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剑来 第四百四十二章 人心关隘环环扣

第四百四十二章 人心关隘环环扣

    屋内剑气凛冽,屋外大雪酷寒。

    那把穿透了炭雪心窍和屋门的剑仙,就像是勾连了两座大小天地。

    炭雪已经知道祈求无用,不再言语,双方陷入长久的沉默。

    眼前这个同样出身于泥瓶巷的男人,从长篇大幅的絮叨道理,到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尤其是得手之后类似棋局复盘的言语,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几乎所有青峡岛修士都觉得山门口的这个账房先生,脾气好,好说话。

    全是瞎子!

    她轻轻呼吸一口气,就立即赶到一阵痛彻心扉,那是魂魄深处的激荡絮乱,不止是这副肉身遭受重创而已。

    万灵皆畏死,性命,这是最实在的东西,这就是眼前这个家伙所谓小的那个一,这点,炭雪其实听懂了,先前只是装作不懂。

    当她清晰感受到自己生命的流逝,甚至可以感知到玄之又玄的大道,在点滴溃散,这就像世上最守财奴的富家翁,眼睁睁看着一颗颗金元宝掉在地上,死活捡不起来。

    她自然而然,开始挣扎起来,似乎想要一步跨出,将那副相当于九境纯粹武夫的坚韧身躯,硬生生从屋门这堵“墙壁”里边拔出,独独将剑仙留下。

    然后就要一手拧下那个年轻人的脖子,以泄心头之恨。

    可是她很快停下动作,一是因为稍稍动作,就撕心裂肺,但是更重要的原因,却是那个胜券在握的家伙,那个喜欢步步为营的账房先生,非但没有流露出丝毫如临大敌的神色,笑意反而愈发讥讽。

    陈平安不知道是不是一口气吃下四颗水殿秘藏灵丹的关系,又驾驭一把半仙兵,太过犯忌,惨白脸庞,两颊泛起病态的微红。

    陈平安缓缓道:“我虽然未曾炼化这把剑仙,可是背久了,剑气浸染魂魄,便有些心意相通,它就像尚未学会说话的稚子。”

    陈平安指了指那把半截剑身,“可是它明明白白告诉我,你方才求饶的时候,动了杀心,想要拼死与我玉石俱焚。现在,反而是做做样子的,怎么,觉得被我算计得如此凄惨,太丢人,想要找回点场子?”

    她唯有默然。

    满心悲苦。

    难道真是自己错了?那么错在哪里?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陈平安说道:“如果我说错在你不该身为一条真龙后裔的扈从,不该以自身极其强大的心神和意志,不断对顾璨的心性进行潜移默化,事实上,刘志茂根本不算是顾璨的师父,顾璨的娘亲,还有你这条畜生,才是。因为顾璨对你们两个,最放心。对于刘志茂,反而一直心怀戒备,所以刘志茂对他的影响,当然不算小,顾璨对于书简湖的认知,以及在这座茅坑里的处世之道,很大程度上还是在偷偷学习刘志茂。可是跟你们相比,还是差远了。我这么讲,你肯定不认错。那就当你错在太蠢好了,以为我也是书简湖的其中之一,只要修为不够高,就都会被你一力降十会。”

    她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平安说道:“我在想你怎么死,死了后,如何物尽其用。”

    她说道:“我现在不怀疑自己会死了,但是别忘了,我终究是一位元婴修士,你也会死的。”

    陈平安看着她,眼神中充满了失望。

    她开始真正尝试着站在眼前这个男人的立场和角度,去思考问题。

    就像第一次将其视为平起平坐、旗鼓相当的对弈之人,去稍稍想一想他的棋理棋形。

    她问道:“我相信你有自保之术,希望你可以告诉我,让我彻底死心。不要拿那两把飞剑糊弄我,我知道它们不是。”

    陈平安缓缓道:“老龙城一艘名为桂花岛的渡船,历史上有位很有来头的老舟子,早年传下了打龙蒿,篆刻有‘作甚务甚’四字,作为渡船安然驶过蛟龙沟的手段之一,我当时乘坐跨洲渡船去往那座倒悬山,见识过,只是后世桂花岛修士都不清楚,那其实是一本古书上记载的斩锁符,专门压胜蛟龙之属,补上‘雨师敕令’四个古篆,才是一道完整的符箓,不凑巧,这道符箓,我会,能写,威力还不错,如果没有这把剑仙将你钉死在门板上,还是杀不得你,估计想要困住你都比较难,但是现在对付你,绰绰有余,毕竟为了写好一张符胆精气饱满的斩锁符,在先前的某天深夜,耗费了很长时间。”

    陈平安笑道:“先前让你去桌边坐一坐,现在是不是后悔没有答应?其实不用懊恼,因为你的心路脉络,太简单了,我一清二楚,但是你却不知道我的。你当年和顾璨,离开骊珠洞天和泥瓶巷比较早,所以不知道我在还未练拳的时候,是怎么杀的云霞山蔡金简,又是怎么差点杀掉了老龙城苻南华。”

    陈平安伸手指了指自己脑袋,“所以你化作人形,只是徒有其表,因为你没有这个。”

    炭雪紧贴门板处的背部传来一阵滚烫,她骤然间醒悟,尖叫道:“那道符箓给你刻写在了门上!”

    陈平安伸出手指,示意她说话的时候不要嗓门太大。

    陈平安笑问道:“是不是很奇怪,为何你丝毫察觉不到这么一道强大符箓的存在?”

    她心中凄凉至极。

    陈平安自问自答道:“因为符箓写得不完整,缺了一点符胆灵气,一来斩锁符品秩比较高,我如今不是写不出,而是代价比较大,二来,写成了,你毕竟是元婴境界,对于天地元气流转,极其敏锐,说不定你敲了门,就直接不进屋子了。你们不是称呼我为账房先生吗?我就觉得不能辜负你们青峡岛的厚爱,你的心窍鲜血,刚好补上了这道符箓的最后一个关键环节。”

    陈平安问道:“你以为炭雪这个名字,是白给你取的吗?现在就是炭雪同炉了,只可惜我不是顾璨,与你不亲近。”

    陈平安言语之间,从咫尺物当中捻出两张金色材质的符箓,“其实还有真正写完的两张,现在你怎么办?还有把握跟我同归于尽吗?你说我的压箱底手段,不是两把飞剑,其实你只说对了一半,我与它们,一路相伴走到今天,面对强敌,打生打死的次数,你无法想象的。”

    飞剑初一和十五从养剑葫中飞掠而出,剑尖分别刺中两张符箓符胆,灵光乍放光明,宛如两只光辉温煦的炭笼。

    两把飞剑,一把悬停在炭雪眉心处,阙中穴。

    一把悬停在炭雪腹部气海外。

    陈平安笑道:“别介意,最后那次推剑,不是针对你,而是招呼客人登门。顺便让你了解一下什么叫物尽其用,省得你觉得我又在诈你。”

    陈平安向前跨出几步,竟是完全无视被钉死在门板上的她,轻轻打开门,微笑道:“让真君久等了。”

    原来截江真君刘志茂,早已立雪于门外。

    当一位元修大修士,在自家小天地当中,刻意隐蔽气机,连炭雪都毫无察觉,照理来说陈平安更不会知晓才对。

    当那把半仙兵再度出鞘之时,刘志茂就已经在横波府敏锐察觉,只是当时犹豫不决,不太愿意冒冒然去一窥究竟。

    只是当那把剑的剑尖刺透房门,刘志茂终于按耐不住,悄然离开府邸密室,来到青峡岛山门这边。

    刘志茂已经站在门外一盏茶功夫了。

    陈平安侧过身,“真君屋里坐。”

    刘志茂心中叹息一声,面带笑意大步走入其中,绕过那块青石板,坐在桌旁。

    陈平安重新关上门,虽然开门和关门的动作都不大,可怜炭雪被一把剑仙穿透,如坠冰窟,再被那道写在门板上的符箓克制,又如同置身于煮沸的油锅中。既是雪上加霜,又是火上加油,让她痛不欲生。

    陈平安再次与刘志茂相对而坐。

    刘志茂也再次拿出那只白碗,放在桌上,轻轻一推,显然是又讨要酒喝了,“有陈先生这样的客人,才会有我这样的主人,人生幸事也。”

    陈平安一招手,养剑葫被驭入手中,给刘志茂倒了一碗酒,这次不比第一次,十分豪爽,给白碗倒满了仙家乌啼酒,只是却没有立即回推过去,问道:“想好了?或者说是与粒粟岛岛主谭元仪商量好了?”

    刘志茂笑着反问道:“难道陈先生都猜不出谭元仪那次去往宫柳岛,是谈妥了,还是谈崩了?”

    陈平安摇头道:“我又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猜不到。”

    刘志茂感慨道:“若是陈先生去过粒粟岛,在乌龙潭畔见过几次岛主谭元仪,说不定就可以顺着脉络,得到答案了。先生擅长推衍,委实是精通此道。”

    陈平安还是摇头,“这算什么精通推衍,那是你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大家风范。我说得直接,真君别见怪。”

    刘志茂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实不相瞒,谭元仪虽是大骊绿波亭在整个宝瓶洲中部的主事人,可是登岛与刘老成密谈后,仍是不太愉快。当时谭元仪给出的条件,是一虚一实。”

    刘志茂停顿片刻,见陈平安仍是安安静静等下下文的神态,又有些唏嘘,其实陈平安只凭“一虚一实”四字就知道大致真相了,可仍是不会多说一个字,就是可以等,就是愿意熬和慢。

    这种细微处的心性之妙,只有刘志茂这种修为、心性足够高的老修士,大概才会理解。

    刘志茂继续说道:“大骊是希望我能够维持虚的江湖君主身份,但是全部,全部的实在好处,都交给宫柳岛。书简湖千余岛屿,我这个台面上的书简湖盟主,只拣选十余座藩属岛屿之外的其余三十座岛屿,接连成片,形成一个类似世俗王朝的‘京畿之地’,其余所有的岛屿,都归入宫柳岛辖境。当然了,大骊宋氏在未来岁月里,肯定要向刘老成抽成分红的。然后在这个前提上,刘老成不可以有任何针对我和青峡岛的举措,明里暗里,都不可以。不过谭元仪多半会将这点小要求,尽量在刘老成那边说得委婉。”

    刘志茂叹了口气,“即便是如此退让了,刘老成仍是不愿意点头,竟是连我那个名义上的江湖君主头衔,都不愿意施舍给青峡岛,撂下了一句话给谭元仪,说以后书简湖,不会有什么江湖君主了,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陈平安皱了皱眉头。

    暂时想不通其中关节。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玉圭宗荀渊的谋划,下宗选址书简湖,以及荀渊与刘老成之间的结盟关系,更猜不到姜尚真这位手握云窟福地的“老熟人”,即将成为下宗的首任宗主。

    作为玉圭宗的下宗,必然是要囊括整座书简湖都还嫌小,说不定连朱荧王朝在书简湖附近的周边藩属,例如石毫国在内,都要划入下宗辖境。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一个元婴野修刘志茂,算什么东西?

    只是刘志茂不知,粒粟岛谭元仪一样不知。

    国师崔瀺为了这个棋局,有意无意对谭元仪进行了隐瞒,为的就是让崔东山输得心服口服,两人分出主次,让崔东山心甘情愿离开山崖书院,为他崔瀺所用,帮助他和大骊铁骑安稳宝瓶洲半壁江山,至于是南是北,是在观湖书院以北守江山,还是在以南打江山,崔瀺当时给了崔东山选择,两者都可以。

    对于崔瀺这种人而言,世间人事皆不可信,可是难道连“自己”都不信?那岂不是质疑自己的大道?就像陈平安内心最深处,排斥自己成为山上人,所以连那座搭建起来的跨河长生桥,都走不上去。

    虽说如今一分为二,崔东山只算是半个崔瀺,可崔瀺也好,崔东山也罢,到底不是只会抖机灵、耍小聪明的那种人。

    只要真正决定了落座对弈,就会愿赌服输,更何况是输给半个自己。

    崔东山一旦出山,倾力辅佐大骊。

    无疑就等于大骊王朝凭空多出一头绣虎!

    当时崔瀺还未离开池水城高楼,用崔东山自己那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来讲,就是“我自己想想都可怕,大骊在宝瓶洲,还怎么输?”

    陈平安沉默不语,这个消息,好坏参半。

    好的是,刘志茂与自己开价的底气,跌落谷底。坐镇宫柳岛的刘老成如此硬气,青峡岛春庭府那边,以及朱弦府,刘志茂跟陈平安坐地起价的东西,分量会越来越轻。

    坏的是,这意味着想要做成心中事情,陈平安需要在大骊那边付出更多,甚至陈平安开始怀疑,一个粒粟岛谭元仪,够不够资格影响到大骊中枢的策略,能不能以大骊宋氏在书简湖的代言人,与自己谈买卖,一旦谭元仪嗓门不够大,陈平安跟此人身上耗费的精力,就会打水漂,更怕谭元仪因功升迁去了大骊别处,书简湖换了新的大骊话事人,陈平安与谭元仪结下的那点“香火情”,反而会坏事,最怕的是谭元仪被刘老成横插一脚,导致书简湖形势变幻,要知道书简湖的最终归属,真正最大的功臣从来不是什么粒粟岛,而是朱荧王朝边境上的那支大骊铁骑,是这支铁骑的势如破竹,决定了书简湖的姓氏。一旦谭元仪被大骊那些上柱国姓氏在庙堂上,盖棺定论,属于办事不利,那么陈平安就根本不用去粒粟岛了,因为谭元仪已经自身难保,说不定还会将他陈平安当做救命稻草,死死攥紧,死都不放手,希冀着以此作为死地求生的最后本钱,那个时候的谭元仪,一个能够一夜之间决定了青冢、天姥两座大岛命运的地仙修士,会变得更加可怕,更加不择手段。

    道理再简单不过。

    炭雪会被陈平安此刻钉死在屋门上。

    陈平安同样有可能会沦落为下一个炭雪。

    这才是真正的行走江湖,生死自负。

    刘志茂一直耐心等待陈平安的开口说话,没有打断这个账房先生的沉思。

    陈平安的第一句话,“劳烦真君请动谭元仪,近期来青峡岛与我秘密一叙,越快越好。”

    刘志茂松了口气。

    只是接下来陈平安一番话就又让刘志茂提心吊胆了,为难至极。

    “你我都清楚,谭元仪在宫柳岛碰壁,刘老成绝不是漫天要价,给你们什么坐地还钱的机会。现在粒粟岛谭元仪本人,就是一个烂泥坑,趟这浑水,一不下心就要满身泥,所以我有两个条件,一个是你在顾璨娘亲身上的秘密禁制,必须撤销,不用问我会不会怀疑你答应下来却不做,你我都知道双方的底线,没必要做这些无聊试探。你更清楚,我如今对待春庭府的态度。”

    “第二个条件,你放弃对朱弦府红酥的掌控,交给我,谭元仪不济事,就让我亲自去找刘老成谈。”

    陈平安最后沉声道:“第二个条件,其实都不算条件,刘志茂,你自己掂量清楚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不止是你们书简湖的规矩,更是所有天下野修散仙的至理。”

    刘志茂毫不犹豫道:“可以!”

    陈平安似乎有些讶异。

    刘志茂摊开一只手掌。

    陈平安微微一笑,将那只装满酒的白碗推向刘志茂,刘志茂举起酒碗喝了一口,“陈先生是我在书简湖的唯一知己,我自然要拿出些诚意。”

    刘志茂转头看了眼那条小泥鳅,收回视线后,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脑袋,“这玩意儿,我有。”

    陈平安笑道:“真君的知己?怎么骂人呢?”

    刘志茂丝毫不恼,爽朗大笑,“看看,还说不是知己?”

    看似濒死的炭雪,她微微拧转脖子,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男人,听着他们极有可能只言片语就可以决定书简湖走势的话语。

    在这一刻。

    她稍稍理解了那个陈平安的话里话。

    话里话,她也有,也会,例如被陈平安一口揭穿、一语道破的那个,说自己在泥瓶巷那边,尚且懵懂无知,故而一切缘由,一切罪孽,即便是到了书简湖,不过是稍稍“记事”,所以春庭府如今的“飞黄腾达”,与她这条小泥鳅关系不大,都是那对娘俩的功劳。

    可是相比陈平安的话里话,直到刘志茂走进来,坐下来,身为青峡岛主人,但是连喝不喝得成一碗酒,都得陈平安这个客人先点头答应,并且总算拿回了酒碗,喝成了酒,还挺开心,一位连她都很忌惮的元婴老修士,竟然以“知己”形容那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

    她才真正承认自己在陈平安这边,是真的不够聪明。

    陈平安指了指炭雪,对刘志茂说道:“大骊国师,会喜欢这副元婴境蛟龙的遗蜕,这是我刚刚拿到手的筹码,做成了这单生意,保你刘志茂一条命,实在不行,让你捞到手一块大骊太平无事牌,避难迁徙出书简湖,以后成为大骊供奉,最少是有希望的。所以即便粒粟岛和刘老成两边都谈不拢,我一样可以帮你防止那个最坏的‘万一’出现。”

    刘志茂笑眯眯道:“陈先生真舍得这条畜生?”

    陈平安拿起养剑葫喝了一口酒,指了指炭雪,“我给了她很多次机会,哪怕只要抓住一次,她都不会是这个下场,怨谁?怨我不够菩萨心肠?退一万步说,可我也不是菩萨啊。”

    刘志茂轻轻点头,深以为然。

    如果眼前年轻人没有这份手腕和心智,也不配自己坐下来,厚着脸皮讨要一碗酒。

    当初第一次来此,为何刘志茂没有立即点头?

    一方面是不死心,希望粒粟岛谭元仪可以在刘老成那边谈拢,那么刘志茂就根本无需继续搭理陈平安,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再者陈平安可以想明白许多事情,红酥,春庭府妇人的隐蔽禁制,诸如此类,并不会真正让刘志茂感到“安心”,为何读书人既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结果又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会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还不是如何想是一回事,如何做,又是一回事?

    所以陈平如何安处置那条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畜生,就是一道无形的门槛,跨得过去,做得好,干脆利落,漂漂亮亮,刘志茂才敢真正跟陈平安打交道,做买卖。

    打打杀杀,必须得有。

    如何打杀,更是学问。

    这条泥鳅和顾璨的所作所为,甚至是吕采桑、元袁这些所谓的年轻天之骄子,在刘志茂眼中,那就是小家伙玩过家家,说话的嗓门大一点,摔碎的瓷器瓦罐多一点,就真以为老天爷第一我第二了。但是刘志茂非但不会觉得这样不好,反而这样才是最好的,太痴迷于所谓拳头硬不硬的小傻子越多,连只凭喜怒、动辄杀人的那双稚嫩拳头之上,到底靠了多少岛屿、师门老祖宗的威势,都拎不清楚,值得刘志茂去担心吗?他刘志茂自己屁股底下的那张椅子,只会坐得更稳。

    只可惜,来了个更加老江湖的刘老成。

    既生刘志茂,何有刘老成?

    时不在我,刘志茂只能如此感叹。

    自己之所以在眼前这个年轻人晚辈这边,如此低三下气,何尝不是大势所迫?不是那块玉牌,不是大骊铁骑,不是宝瓶洲中部的风云变幻?

    不过陈平安与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无比清楚这些,并且一言一行,都像是在恪守某种让刘志茂都感到极其古怪的……规矩。

    并且当这种一句句话、一件件小事不断聚拢而成的规矩,逐渐水落石出后,刘志茂就愿意去信服。

    刘志茂突然气笑道:“前有刘老祖,后有陈先生,看来我是真不合适待在书简湖了,搬家搬家,树挪死人挪活,陈先生若是真能给我讨要一块太平无事牌,我必有重礼相赠致谢!”

    陈平安不以为意,这些话,未必是假话,但是言者如何想,并不重要,关键是听者不能太当真,世事无常,今天人的真心,经不起明天事的敲打。

    就连本性醇善的曾掖都会走岔路,误以为他陈平安是个好人,少年就可以安心依附,然后开始无比憧憬以后的美好,护道人,师徒,中五境修士,大道可期,到时候一定要再次登上茅月岛,再见一见师父和那个心肠歹毒的祖师……

    可能曾掖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这一点点心性变化,竟是让隔壁那位账房先生,在面对刘老成都心如止水的“大修士”,在那一刻,陈平安有过一刹那的心中悚然。

    而他原本确实可以走上坡路的人生,差一点就要重新走下坡路。

    陈平安甚至可以清楚预测到,如果真是如此,将来幡然醒悟的某一天,曾掖会怨天尤人,而且极其理直气壮。

    唯独不知道,曾掖连自己人生已经再无选择的处境中,连自己必须要面对的陈平安这一关隘,都过不去,那么哪怕有了其余机会,换成其余关隘要过,就真能过去了?

    靠运气,靠命吗?靠大人物无缘无故的青眼相加吗?

    陈平安从不认为自己的为人处世,就一定是最适合曾掖的人生。

    可是几乎人人都会有这样困境,叫做“没得选”。

    陈平安更不例外。

    家乡小镇,杨家铺子的草药,就是陈平安唯一的选择。最后,娘亲还是走了。

    炊烟袅袅的泥瓶巷中,就只有一位妇人愿意打开了院门。曾是陈平安苦难人生当中,最好的选择,如今又变成了一个最坏的选择。

    一部撼山拳谱,也是草鞋少年当时唯一的选择。

    好在直到今天,陈平安都觉得那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人生往往如此,很多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岔路去选对错、分好坏,老天爷就是要按着脑袋让你往前走。

    一个人在当下能做的,不过就是怎么行走脚下那条唯一的道路。

    只有走过去了,才有岔路可走的机会,才有从羊肠小道和独木桥变成阳关大道的下一个机会。

    在看曾掖这条线的时候,看到少年的心性起伏后,陈平安又一次感到无奈,甚至疲惫。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原来真正难处不在改,而是在知。

    顾璨是如此,性情在尺子另一个极端上的曾掖,同样会犯错。

    唯一的例外,是曾掖如今还很稚弱,修为和心性都是如此,所以才有逐渐完善的机会。

    陈平安不会与曾掖讲自己的道理,而是教他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根本认知,只要知道得越多,就像手中撑着一把桐叶伞、油纸伞,对待风风雨雨,可以躲避更多,若是只与少年讲道理,而毫不知晓世道的复杂,无非是给曾掖编织了一个箩筐、背篓,让他背着,然后陈平安是在不断强行往里边塞东西,非但不会让曾掖走得更加顺畅,而是在负重前行,只会越来越吃力。

    道理,讲不讲,都要付出代价。

    学问,装进了箩筐、背篓,一样未必是好事。

    世间文字是有力量的,文字汇聚而成的学问,则是有重量的。

    可这就像当年杨老头在陈平安腿上画就的八两真气符,既会让陈平安行走沉重,但是一样可以砥砺武道。

    这些,都是陈平安在曾掖这第五条线出现后,才开始琢磨出来的自家学问。

    以前不是完全不懂,而是陈平安还不通透。

    行走太快,少年来不及。

    原来道理最怕半桶水,一走路,还要晃来晃去,提水桶的人,自然无比吃力。

    刘志茂突然笑着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言语,“陈先生,莫不是在‘观道’与‘合道’?”

    陈平安喝了口酒,像是在开玩笑:“原来真君真是知己。”

    刘志茂郑重其事地放下酒碗,抱拳以对,“你我大道不同,曾经更是互为仇寇,可是就凭陈先生能够以下五境修为,行地仙之事,就值得我敬重。”

    陈平安打趣道:“如果真君的人生轨迹,能够与我说上一说,帮我观道更多,我也会感激不已。”

    刘志茂连忙摆手,“知己不分敌人朋友,如今我们双方至多不是敌人,最少暂时不会是,以后再有冲突过招,无非是各凭本事。既然不是朋友,我为何要帮助陈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陈先生如今在咱们青峡岛密库那边,可是欠了不少神仙钱了。如果陈先生愿意以玉牌相赠,或是哪怕只是借我百年,我倒是可以大大方方,坦诚相待,问什么,我说什么,就算陈先生不问,我也会竹筒倒豆子,该说不该说,都说。”

    那块玉牌的原主人,正是亚圣一脉的中土文庙七十二贤之一,更是坐镇宝瓶洲版图上空的大圣人。

    刘志茂当然知道轻重。

    既忌惮,又垂涎。

    至于他可以不可以接手,其实很简单,就看陈平安敢不敢送出手。

    因为刘志茂并不真正了解儒家上边的真正规矩,陈平安反而知道更多。

    陈平安笑道:“这个你就别想了。”

    刘志茂本就不抱希望,自然不会失望。

    陈平安突然问道:“我如果手持玉牌,毫无节制地汲取书简湖灵气水运,直接涸泽而渔,尽收入我一人囊中,真君你,他刘老成,幕后的大骊宋氏,会阻拦吗?敢吗?”

    刘志茂脸色僵硬。

    陈平安微笑道:“放心,这合情合理,但是不合礼。所以即便你们不敢拦,我也不敢做。当然,如果万不得已,我会试试看,看看能否一步就跨入地仙境界。”

    刘志茂再次抱拳,“恳请陈先生莫要两败俱伤,对书简湖釜底抽薪,也让自己彻底失去这块护身符。”

    陈平安摇头道:“我在后,书简湖在前,先后顺序不能乱。”

    陈平安站起身,“走,有请真君陪我去趟春庭府,一起吃顿我们家乡那边的冬至饺子。”

    刘志茂跟着起身,瞥了眼无比凄惨的那条小泥鳅。

    一把半仙兵,两把本命飞剑,三张斩锁符。

    都是咱们书简湖的极好道理啊。

    实在得很。

    陈平安看也不看她,“去的路上,劳烦真君与我说说看蛟龙遗蜕的剥取之法,回来之后,我再听听她的遗言,万一,她的道理能够说服我呢?”

    刘志茂哈哈大笑。

    两人离开屋子。

    到了春庭府那边,顾璨脸色惨白,妇人更是难掩惶恐。

    陈平安只说了一句话,“炭雪在我那边,想要与我讲一讲她的道理,就不来吃饺子了。”

    一顿饺子吃完,陈平安放下筷子,说饱了,与妇人道了一声谢。

    刘志茂便也放下筷子,并肩而立,联袂离开。

    两人分道扬镳。

    刘志茂先返回横波府,再悄然返回春庭府。

    陈平安则独自返回屋子。

    风雪夜归人。

    剑仙的剑尖还在门上。

    陈平安打开门,进了屋子,炭雪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不想死。”

    陈平安关上门后,“这就是你的道理?”

    陈平安没有再理睬她,在书案和桌上点燃两盏灯火,从竹箱搬出那座“下狱”阎王殿,放在桌上。

    继续做着这大半个月来的事情。

    她就一直被钉死在门口。

    等到后半夜。

    精疲力尽的陈平安喝酒提神后,收起了那座木质阁楼放回竹箱。

    手持炭笼,他走到窗口,望向窗外的书简湖,大雪停歇。

    陈平安望着一座岛屿上大雪满山的冷寂景色,轻声道:“四页账本,三十二位,竟然没有一位阴物鬼魅敢开口,要我杀你报仇。所以我觉得你该死了,打算改变主意,准备不与大骊国师做买卖。春庭府那边,等我吃完了一大碗饺子,也没人帮你求情。就像你说的,先前我金色文胆自行崩碎,顾璨是不敢问,今夜是一样的,还是不敢。这会儿,刘志茂应该在春庭府,帮顾璨娘亲祛除了禁制,多半会被她视为头等好心肠的大恩人了。至于我呢,大概从今夜起,就是春庭府忘恩负义的仇人了。”

    陈平安单手持炭笼,走到她身边,伸手握住剑仙的剑柄。

    她满脸泪水,道心几近崩溃,反复呢喃道:“陈平安,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陈平安摇摇头,“你只是知道自己要死了。”

    风雪夜中,又有客至。

    一位身穿墨青色蟒袍的少年,飞奔而来,他跪在门外雪地里。

    陈平安持剑横扫,将她一分为二。

    在门外的剑仙金色剑尖,横移出一段距离后,依旧没有被持剑之人拔出。

    然后屋门被打开。

    陈平安站在门口,“顾璨,我还以为你会说,只要炭雪死了,你也要自尽在我眼前的。我开门之前,还在想,这到底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你娘亲教给你的措辞。”

    顾璨抬起头,无声而哭。

    这是他离开家乡在书简湖这些年,第一次哭得重新像泥瓶巷当年那个小鼻涕虫。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