霞光从这一个道果中射出来!巨大的冰龙在一瞬间撞上了道果!“哗!”这是冰龙被击碎,全部化为寒冰粉末的声音!五条冰龙全部被击碎之后,在阵法之上的高空中瞬间重新汇聚,吞吐着寒气,好像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天空的巨龙之上,就连周天生都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五条巨龙!两道血气冲天!大家全部惊讶的回头,原来古云子在周天生倾注全力在他身前道果上的时候,已经对周孝木与罗茂勋施过法了!冲天的血气就是代表了他们的所作所为!周孝木怕的要死,一下子爬到自己父亲脚边,颤抖的指着罗茂勋,不要命的嘶吼道:“是他!全都怪他!是他诱惑我的!如果不是他!我不会喝血的!”罗茂勋低垂着头,额头上的血还在滴滴答答往下落,一副完全默认的姿态!可是,周孝木的声音才落下,身上的血光大盛,几乎要冲破天际!所有人都知道,血妖身上的血光越盛,代表着他转化成血妖的时间更久,吃人吃的更多!刑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畜生给扇死!他用极其嘲讽的声音大叫:“你他妈当我们全都是傻子啊?!你变成血妖的时间更久,你他妈吃人更多!还有脸说是我们家罗茂勋诱惑你?!你嘴里喷的是狗粪吗?!”秦浩轩的脸色更沉,他遥遥看着罗茂勋,用从嗓子里出的沉痛声音道:“到了现在,你还不跟我说实话?你真的想让我对你更加失望吗?”罗茂勋用自己冻得没了知觉的腿,踉踉跄跄的爬到秦浩轩前面,猛地磕头,鲜血和着他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流,他痛苦的哭道:“不是弟子不说,是他威胁弟子,如果弟子说出来的话,会杀了您,还会灭掉自然堂!堂主你当时在太初外面,他父亲修为又是道果境……弟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害怕他父亲会真的对自然堂弟子不利,更害怕堂主出什么事!弟子不敢赌啊!”“当初在水府,周护法就用了傀儡将弟子重伤,然后又将血妖的转换方法交给弟子,弟子不想死,也不想伤人,却被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弟子有罪啊!”“弟子错了,都是弟子一个人的错,本想着将所有的事情全都承担下来,就不会拖累自然堂!弟子就算成为自然堂的历史罪人也不愿意自然堂因为弟子受到半点威胁啊!弟子怕祸及自然堂啊!”罗茂勋“砰砰砰”不要命的磕着头,鲜红的血染红了自然堂所有弟子的眼睛!“堂主!求您饶了罗师兄吧!”李文远红肿这眼睛,大哭着对秦浩轩道。“是啊,堂主,都是那个畜生!都是那个畜生害的啊!”所有自然堂的弟子全都用杀人的目光看着周孝木!……罗茂勋的一番话,说的秦浩轩心窝子疼!说的他眼眶红,说的他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砍死几年前的自己!自己都在做什么啊!为什么连自己的徒弟都护不住!刑在一旁狠狠的抹着眼泪,看着周孝木的眼神,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血肉!秦浩轩满身的杀气,在这极寒的阵法中,像是从地狱来的魔鬼,他面上是比寒冰还要冷百倍的杀意!刑指着缩在周天生脚下的周孝木,对周天生咬牙说道:“你这个混蛋现在就按照自己刚刚叫嚣的做吧!你们父子如此人性灭绝,不仅把自己儿子变成血妖,还为了给你儿子找替罪羊把别人也变成血妖!现在,你必须亲手杀了你的儿子,才能给太初教一个交代!不仅如此,你也要受到教规的处罚!”所有人的眼光全都放在了周天生的身上。周天生全身散着狂躁的怒意,他缓缓的说道:“我自己的罚,我认了!但是……动我儿子,不行!”刑嗤笑道:“你说不行就不行?你儿子把我们自然堂一个好好弟子弄成血妖的!还想把黑锅给我们自然堂背!这种人就该被处以极刑!就该被打死,就该魂飞魄散!”刑从来没有恨过谁,今天,好像一生的恨意都给了周孝木那个畜生!罗茂勋脸上布满血泪,浑身抖的样子深深刻在他的心里,每当想起一次,都如同一把业火烧的他抓心挠肺的疼!他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将他们父子碎尸万段!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动手,那股怒火更盛,只能用嘴中的话来恶心死他们!周天生的道果周身浮动着无数的灵法符文,金光灿灿,在他身旁不断地旋转,周天生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抓起来,冷笑着说道:“好啊,今天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那我就算把你们全都杀了,也要将我儿子送出去!”说完,他将儿子放进他的仙树的庇护中,整个人凶狠的看着刑,通红着眼睛,好像一个恶魔!这个人!他一定要杀了!要撕碎他的嘴,让他一辈子都不能说话!秦浩轩第一个现了他对刑的杀意,在周天生的道果以毁天灭地的气势冲向刑的时候,他猛地调动五条冰龙,冰龙狂吼着一瞬间就来到道果前面,道果的威力实在巨大,将五条冰龙直接震成细碎的粉末!  ://../b//.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妙书斋小说网:..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