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剑来 第三百九十二章 山雨欲来符满楼

第三百九十二章 山雨欲来符满楼

    这还是陈平安第一次登绣楼入闺阁。

    让朱敛和裴钱待在门外,他只带着石柔步入其中。

    进入之前,陈平安先敲门说了原因,说是柳老侍郎希望他们来看看柳小姐的屋子,有无狐妖藏匿。

    片刻之后,柳清青梳妆打扮完毕,让婢女赵芽去开门。

    陈平安认识这位婢女,老管家的女儿,是一位性情温婉的少女,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了传言被狐妖魅惑的柳清青身上。

    第一眼看到柳清青,陈平安就觉得传闻可能有些偏颇,人之眉目为心境外显,想要装作黯淡无光,容易,可想要伪装神采清明,很难。

    陈平安既松了口气,又有新的忧虑,因为可能当下的燃眉之急,比想象中要更好解决,只是人心如镜,易碎难补。

    不过那就是这位少女自己的因缘造化了,陈平安救得人,补不了一位萍水相逢女子的心境,也不会去做。

    柳清青虽是家族拘束不多的大家闺女,见识过许多青鸾国士子俊彦,闺阁内还有一只饲养精魅的鸾笼,可是对于真正的谱牒仙师,山上修士,她还是十分好奇。所以当她看到是一位算不得多英俊、却气质温和的年轻人,心结芥蒂少了些,此地终究是少女闺阁,任由外人踏足,柳清青难免会有些不适,若是些只会打打杀杀的粗鄙武夫,或是些一看就居心不轨的所谓神仙,如何是好?

    陈平安抱拳致歉,“我们此举于礼不合,但是柳老侍郎和狮子园土地公都担心柳小姐的身体,希望柳小姐见谅。我姓陈,随从姓石。”

    柳清青这才见着负剑白衣年轻仙师身后的老者,他眼神有些冷漠,她挤出一个笑脸,“陈仙师和石前辈是为救我而来,可以不拘小节,只管放开手脚搜寻。”

    婢女赵芽心中有些别扭,小姐也真是的,这拨人贸然拜访,小姐第一个念头,竟是闺阁有其他男子走入,那黑袍少年晓得后,会不会心生不喜。

    对于那狐妖幻化而成的俊美少年,赵芽早先当然是十分畏惧,第一次见面,吓得她拿起剪子就要与那擅闯闺阁的登徒子拼命,结果被小姐拦阻下来,经过这段时日相处下来,赵芽几次劝说小姐无果,眼睁睁看着小姐日渐憔悴,只得强忍下心中悲恸,尽量服侍好小姐的饮食。

    陈平安捻出一张阳气挑灯符,蓦然燃烧起来,只是火花不大。

    显而易见,狐妖确实来过此地,陈平安捻符缓缓而走,走遍闺阁各个角落,发现黄花梨花鸟镜台和床榻两处,符箓燃烧稍快些。

    陈平安始终神色淡然。

    柳清青和赵芽都是修行门外汉,看不出符箓燃烧快慢意味着什么,而且期间些许差异,她们的眼力未必可以发现。

    石柔则心中冷笑,对那看似娇柔端庄的少女柳清青有些腹诽,出身礼仪之家的千金小姐又如何,还不是一肚子男娼女盗。

    陈平安突然想起一个难题,自己一直将石柔视为最早镇压的枯骨女鬼,即便神魂搬入仙人遗蜕,陈平安还是习惯将她视为女子。但是有些涉及拘魂押魄、培植邪祟种子在窍穴的隐蔽手段,例如飞鹰堡邪修在堡主夫人心窍养育鬼胎,陈平安不擅长破解此法,石柔本身就是鬼魅,又有炼化仙人遗蜕的过程,再加上崔东山的暗中传授,石柔却是熟稔这些阴险路数,而且直觉更加敏锐。

    可石柔如今是以一副“杜懋”皮囊行走阳间,就有些麻烦。

    柳清青若是执意不愿让石柔触碰身体,死活不让石柔帮忙查探气脉虚实,一哭二闹三上吊,会很棘手。

    陈平安捻符走到赵芽身边,符箓并无异样,依旧缓缓燃烧,赵芽觉得神奇,询问过后,得到陈平安许可,她还伸出手指靠近那张黄纸符箓,发现并无半点灼热之感。陈平安微笑着来到柳清青身边,所剩不多的小半张符箓,猛然绽放出巴掌大小的火焰,瞬间燃烧殆尽。

    陈平安问道:“柳小姐,那少年可曾赠送定情物件给你?柳小姐有没有不小心携带在身?”

    这番言语,说得含蓄且不伤人。

    柳清青欲言又止。

    赵芽轻声道:“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

    看着赵芽满是祈求的可怜眼神,柳清青只得转过身去,最后拿出一只系挂怀中的彩丝香囊,绣有一对鸳鸯。

    陈平安问道:“能否交给我看看?”

    柳清青摇头,不答应。

    赵芽都快急死了。

    陈平安眼神清澈,“柳小姐痴情,我一个外人不敢置喙,可是如果因此而将整个家族置于危险境地,万一,我是说万一,柳小姐又所托非人,你抛却一片心,对方却是有所图谋,到最后柳小姐该如何自处?即便不说这最极端的万一,也不提柳小姐与那外乡少年的真心相爱、海枯石烂,我们只说一些中间事,一只香囊,我看了,不会减少柳小姐与那少年的情爱半点,却可以让柳小姐对柳氏家族,对狮子园,良心稍安。”

    陈平安言语之间,其实想起了第一次远游大隋,随行的朱河朱鹿那对父女。

    少女朱鹿便是为了一个情字,心甘情愿为福禄街李家二公子李宝箴飞蛾扑火,毅然决然,不管不顾,什么都舍弃了,还觉得问心无愧。

    柳清青眼眶通红,颤颤巍巍递出那只心爱香囊。

    心中对情郎的愧疚越来越浓重,交出香囊好似剐了心肝,两手空空,心更空落落的,便扭头落泪。

    陈平安接过香囊,细看之下,五色彩丝,其中黑丝先前飘落在地的狐毛材质,其余四种则暂时不知根脚。

    打开香囊,里边只是些乞巧物件,陈平安怕自己眼皮子浅,看不出里边的神神道道,便转头望向石柔,后者亦是摇头,轻声道:“香囊如同夜间亮起的一盏灯笼,可以方便那狐妖寻找到这位小姐,里边的东西,应该没有太多说头。”

    陈平安将香囊递给石柔,“你先拿着。”

    除此之外,陈平安还凭空取出那根在倒悬山炼制而成的缚妖索,以蛟龙沟元婴老蛟的金色龙须作为法宝根本,在世间千奇百怪的法宝当中,品相也算极高。石柔一手接过香囊收入袖中,一手持瞎子都能看出不俗的金色缚妖索,心中稍稍少去怨怼,香囊在她手上,可不就是祸水牵引在身,只是多了这根缚妖索傍身,还算陈平安对她“物尽其用”之余,弥补一二。

    陈平安对柳清青说道:“还请柳小姐让我们把把脉,许多山上术法,隐蔽极深,只以望气之法,看不出端倪。”

    先是步入闺阁,再要她交出香囊,现在还要有那肌肤之亲。

    柳清青心中悲苦至极,满脸泪水,对陈平安怒目相视,哽咽道:“你们不要得寸进尺!是不是把脉之后,还要我脱了衣裳,你们才肯罢休?”

    陈平安心平气和道:“当然不会。”

    柳清青恼羞成怒,扭转腰身,趴在花鸟镜台上,肩膀颤抖,泣不成声,断断续续道:“我要见我爹……他如果在这里……不会任由你们这些人肆意羞辱我。”

    陈平安想了想,对石柔说道:“我替你护驾,你以本来面目现身,再帮她把脉。”

    石柔虽然对陈平安怀有种种成见,但是有一点,石柔并无任何怀疑,那就是陈平安只要嘴上说了,就会做得很实在。

    所以婢女赵芽只见那老人身躯当中,飘荡出一位彩衣大袖的美人,亦真亦假,让她看得惊心动魄。

    赵芽赶紧喊道:“小姐小姐,你快看。”

    柳清青转过头之前,擦了擦脸上泪水,然后看到一位姿容犹在她之上的陌生女子。

    而先前那位老者则在原地纹丝不动,仿佛在打盹酣睡中。

    石柔面无表情,“伸出手来。”

    柳清青痴痴呆呆,抬起手臂。

    石柔抓住柳清青好似一截雪白莲藕的手腕。

    在石柔查看柳清青体内气机流转之时,继续仔细打量这间屋子的陈平安,突然发现那婢女在朝自己打眼色,顺着赵芽的暗示视线,陈平安看到了一盒尚未收入抽屉的精美小盒,好似女子的装胭脂水粉的盒子,陈平安默不作声,挪动脚步,打开一看,里边装有几颗药丸,散发出微微荤腥气息,陈平安便假装刚刚凑巧发现,转头对柳清青问道:“敢问柳小姐,里边这些药丸,是狮子园自家补药,还是外来仙师赠予?”

    赵芽觉得这位背剑的年轻公子,真是心思活络,更善解人意,处处为他人着想。

    换成之前那些其他仙师,个个趾高气昂、恨不得在自己额头贴着“神仙”二字不说,还喜欢当着自家小姐的面,一口一口狐妖孽障,落在小姐耳中,如何不刺耳伤心。

    柳清青怯生生道:“是他送我的定心丸,说是能够温补身子,可以安神养气。”

    石柔其实早早闻道了那股刺鼻药味,瞥了眼后,冷笑道:“定心丸,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定心丸吗?这是世间养鬼和制作傀儡的旁门丹药之一。服用之后,活人或是鬼魅的魂魄逐渐凝固,器格定型,原本游走不定、自由自在的三魂七魄,就像制造瓷器的山野土壤,结果给人一点点捏成了器物胚子,温补身子?”

    石柔笑意讥讽:“当然,也有可能是柳小姐的情郎,会说这是山上仙家,修补家族晚辈先天不足、根骨不全的一门上乘秘法,帮助没有修行资质的凡夫俗子,一步登天。这种话,不全是假,只不过舍得这么做的山上洞府,要么是出息不大的小门小户,要么是处境不妙,忧患重重,必须要多出些走捷径的后进修士。毕竟服用了又名为‘断头丹’的定心丸,后患无穷,被天地厌弃,人是半死人,鬼是半活鬼,人不人鬼不鬼,最狠的手段,是成为承载山水灵气的好容器之后,给人打碎了钱罐子,将钱罐里边的钱财一扫而空,至于破碎罐子下场如何,呵呵,要么魂飞魄散再无来世,若是死后一点灵光不散,必成厉鬼。”

    石柔说得直白。

    听得赵芽脸色惨白。

    柳清青先是心中大怖,只是仍然不愿死心,很快就帮自己找到了合理解释,只当是这位女子眼界不高,看不出定心丸更深层次的妙用。

    陈平安脸色阴沉。

    这种仙家手法。

    与骊珠洞天的烧制本命瓷,难道不像?

    如果说陈平安起先改变路线,不去京城,选择来狮子园趟浑水,是为了河伯祠庙递香人说的那个读书人,为了那句“有妖魔作祟处,必有天师桃木剑”,是因为陈平安想着好朋友张山峰,是那龙虎山外姓天师,若是张山峰没有跟随师父去往龙虎山,听闻此事,一定会来此。

    那么现在陈平安还真就不信邪了,一个说不定连狐妖身份都是伪装的祸害,真能够为非作歹,搬弄山水气运和觊觎柳氏一家文运不说,还要害人性命,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歹毒,简直就是死上一次都不够。

    陈平安去门口那边,先让裴钱走入闺阁,再要朱敛立即去跟狮子园讨要朝廷官家金锭,研磨成粉,制作出越多越好的金漆。

    他要画符压胜!

    ————

    身为狮子园一带土地公的老妪,没有跟着去往绣楼,理由是闺阁有了陈仙师坐镇,柳清青肯定暂时无忧,她需要庇护柳老侍郎在内的众多柳氏子弟。

    在柳氏祠堂内,没了五条狐妖绳索禁锢的老妪,神完气足。

    事实上,柳氏历代家主,都认识这位年岁比狮子园还大的柳树娘娘,每年祭奠先祖的丰盛香火供奉当中,都有这位庇护柳氏的神灵一大份。

    此时祖宗祠堂内,人满为患,许多原本没有资格走入其中的仆役,仍是被柳老侍郎让管家老赵一并带来。此事若是传出去,少不得就是柳老侍郎被戴上一顶“有辱斯文,亵渎祖先”的高帽。

    柳老侍郎和二十余位柳氏族人,此刻都在祠堂僻静处相聚,许多人还是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位柳树娘娘。

    除此之外,还有两位在这座狮子园居住多年的外姓人,站在最边缘的地方,并不会对柳氏家事指手画脚。

    狮子园有家塾,在三十年前一位德高望重的士林大儒辞任后,又聘请一位籍籍无名的教书先生。

    这也是一桩奇事,当时庙堂和文林,都好奇到底哪位硕儒,才能被柳老侍郎看得起,为柳氏子弟担任传道授业的师长。

    只是后来柳老侍郎的长子,科举顺遂却不瞩目,只是进士出身,名次还很靠后,笔下的制艺文章,以及诗词歌赋,都算不得出彩,比起妙笔生花的柳老侍郎,可谓虎父犬子,所以对于那位新先生的身份猜测,就都没了兴致,倾心教出来弟子如何一般,当先生的,能好到哪里去?

    至于柳清山,年幼就如父亲柳敬亭一般,是名动四方的神童,文采飞扬,可这是自家本事,与先生学问关系不大。

    这会儿柳敬亭与柳树娘娘起了争执。

    柳树娘娘的看法,是无论如何,都要努力争取、甚至可以不惜脸面地要求那陈姓年轻人出手杀妖,万万不可由着他什么只救人不杀妖,必须让他出手铲草除根,不留后患。

    柳敬亭便说了女冠出手灭去狐妖幻象的事情。

    柳树娘娘报以冷笑,一个外乡道姑,狮子园若是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她身上,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大女儿柳清雅便弱弱说了句,可是那陈仙师也是外乡人啊。

    柳树娘娘斜眼看了一下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吓得后者赶紧闭嘴。

    然后老妪一句话引人深思:“那陈姓年轻人,好歹是个读书人!”

    柳敬亭一番权衡后,仍是不愿以各种违心的龌龊手段,将那年轻人与狮子园绑在一起。

    柳树娘娘便指着这位老侍郎的鼻子大骂,毫不留情面,““柳氏七代,辛苦经营,才有这份光景,你柳敬亭死了,香火断绝在你手上,有脸去见列祖列宗吗?对得起狮子园祠堂里边那些牌位上的名字吗?为保唐氏正统死谏,杖毙而死,为救骨鲠忠臣,落了个流徙三千里而死,为官造福一方,在殚精竭虑、心血耗尽而死,需要我给你报上他们的名字吗?”

    柳敬亭满脸愁苦。

    老妪继续骂道:“你要是脸皮不厚,端着狗屁老侍郎的架子,那你们柳氏就绝对迈过不去这个坎,你柳敬亭死则死矣,还要害得狮子园改姓,子女流散,藏书楼那么多孤本善本,到了柳清山这一辈人的暮年,最后能够留下几本?”

    柳敬亭无言以对。

    其他人就更不敢说话了。

    沉默许久,氛围凝重。

    最后是一瘸一拐的柳清山向前走出数步,对老妪说道:“柳树娘娘,似乎说错了一点。”

    老妪眯起眼,“哦?小娃儿何以教我?”

    柳清山沉声道:“我柳氏能够传承至今,香火不绝,正是先祖立身之正,留下祖训家规,子孙恪守之严,才有今天狮子园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若是今日违心行违礼事,就算侥幸保住了这座狮子园,可我柳氏家风,从今日起,就已不正。”

    老妪大笑不已,讥讽道:“小娃儿别以为读过几本书,就有本事与老朽聊这些有的没的,人都死光了,百年之后,除了那本狮子园文集,谁还惦念你们落难的柳氏!”

    不给书生柳清山说话的机会,老妪继续笑道:“你一个无望功名的瘸子,也有脸皮说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屁话,哈哈,你柳清山如今站得稳吗你?”

    柳清山当初为了救下妹妹,与道观老神仙一起偷偷离开狮子园,去寻觅真正的正道仙师,却在半路惨遭祸事,瘸腿是身体之痛,但是就此仕途断绝,所有抱负都付诸流水,这才是柳清山这个读书人最大的苦痛。为此,婢女赵芽在绣楼那边,都没敢跟小姐提起这桩惨事,不然从小就与二哥柳清山最亲近的柳清青,一定会愧疚难当。事实上柳清山在被人抬回狮子园后的第一时间,就是要求父亲柳敬亭对妹妹隐瞒此事。

    这会儿被柳树娘娘这位庇护狮子园两百多年的土地公,当场揭开心头的伤疤,饶是柳清山这样瘸腿之后在所有外人面前,不曾有半点失态的读书人,也脸色铁青,双拳紧握。

    老妪继续在年轻书生伤心处撒盐,“瘸腿之前,我还敬你三分,瘸了腿,你柳清山这辈子,就注定是个躲在狮子园混吃等死的废物,我劝你还是趁早摘下书斋那副对联吧,不嫌笑话?!”

    柳敬亭黑着脸,“柳树娘娘,请你老人家适可而止!”

    老妪冷哼一声。

    柳敬亭拍了拍二子肩膀。

    柳清山泪眼朦胧,对生平最敬重的父亲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低下头去,满脸泪水。

    人生天地间,大丈夫泪目,必是心碎时。

    狮子园家塾有两位先生,一位不苟言笑的迟暮老者,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儒士。

    后者皱眉。

    老人轻轻摇头,中年儒士便默然。

    一直等在绣楼底下那边的管家老赵匆忙跑入祠堂,到了柳老侍郎和柳树娘娘这边,抹了把额头汗水,笑道:“陈公子要我们狮子园准备画符用的金漆,需要官家金锭研磨成粉末,陈公子说是多多益善,然后在小街绣楼那边画符。”

    老妪厉色道:“那还不快去准备,这点黄白之物算得了什么!”

    老管家转头望向柳敬亭。

    老侍郎点头道:“去吧。”

    老侍郎突然喊住老管家,快步走出,“老赵,我随你一同前往,再喊上些胆大的青壮汉子,不过都要他们自愿才行。”

    不曾想老妪一把按住老侍郎肩头,“你去?柳敬亭你失心疯了不成?万一那狐妖破罐子破摔,先将你这主心骨宰了再跑,即便你女儿活了下来,届时狮子园形势仍是糜烂不堪的破摊子,靠谁支撑这个家族?靠一个瘸子,还是那以后当个郡守都勉强的庸才长子?”

    柳敬亭满脸怒气。

    真当他柳敬亭这么多年的宦海生涯是吃干饭嘛,眼前这土地公如此火急火燎,图什么?归根结底,还不是担心狮子园柳氏那点香火断了,就会牵连她的金身大道?!

    老妪见柳敬亭罕见动了肝火,微微犹豫,软了口气,好言相劝道:“书生不也告诫你们读书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柳敬亭一介文弱书生,能够搬动几颗金锭,比不上任何一位狮子园护院打杂的青壮男子,你去了有何用?就不怕狐妖将你抓住,胁迫狮子园?”

    柳清山猛然抬头,眼神坚毅道:“我去,即便搬不动多少金锭,可一旁盯着,总能免去些纰漏。”

    柳敬亭帮这个儿子正了正衣襟,“小心些。不当官,又如何,心术不正却窃据高位的读书人,早已不算真正的读书人,我儿子瘸了腿,当不了官,却还是能够当一辈子读书人,既然无法治国平天下,那就做好修身齐家,做得到吗?”

    柳清山终于有了笑意,“爹,这个不难。”

    柳清山跟着老管家,带上一拨几乎人人踊跃的狮子园青壮仆役,神色慷慨激昂,离开这座祠堂。

    柳敬亭看也不看那老妪,走到两位岁数差了一个辈分的外姓先生身前,作揖致谢道:“感谢伏夫子,刘先生,为我柳氏教出一位能够以一身正气传家的读书人。”

    老夫子依然神色木讷,甚至连轻轻点头都没有,好在狮子园对此见怪不怪,老人在谁面前都是这般刻板面容。

    中年儒士笑了笑,“为弟子传道授业解惑,是教书匠职责所在。”

    ————

    一座小院住着四位远道而来的侠义之士,比陈平安更早成为狮子园的座上宾。

    复姓独孤的年轻公子哥,与名为蒙珑的贴身美婢,加上那各自豢养有小狸、碧蛇的师徒修士。

    双方偶遇,一起镇压过一座妖魔横生的山头,独孤公子出力更多,却只拣选了些与文雅沾边的寻常物件,几件珍贵灵器,一大堆神仙钱,都留给了师徒二人。

    师徒私底下掂量了一下,觉得两人性命加起来,应该不值得那位公子哥放长线钓大鱼,便厚着脸皮与这对主仆一起厮混,之后还真给他们占了些便宜,两次斩妖除魔,又有几百颗雪花钱进账。当然,这其中老修士多有小心试探,那位自称来自朱荧王朝的贵公子,则确实是不与人争钱财的脾气。

    公子哥从未出手,说他就是个学了些三脚猫功夫的江湖莽夫,师徒二人又不傻,自然不信。

    但是那婢女几次出手,真是够吓人的。

    她是一名剑修。

    不仅如此,竟然还能够使出传说中的仙堂术法,驾驭一尊身高三丈的夜游神!

    婢女蒙珑,可不是什么童颜永驻的老妖婆,实实在在不到二十岁的女子而已。

    一名即将跻身中五境的剑修。几次狠辣出手的手笔,分明已经达到洞府境的层次。

    拿一名极大希望成为地仙剑修的天才,当做端茶送水的丫鬟,而后者视为天经地义。

    有点脑子的,都知道那独孤公子的身世背景,深不见底。

    只可惜老者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出朱荧王朝有哪个姓独孤的大人物,往南往北再搜罗一番,倒是能翻出两个豪阀、门派,要么是一国庙堂砥柱,要么是家中有金丹坐镇,可比起年轻人已经浮出水面的家底,仍是不太符合。

    思来想去,只当是那座剑修林立的朱荧王朝,沉在水底的老王八太多,年轻人来自某个不喜好张扬的仙家府邸。

    这也是无利不起早的野修师徒,胆敢怂恿主仆二人,前来狮子园降妖的原因所在。

    这会儿,独孤公子站在窗口,看着外边不同寻常的天色,“看来那头狐妖是给那姓陈的年轻人,踩痛尾巴了。如此更好,不用我们出手,只是可惜了狮子园三件东西里边,那幅字画和那只梅花瓶,可都是一等一的清供雅物啊。不知道到时候姓陈的得手后,愿不愿意割爱买给我。”

    婢女蒙珑笑道:“识货的人,都是相中了那件留在柳氏手中是鸡肋的祖传法宝,公子倒好,只想要那不值几颗神仙钱的玩意儿。”

    独孤公子叹了口气,“此间事了,咱们又得奔波劳碌了。”

    蒙珑也是愁眉不展,“公子,咱们这么找人找线索,无异大海捞针,似乎有些难。”

    年轻人无奈道:“又没有其它便捷门路,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法子。我们就当散心好了,一边逛,一边等待山上的消息。”

    蒙珑有些气愤,“愿意说话的,我们找到了,结果什么都不知道。不愿意开口的,一个个来历不小,咱们不好公开身份,招惹不起,那些家伙仗着俱芦洲身份,眼睛不是眼睛的,鼻子不是鼻子的,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多活了一百年几百年,如今境界高一些嘛,要我看呀,不用三十年,公子就可以一只手对付他们。”

    孤独公子没有理会婢女的抱怨,“先找到那个年轻女子再说吧。”

    蒙珑坐在桌旁,闲来无事,摆弄着桌面棋盘上的棋子,胡乱移动,“只知道个姓名,又是那艘打醮山渡船上边,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修士而已,线索实在是太少了。如果不是那位云游僧人说起她,我们更要苍蝇打转。公子,我有些想家了。可不许诓我,找到了那位小修士,咱们可就要打道回府了哦。”

    独孤公子转头打趣道:“呦,你一个下五境练气士,好意思说别人是小修士?”

    蒙珑笑眯眯道:“可奴婢好歹是一位剑修唉。”

    独孤公子瞪眼佯怒道:“剑修这貔貅,吃钱伤感情,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蒙珑掩嘴娇笑,“这话别人说得,公子可说不得。奴婢已经吃掉的神仙钱,且不说将来肯定赚得回来,放在公子家中,还不是九牛一毛?”

    独孤公子摇摇头,“等你真正跻身了中五境,就不会这么讲了。一个地仙剑修,修行路上耗费的天材地宝,最少是一般陆地神仙的双份。”

    蒙珑点点头,轻声道:“主公和主母,确实是花钱如流水,不然咱们不比老龙城苻家逊色。”

    独孤公子气笑道:“胆肥了啊,敢当着我的面,说我爹娘的不是?”

    蒙珑撒娇道:“公子人好嘛,奴婢怕什么。”

    独孤公子笑道:“迟早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公子我就是个冤大头。”

    蒙珑摇头道:“才不要嫁人,嫁给那些绣花枕头作甚,奴婢这辈子只跟着公子了。”

    独孤公子不置可否,转头继续望着天色,“那头狐妖,行事处处透着古怪,很不好对付啊。希望那个年轻人,联手那用刀的女冠,可以有惊无险吧。”

    蒙珑笑道:“公子真是菩萨心肠。”

    独孤公子自嘲道:“我是想着只花钱不出气力,就能买到那两件东西,至于狮子园里里外外,是怎么个结局,没什么兴趣。是好是坏,是死是活,都是自找的。”

    ————

    约莫过去半个多时辰,绣楼那边,朱敛和老管事以及柳清山三人赶到,各自端着一罐酒壶大小的特制金漆。

    绣楼内,石柔阴魂已经返回仙人遗蜕,坐在角落闭目养神。

    裴钱一开始只恨自己没办法抄书,不然今天就少去一件功课,等得十分百无聊赖。

    后来赵芽见小女孩额头贴着符箓,十分有趣,便凑近搭讪,一来二去,带着早有心动却不好意思开口的裴钱,去打量那座鸾笼,让裴钱细看之后,大开眼界。

    老管事和柳清山都没有登楼,一起返回祠堂。

    离开之前,柳清山对绣楼高处作了一揖。

    屋内,陈平安接过毛笔,朱敛在旁边端着装满金漆“墨水”的陶罐“砚台”,率先在一根柱子上画符。

    都是陈平安从李希圣赠送那本《丹书真迹》上学来的符箓。

    笔尖蘸了金漆,笔毫饱满。

    无需陈平安多说,朱敛便抖肩笑道:“公子请。”

    陈平安脚尖一点,手持毛笔飘荡而起,一脚踩在朱敛肩头,在柱子最上边开始画宝塔镇妖符,一气呵成。

    朱敛双膝微蹲,然后再以法袍金醴和水府积蓄灵气,同样一张镇妖符,换了一种方式,再画一张。

    两张之后,陈平安又踩在朱敛肩头上,在屋梁各处画满符箓。

    落地后,在闺阁窗户墙壁、窗户上继续画符,除了最有针对效果的镇妖符之外,还有其余三种,丹书真迹上最入门的静心安宁符和祛秽涤尘符,再就是在门口那边画出的几张阳气挑灯符。

    期间朱敛轻声问道:“公子要不要休息片刻。”

    陈平安摇头不语,“说不定那头大妖已经在赶来路上,不能耽搁,多画一张都是好事。”

    闺阁内画符完毕。

    陈平安才用去大半罐金漆,然后去了屋外廊道,在栏杆美人靠那边继续画镇妖符,以及尝试性画了几张敕剑符和斩锁符,相对比较吃力。

    符胆成了,只是一张符箓大功告成后,灵光持续多久、抵御绵长煞气侵袭浸染是一回事,能够承受多少大妖术法冲击又是一回事。

    陈平安只能如一位勤恳庄稼汉,自家土地瘠薄,不是良田,使得每亩地的收成有效,那就以量取胜。

    罐内还剩下金漆,陈平安脚踩屋外廊道栏杆,与朱敛一起飘上屋顶,在那条屋脊上蹲着画符。

    裴钱总算找到了显摆机会,之前陈平安刚开始画符没几张,就跟婢女赵芽炫耀,双臂环胸,高高扬起脑袋,“芽儿姐姐,我师父画符的本事厉害吧?你觉得有些个花鸟篆,写得好不好看?是不是很有大家风范?”

    赵芽又不是修行中人,看不出这陈平安这一手符箓的功力深浅,可她是小姐柳清青的贴身丫鬟,对于琴棋书画是颇有见地的,真没觉得那位白衣仙师符箓中的古篆字体,写得如何入木三分,不过裴钱都这么问了,她只好敷衍几句,争取不让小女孩失望罢了。

    不料裴钱听完赵芽几句干巴巴的附和言语后,摇头晃脑道:“芽儿姐姐啊,你不懂,我师父的字,好在……有仙气儿!”

    裴钱对自己这个临时蹦出的说法,很满意。

    赵芽忍俊不禁,故作恍然道:“原来如此,怪我眼拙,没办法,毕竟不是你们山上神仙,看不出真正的门道。”

    裴钱一眼看穿她仍然在敷衍自己,偷偷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说什么了,继续去趴在桌案上,瞪大眼睛,打量那只鸾笼里边的风景。

    大眼瞪小眼。

    鸾笼内许多古怪精魅都飞出了阁楼,一起看着这个黑炭小女孩。

    赵芽走到柳清青身边,惊讶道:“小姐,你感觉到了吗?好像屋内清新、亮堂了许多?”

    柳清青苦涩道:“我没感觉。”

    赵芽搬了凳子坐在她身边,轻轻握住自家小姐的冰凉小手。

    陈平安和朱敛飘落回屋外廊道,两手空空的朱敛,让石柔去抱起剩余两罐金漆,石柔不明就里,仍是照做,这位八境武夫,她如今招惹不起,先前小院朱敛杀气冲天,全无掩饰,矛头直指她石柔,其实让她十分惊恐。

    裴钱看到满脸汗水的陈平安,赶紧跑过去,“师父,我给你擦擦汗?”

    陈平安笑着摇头,“我要和石柔去狮子园各地继续画符,如此一来,一有风吹草动,符箓就会响应。这边有朱敛护着你们,不会有太大危险,狐妖即便来此,只要一时半会撞不开绣楼门窗,我就可以赶回来。”

    裴钱拍了拍腰间竹制刀剑,点头道:“师父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柳小姐和芽儿姐姐的!”

    陈平安拍了拍她小脑袋,轻声道:“先保护好自己。”

    裴钱笑开了花。

    朱敛微笑不语。

    方才在屋顶上,陈平安就悄悄叮嘱过他,一定要护着裴钱。

    那份言下之意。

    让朱敛觉得很舒心。

    真要跟了个一步步走向道德圣人、志在文庙神位的少爷,朱敛只会糟心不已。

    陈平安带着石柔一起从绣楼飘落到院子。

    陈平安要石柔将其中一只陶罐教给她,“你去提醒独孤公子那拨人和那对道侣修士,如果愿意的话,去祠堂附近守着,最好挑选一处视野开阔的高处,说不定狐妖很快就会在某地现身。”

    石柔默默离去报信。

    在狮子园一处拱桥,两头分别站着黑袍少年和法刀女冠,两两对峙。

    俊美少年一手按住桥栏,收下栏杆化作齑粉,“臭道姑,你真要铁了心拦我?”

    女冠站在桥栏上,摇摇头,“拦阻?我是要杀你取宝。”

    俊美少年脸色微变。

    师刀房女冠冷笑道:“贪图人间文运,你这妖物,越过雷池可不止一步半步。”

    俊美少年咬牙切齿道:“你就不好奇为何我作为妖物,却能够在这唐氏皇帝卧榻之侧的京畿之地,大摇大摆谋划此事?”

    中年女冠按住腰间那把法刀,“世俗琐碎,与我无关。”

    </br>

    </br>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