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剑来 第二百二十章 山水印

第二百二十章 山水印

    老妪正在灶房忙碌,看到陈平安的身影后,有些讶异,君子远庖厨,这可是圣人教

    诲,虽然也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讲究,但不意味着君子贤人们,会自己动手下

    厨。不过老妪很快释然,眼前少年远游四方,风餐露宿,再者看着也不像是书香门

    第的孩子,但是老妪还真不觉得陈平安能帮上大忙,便让他帮着做些择菜的活计,

    顺便帮着盯着炖菜的火候,陈平安没有坚持什么,就帮着打杂,最后温暖的灶房

    内,砧板上发出老妪娴熟切菜时的清脆声响,咄咄咄,陈平安坐在小板凳上剥春

    笋,带着清新的草木香味。

    老妪随口问道:“陈公子,你的左手怎么了?”

    陈平安瞥了眼包扎有棉布的左手,笑道:“不小心摔了跤,不碍事。”

    老妪难得有人跟自己聊天,便笑道:“雨天地滑,害公子受伤了。咱们这栋宅子

    啊,本就有些年头了,先前又是虎狼环视的艰难处境,更不敢大肆张扬,至多就是

    院墙的缝缝补补,夜间也很少挂灯笼,这么多年,怕吓着了老百姓,不敢请砖瓦匠

    人过来帮忙,都是我胡乱捣鼓的,手艺当然很差,好些个青石地砖,坑坑洼洼,连

    平整都算不上,这要是在州郡大城里的大家门户里头,不说自家人瞧着碍眼,若是

    给别家人看见,会被笑话死的,背后肯定要嚼舌头的,什么难听的话都会有,好在

    老爷和夫人从来不计较这个,这是我的福分。”

    老妪的语气平缓,如静水流深,百年光阴,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一点点沉淀在

    心田了。

    这是我的福分。

    这应该就是老妪最自己人生的盖棺定论。

    陈平安轻声道:“宅子能有老婆婆你忙前忙后,也是他们夫妇二人的福气。”

    老妪愣了一下,带着笑意,转头打趣道:“你这孩子,瞧着憨厚本分,怎么也这么

    会说话?”

    陈平安已经将所有剥好的春笋,都放在一只干净竹篮里,抬头道:“老婆婆,我说

    的是实话啊。”

    老妪看着少年那双清澈有神的眼眸,嗯了一声,转过身去,脸上笑意更多了一些,

    随口道:“陈公子,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啊,咱们彩衣国胭脂郡城那边的女子,可是

    出了名的好看漂亮,若是不着急赶路,可以去那边逛逛庙会什么的,说不定就有一

    段美好姻缘喽。再说公子你虽然武道境界不高,可在胭脂郡这般无正神无地仙的小

    地方,真不算差了,若是愿意扎根在此,当个将军都尉什么的,绰绰有余,到时候

    娶一位书香门第里的大家闺秀,不也挺好。”

    陈平安有些羞赧,嚅嚅喏喏,不敢搭话这个话题。

    老妪转过头,瞥了眼眉眼颇为周正秀气的少年郎,会心一笑,轻声道:“知道喽,

    陈公子肯定是有心爱的姑娘了。”

    陈平安憋了半天,红着脸问道:“老婆婆,如果我喜欢的那个姑娘,曾经问过我喜

    不喜欢她,我当时说不喜欢,结果现在去找她,再跟她说我喜欢她,你说她会不会

    觉得我是个骗子啊?”

    “陈公子你这话说得可真绕。”

    老妪情不自禁笑出声,一锅菜闷着,她便坐在灶台旁的小凳上,笑问道:“那你当

    时为什么不说喜欢她?胆子小,难为情?还是觉得点头说是,会在姑娘面前丢了面

    子,所以故意逞英雄?”

    陈平安自信认真地想了想,给出一个诚心诚意的答案,“我傻呗。”

    老妪这下子是真被逗乐了,笑得整张苍老脸庞都柔和起来,“我觉得你喜欢的那个

    姑娘,应该不会生气的。一个姑娘,如果有被人喜欢,而且那个人喜欢得干干净

    净,怎么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陈平安有些苦恼,将一竹篮子春笋端到灶台旁边,“可是那个姑娘跟我说过,她只

    喜欢大剑仙……”

    老妪忍住笑,“呦,那可真是难为你了,大剑仙,怎么都该是第六境的神仙,我家

    公子天资多好,曾经还在神诰宗那样高高在上的洞天福地修行,也不曾跻身中五

    境,达到传说中的洞府境,陈公子,婆婆给你一个建议,你就跟那个姑娘商量商

    量,看不能把大剑仙这个要求,变成小剑仙,一般的剑仙?比如洞府境太高了,四

    境五境怎么样?要知道天底下的剑修,境界再低,还是很吃香的,四境五境已经很

    了不起。”

    陈平安欲言又止。

    宁姑娘所谓的大剑仙,肯定最少最少也是十二境啊!

    哪怕宁姚真再好商量,答应自己给往下降一降,估计怎么也得是风雪庙魏晋那种剑

    仙境界吧?

    陈平安叹了口气,突然提醒道:“婆婆,菜好了。”

    老妪赶紧起身,掀开锅盖,很快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山珍野味就进了菜盘,让陈平安

    端着那盘下酒菜,送去三进院子的正房大堂,还让他送完这碟菜就不用回来,就在

    那边吃菜喝酒,之后她来端菜送酒便是,陈平安一溜烟跑去又跑回,看到老妪佯装

    生气的模样,陈平安笑问道:“老婆婆,我来拿酒,而且我跟杨老爷打过招呼了,

    他答应送我酒喝……”

    说到这里,陈平安摘下酒葫芦,晃了晃,笑容灿烂道:“装满为止。”

    老妪从一只红漆老旧橱柜拿出酒勺子,然后笑着指了指墙根几只大酒坛子,“搬一

    坛子没开的过去,边上有一坛子是开了泥封的,还剩下小半坛子的自酿土烧酒,你

    可以装酒葫芦里,怎么都够的。”

    随后老妪便不管蹲在墙角勺酒入葫芦的少年,自顾自炒菜,最后陈平安打了声招

    呼,就捧着一酒坛离开灶房。

    老妪笑着转头看了眼,少年腰间的朱红色酒葫芦,老旧平常,并不起眼,这孩子小

    小年纪,就是个酒鬼啦?

    就不知道见着了那位心仪的姑娘后,是变成一葫芦的喜酒,还是断肠酒喽。

    不过老妪当然还是希望少年能够得偿所愿,如公子小姐这般成为老爷夫人。

    三进院子的正房,其乐融融。

    古宅男女主人,伥鬼杨晃和名为莺莺的树魅女鬼,坐在左手边,大髯刀客被请为上

    座,徐远霞是豪爽性子,也懒得推脱,道士张山峰坐在右边,陈平安端菜送酒过去

    后,便开始畅饮,女鬼便有些滑稽了,极长的树根从绣楼那边如青藤蔓延,从房门

    绕入正堂,为了不扫兴,她还有意带了厚实面纱遮掩容貌。

    大髯刀客先前便问过了是否有什么仙家法术,能够帮助那位可怜女子恢复容颜,杨

    晃苦笑摇头,并不藏掖真相,详细说过了其中缘由,原来涉及到神诰宗的青词宝

    诰、一桩旁门左道的阵法秘术,以及古榆国祖宗榆树的木芯,极为驳杂絮乱,最关

    键在于古宅阵法与古榆木芯融为一体,无法挪动了,而此地方圆数百里的山水气

    数,本就是一处乱葬岗,两百年前彩衣国遇上一桩可怕瘟疫,十数万人染病暴毙,

    大多胡乱随意葬在胭脂郡此地,历代彩衣国皇帝都希望改变此地风水,但是哪怕当

    初一位观海境的道家神仙,云游经过彩衣国,被皇帝召见,亲临此地,诸多布置,

    光是两次罗天大醮,就耗费了近百万两银子,只可惜好了没几年,便又恢复成瘴气

    横生、鬼魂游荡的凄厉场景,真是神仙都束手无策。

    根子还在这处地界的风水之上,既是女鬼的救命药,也无异于饮鸩止渴,终有一天

    会堕入恶鬼,这一点伥鬼杨晃直言不讳,女鬼亦是坦然,原来夫妇二人早已约好,

    真到了那一天,便双双自尽,以免祸害一方百姓。

    其实古榆木芯天生清洁,只是他当时着急换留住女鬼莺莺的魂魄,加上之后病急乱

    投医,才使得她只能一步步魂魄恶化,若是能够持续汲取天地清灵之气,其实她有

    望恢复灵性,甚至反哺当地气运,成为类似淫祠山神的存在,但是她的神祇本性,

    因为古榆树的关系,必然与姓秦的截然不同,她是造福一方,秦姓山神却只能是腐

    坏山水。

    最后杨晃豁达笑言,最多再有三十年,这栋宅子就该无人无酒也无菜了,所以希望

    徐远霞在内三人,最好在这之前多来此地,好歹还能有个干净厢房被褥作为歇脚的

    地方,还能如今夜这般天南地北,相谈甚欢。

    涉及到一地数百里山水的庞大气运,大髯刀客和道士张山峰都无言以对,实在拿不

    出行之有效的法子,因为只有十境练气士,才有资格对此“指手画脚”,十境可称

    圣,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最早是世俗王朝的恭维奉承,因为上五境的神仙实在太

    过少见,十境修士却需要牢牢占据灵气充沛的洞天福地,需要长时间积攒修为,面

    壁破境,偶尔也会跟山下的帝王将相打打交道,因此儒家圣人,道家的陆地神仙,

    佛家的金身罗汉,这些俗称,皆在此列。

    陈平安如今喜欢喝酒不假,但是每次喝得不会太多,大髯刀客却是大碗喝酒大块吃

    肉的性格,道士张山峰酒量比陈平安还不如,偏偏脸皮子薄,被杨晃和徐远霞一劝

    两劝,就半碗半碗一口饮尽,使得陈平安最后只敢每次给他倒些许烧酒,即便如

    此,背负桃木剑的年轻道士还是摇摇晃晃,满脸红光,说话嗓音也大了许多,跟大

    髯汉子聊江湖见闻,跟士族出身的伥鬼杨晃聊诗词,很是开心。

    老妪隔三岔五就会端来一盘菜肴,见一坛子酒空了,又去搬了一坛过来。

    主宾尽欢。

    在第二坛酒就快要见底的功夫,一声哀嚎骤然响起,“楚兄楚兄!你上哪里去了,

    莫要抛下我一个人在此啊!”

    很快又有哭腔响起,“小道士,姓陈的,你们怎的也不见了,难道是给恶鬼妖魔抓

    了吃掉吗?不要啊,宅子里的妖怪,你们要吃人,就一起吃啊,不要最后单独吃我

    啊……”

    老妪当时正端来一盘菜,就要去安抚那个姓刘的官家子弟,解释缘由。

    陈平安赶紧起身说他去好了,老妪一想也对,若是她去了,估计那个可怜书生就要

    吓昏过去了。

    刘姓书生被陈平安拉着走入三进院子的时候,两腿颤颤,嘴唇铁青,瞧见了大髯刀

    客后,稍微好转,只是当他看见后门绕入正堂的恐怖树根,两眼一翻白,差点就要

    晕厥,被陈平安加重力道握住胳膊,立即给疼醒过来,书生哭丧着脸抱怨道:“让

    我晕过去就好了啊。”

    陈平安没好气道:“实在不行,就喝酒壮胆去,醉死拉倒,这点胆量总该有吧?”

    刘姓书生苦兮兮道:“可以没有吗?”

    陈平安给气笑,斩钉截铁道:“不可以!”

    小心翼翼看着少年的脸色,不像是为虎作伥的,刘姓书生哀叹一声,给自己打气

    道:“喝就喝!便是断头酒也是酒!”

    上了酒桌,刘姓书生便低头不敢见人,只管喝酒。

    大髯刀客笑问道:“你这书生,运气怎么这么背,交了那么个不地道的精怪朋友?

    还一路游山玩水,把你骗到这里来,不过你能够活到现在,跟咱们一起喝酒,也算

    你福大命大,看你穿着,是彩衣国的富家子弟?”

    刘姓书生颤声道:“家父是胭脂郡的太守,但是家里真没钱,算不得富家子弟。”

    大髯刀客哭笑不得,“怎么,我徐某人像是那种劫匪草寇?!”

    读书人抬起头瞥了眼大髯汉子,心想不能更像了。

    大髯刀客不再吓唬这个文弱书生,突然有些担忧,“杨兄,那老道士当真会解决了

    淫祠山神?会不会故意放过,留下来恶心你们?”

    男人摇头笑道:“既然此事有那位傅师叔盯着,神诰宗外门那边就一定会追查到

    底,何况每一拨外门子弟的下山磨炼,最终结果的勘验评定,极为缜密严谨,容不

    得赵鎏擅自主张。”

    杨晃突然脸色微变,“我现在只担心淫祠山神在官府那边有靠山,若是赵鎏弯弯肠

    子,打着不愿仗势欺人的幌子,然后跟州郡高官商议此事,说是商议,其实是私下

    相授,估计就悬了。一旦赵鎏最后说服彩衣国朝廷和礼部,主动要求留下那座淫

    祠,甚至干脆转为正统山神,成为一方山水正神,就会很棘手。虽说彩衣国的五岳

    正神,比不得大国王朝的同类,只是六境练气士的修为,在自家地盘上,才能发挥

    出观海境的实力,此地姓秦的那位,毕竟是塑有金身的山神,只要赵鎏从中作梗,

    帮着他名正言顺获得皇帝敕命,说不定拥有洞府境的实力。来自神诰宗的仙师,随

    便说几句话,彩衣国皇帝都会好好掂量的。”

    说完这些,大髯刀客、道士张山峰和陈平安,几乎同时望向那个战战兢兢的读书人。

    读书人有些茫然,什么五岳正神、淫祠山神,什么洞府境观海境,他一个都听不明

    白,怯生生说道:“我爹只是个四品郡守,什么山神不山神的,我爹估计听说都没

    听说过,他帮不上忙啊。”

    大髯刀客笑道:“放心,不是要你爹帮忙,只是防止他帮倒忙而已,明天一大早,

    我就陪你返回胭脂郡城,快马加鞭去拜见郡守老爷,怎么都别让那赵鎏捷足先登,

    相信只要赵鎏在郡守府见着了我徐某人,就会心里有数了,晓得他的算盘打不响,

    便是打响了,也要小心咱们去神诰宗闹,学那老百姓在官衙门口鸣冤击鼓,口呼青

    天大老爷要为民做主啊。”

    说到最后,大髯刀客自己大笑起来。

    伥鬼杨晃站起身拱手道:“那就先行谢过徐兄!”

    大髯刀客突然脸色古怪,喝了口酒,闷闷道:“徐什么兄,我这岁数给你当孙子都

    嫌大了!”

    杨晃哈哈笑道:“英雄不问出身,朋友不论岁数!”

    便是那位女鬼,都有些轻微笑声从面纱后渗出。

    把好不容易积攒出一点胆气的文弱书生,又给“凄恻缠绵”的笑声吓得脸色惨白。

    当晚,年轻道士喝高了,名叫刘高华的读书人没敢敞开了喝,生怕这一醉倒就再也

    看不到明早的太阳了。最后四人同住二进院子,陈平安和张山峰隔壁厢房,读书人

    和大髯刀客成为邻居。

    一夜无事。

    天亮时分,道士张山峰起床推门,看到陈平安已经在院子里练习走桩,比起初次相

    逢的时候,感觉像是越来越慢了。

    吃过了老妪准备的早餐,四人便一起告辞离去,因为日头高升,而古宅男女主人因

    为不喜阳光,就没有出门送行,站在绣楼那边,远远挥手。

    大髯汉子打着哈欠,眯眼看着越来越耀眼的日头,懒洋洋道:“又是新的一天了。”

    道士张山峰在跟书生刘高华聊着胭脂郡的风土人情,刘高华在走出这栋古宅后,整

    个人的精神气就浑然一变,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滔滔不绝,跟年轻道人聊得不亦乐乎。

    陈平安突然转身走到门槛那边,对老妪轻声说道:“老婆婆,如果,我是说如果有

    了麻烦事情,你可以寄信到最北边的大骊龙泉县,寄给披云山一个叫魏檗的……人,

    就说杨晃大哥是我的朋友,陈平安欠了你们好多酒呢。”

    老妪笑着点头,虽然没有当真,可还是没有拒绝这份好意。

    有些善意,就跟春寒料峭的阳光一样,虽说在与不在,差别不是很大,可为什么要

    拒绝呢?

    陈平安伸出手,递过去七八颗雪花钱,“大骊龙泉与彩衣国,路途遥远,这是到时

    候老婆婆你寄信的钱。”

    这栋宅子,早已耗尽了杨晃所有家底,处处捉襟见肘,故而连酒水都是自酿,菜肴

    都是老妪去远处采摘而得。

    老妪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那几枚雪花钱。

    寄信去往宝瓶洲最北边的大骊王朝,当然花钱不少,可却也绝对不需要耗费七颗雪

    花钱的夸张地步。

    但是少年一把钱币递过来,它们就跟市井坊间的铜钱似的,就这么一小把,不多不

    少的。好像拒绝了,或是故意少收几颗,略显不近人情,或是矫情,即便大大方方

    收下了,也不至于如何欠下天大的人情。

    老妪一时间有些唏嘘,年纪这么小,就晓得照顾别人的感受,也不晓得小时候吃了

    多大的苦,才有这份分寸火候。

    道士张山峰笑着招呼道:“陈平安,走啦!”

    陈平安唉了一声,跟老妪告别,跑出去一段距离后,突然转身望向绣楼那边,大声

    喊道:“书上说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绣楼那边的伥鬼女鬼,相视会心一笑。

    虽然夫妇二人早已不是“人”,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背负剑匣腰悬葫芦的少年,就那么倒退着跑去,再一次跟老妪挥手告别,“婆婆,

    春笋炒肉做得好吃极了!下次我还来啊!”

    老妪站在门口,笑容温暖,看着那个沐浴在阳光里的少年,轻轻唉了一声。

    ————

    一行人到了胭脂郡城的太守府,郡守大人正在官厅那边处理政务,大髯刀客和道士

    张山峰坐在素雅简朴的客厅,喝着婢女送来的茶水,刘高华则带着陈平安一路去往

    他爹的书房,做贼似的,因为陈平安跟他讨要了一幅胭脂郡堪舆图,而且必须是朝

    廷盖章的那种地图,刘高华虽然不明就里,但是想着这次能够或者离开古宅,还亲

    眼见识过了精怪鬼魅,还他娘的跟她坐在一张酒桌上喝了酒,一想到这个,刘高华

    就豪气冲天,看谁谁顺眼,便拍胸脯答应下来,要帮陈平安偷出一幅彩衣国胭脂郡

    的堪舆图,结果陈平安二话不说给了他五十两银子,刘高华原本想要说一场患难之

    交,谈钱伤感情,结果一看那些沉甸甸的银锭,顿时觉得伤感情就伤感情吧,反正

    以后重逢见面的机会也不大了。

    刘高华蹑手蹑脚领着陈平安来到书房,关上门后,一阵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抽出一

    幅老旧卷轴,正是古色古香的一幅胭脂郡堪舆图,是一幅候补图,这也正常,这类

    朝廷钦天监绘制的形势图,两幅正选图,一幅必然悬在官衙大堂,另一幅则是交由

    当地武将保管,只有这幅候补图才会放起来吃灰尘。

    陈平安确认无误后,点头道:“是这个了。”

    他要花五十两银子,来买一个极小极小的可能性。

    齐先生曾经说过,如果看到瞧着舒服的形势图,就可以拿出那一对山水印,往上一

    盖,无需印泥即可。

    陈平安问过了书生那栋古宅在地图上的方位后,便找了个借口,让刘高华去书架那

    边挑几本山水游记的书籍,趁着书生转过身去,陈平安手心瞬间多出一对好似“山

    水相逢”的对章,正是齐静春雕刻篆文而成,印章质地,则是最好的骊珠洞天蛇胆石。

    陈平安朝着两枚印章,重重呵了一口气,然后看准古宅所在位置,啪一下轻轻压下。

    然后没看出什么花头异样,陈平安便卷起形势图,夹在腋下,对刘高华说道:“行

    了,咱们赶紧走吧,免得你爹发现,到时候我可不管,给过了钱,不会还你的,你

    被郡守大人打得半死,我最多支付药材钱。”

    刘高华随便拿了两本书丢给陈平安,一起离开书房。

    陈平安悄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个谋划,多半是不成的,不过这也正

    常,哪有随便盖个印章,就能改变数百里风水气运的事情,自己又不是神仙。

    只是陈平安算错了一点。

    他当然不是神仙。

    可是篆刻印章的那位教书先生。

    是神仙中的神仙。

    于是,以古宅为中心的方圆数百里,山水颠倒,污秽退散,转为清灵。

    淫祠山神所在的那座山神庙,瞬间崩塌,秦姓山神金身粉碎。

    哪怕神诰宗的老道人已经放过他一马,与他私下会晤,传授锦囊妙计,这让山神喜

    出望外,只觉得真是否极泰来,自己终于要行大运了!不再是那个苟延残喘的淫祠

    小山神,马上就会成为神诰宗神仙倾力扶持的一方正神!

    所以当他金身粉碎的那一刻,始终没想明白缘由,只是怔怔高坐于神台之上,就那

    么烟消云散。

    神诰宗赵鎏当时正带着一行小祖宗离开小镇,瞬间感知到了这番天地变色的异样。

    老道人赵鎏呆若木鸡。

    难道是宗门金童亲自出马了?

    恐怕金童如今也未必有这等神通吧?

    其余神诰宗晚辈更是惶恐不安。

    只有那个看似惶恐的小道士,低下头,眼眸里满是笑意,孩子正在窃窃自喜偷着

    乐,“他娘的他娘的,我就说吧,那家伙是活了几百岁的老王八蛋,这件事情肯定

    是他做的,哈哈,到时候回到山门见着师父,我一定要跟他老人家吹嘘,这次我见

    着了上五境的仙人才行!”

    绣楼那边,伥鬼杨晃顾不得什么阳光普照、灼烧神魂,迅猛飞掠来到绣楼屋脊之

    上,凝神望去,四周皆是生机盎然,灵气从四面八方丝丝缕缕汇聚而来,男人满脸

    震惊和狂喜。

    女鬼更是直接破开屋顶,任由衣裙下边的丑陋身躯暴露在阳光之下,她深呼吸一口

    气,百年以来,第一次感到心扉清新,呼吸顺畅。

    杨晃红着眼睛,无比激动道:“必有圣人相助!说不得就是因为傅师叔的出现,此

    处景象,落入了神诰宗某位老神仙的法眼,便施舍大恩下来。不管如何,这都是天

    大的好事,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啊……”

    男子哽咽起来,猛然惊醒,一下子跪下去,向四方各自磕了三记响头。

    女鬼跪不下去,便向四方虔诚作揖。

    ————

    站在三进院子的老妪也是拜了拜天地四方。

    这辈子几乎从不喝酒的老妪,没来由想起去给自己倒上一碗酒,难喝就难喝吧,这

    辈子活得足够久了,已是别人的两辈子。

    老妪去灶房墙脚根,一手端酒碗,一手拿酒勺,勺子探入一只早已开泥封的酒坛,

    酒水怎么只剩下这么点了,没道理啊。老妪愣了愣,有些疑惑,然后皱紧眉头,最

    后竟是一阵头皮发麻,老妪丢了酒碗摔了酒勺,猛然站起身,喃喃道:“怎么可

    能,怎么可能!”

    她抹了抹额头汗水,突然笑了起来,重新去勺了小半碗酒水,然后走出灶房,坐在

    游廊长椅上,望着安安静静洒落在院子地面上的阳光,老妪小口小口喝着酒,白发

    苍苍的老妪,难得这么闲适无事,手头无事,心头也无事。

    之前也是这般阳光和煦的日子里,有个名叫陈平安的北方少年,背着木匣,倒退着

    小跑,笑着与老妪挥手告别。

    腰间挂个朱红小葫芦,里头有酒有剑有江湖。

    原来是一位酒鬼剑仙少年郎。

    老妪喝着酒,笑着想着,这么好的一位少年,那么他喜欢着的少女,得是多好的姑

    娘啊?

    公告声明: 妙书斋小说无任何类下载安装软件!网上的所有以"妙书斋小说"命名的下载安装软件均和本站无关!用户自行下载安装后出现任何损失本站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 = < r='://..'>妙书斋小说</>)
支付宝搜索"529653877"每天领5-99元红包!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