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可怜

    “家家一本难念的经,原来你们有钱人的家庭也是这样?我以前认为就穷人家事多呢?唉,让你这么说,你也是一个很不幸的孩子,我很同情你,觉得你的童年很悲哀,很可怜。”欧阳菲感慨的说。

    “有些东西是用金钱可以弥补回来的,有些是无法弥补的,比如我没有母爱的童年,金钱是无法弥补的。”

    君越宸说起自己悲催的童年眼泪都出来了。

    欧阳菲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也是不好受。她用手为他擦了把泪水,“不要难过了,你现在不是挺好吗?身边还有我陪伴,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两人一边在聊天,一边往家里走。他们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又向左拐去。此时天色更显得暗淡,一排排路灯都亮了起来,整个街道灯火辉煌,甚是漂亮。

    欧阳菲安慰君越宸不谈他的过去,她害怕他难过,忧愁。可是话说着说着,她又无意把话题转入到这里,重新提及君越宸的过去,还大发感慨:“我以为所有富二代都在福窝里享受着超人的安逸生活,他们每一天都被宠惯着,活得滋润无比。现在看不全是这样,像你就很特殊,是富二代的悲剧。不过有一点,你将来的生命力一定很强,你这样小就开始一个人独居,这其实是在锻炼人。”

    “锻炼什么,每个人都喜欢快乐的活着,我是没有办法,后妈不要我,父亲顾及不到我,当然我是经常被人忽视。”君越宸又悲观起来,说话声都叹息不止。

    不过他还是不想再谈这样的事,摆摆手,说:“我们不再谈这个话题,你能答应我吗?说这样的事我心纠结的难受。”

    欧阳菲连连点头,她秀气的脸上在路边灯光的照射下,即刻散发出甜美的光环。

    今天欧阳菲也打扮的格外漂亮,一件粉色衬衫下面一条紧身牛仔裤。加上她苗条的身高,整个人鲜艳无比。

    “你家还距离这里远吗?我快走不动了。”欧阳菲说。“不太远,你再坚持一会儿好吗?”

    欧阳菲说是累,其实不是她没有体力,是因为今天她穿着高跟鞋,走路很吃力。

    “你想像中我的家是什么样子的?”君越宸问。

    “很干净,很温馨。你人就干净利索,所以你住的地方也错不了。”欧阳菲说。

    君越宸摇了摇头,“你说的不对,我的家很脏的,我很懒,不要看我的外表多么光鲜。”

    欧阳菲一下骤起眉头,用另一种不相信的眼神在端视君越宸。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年韶槿打来的,他不由得紧张了一下,因为他跟欧阳菲在一起,怕她知道。所以,他拿着手机跑到一边去接听电话。

    年韶槿问他在家吗?他马上撒谎道:“没有,现在正在公交车上,接电话不方便,过后我给你打电话好吗?”

    “好的,再见。”年韶槿很知情达理的说。

    压了电话,君越宸又走到欧阳菲的跟前,她敏感的问跟谁通电话呢?怎么神神秘秘的?

    君越宸嘿嘿一笑,“是年韶槿,问我在家吗?我撒谎说在外面办事,拒绝了她。”

    “哼!让她来吧,我非掐死她不可。”欧阳菲阴毒的说。

    “不要那样对待年韶槿吗?你俩是特别要好的朋友,怎么能这样结仇?你听我,以后对待任何人都不要有腹黑心理,那样不好,做人还是要善良。”君越宸看不惯欧阳菲的做法,也不指责她,主要是开导她,让她的思想慢慢的转变。

    “这个世界就是你死我活的世界,互相抢饭吃,做生意是这样,恋爱也是这样,如果不恨,就会被别人把自己的幸福抢走。”欧阳菲很直接的说。

    君越宸不想再跟她探讨这个问题,刚才他已经跟她费了很多口舌,她就是改不了固执的心理。现在他懒得再说她,还是顺其自然吧。

    两个人穿过一条小胡同,进入前面的楼群。“你家在那栋楼?”欧阳菲问。

    “10栋19层。”君越宸答道。“为何住那么高?上下楼方便吗?”

    “方便,都是电梯,有什么不方便的?另外楼层越高采光越好,我喜欢高,而且每天都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美景,很有意境。”

    欧阳菲听了君越宸的话笑了,可能她也觉得高层会有那么好。然后说:“我家不是高层,最高6层的板楼。从没有感受过住高层的滋味,正好今天就去你家体会一下。”

    “嗯,其实高层也挺好,我还是喜欢高层的。”君越宸说完,已经带着欧阳菲上了电梯。

    电梯的速度很快的,眨眼就到了。君越宸用钥匙打开门,两人便进入家里。

    屋子空间很大,至少100多平米。装潢的也很漂亮,只是有点凌乱。

    “你好懒啊,这么好的房子为何不收拾的干干净净呢?”欧阳菲问。

    “嘿嘿,我是懒,真的没有耐心收拾,有那点时间出外面逛一圈多好?不过就自己住,即使脏点也看不见。”

    “不对,自己住更应该干净些,那样住的舒服。你住宾馆不是也要挑剔吗?为何对自己的住所就不当回事?要么这样吧,我长期住在你家,专门负责给你收拾家,你在外面挣钱。”欧阳菲大胆的说。

    君越宸又笑了,“你说得是我们结婚以后,现在我才16岁,到哪儿去谈结婚的事?我们还是现实点吧,不要妄想了。”

    欧阳菲吸了吸鼻子,说你家好像有股怪味。然后她把窗户都打开,让其通风。

    又把垃圾帮其规整,地面清扫后用墩布擦了一遍。立刻有了样子,地面亮的都能照见人影。

    “你这个女人很优秀,看来我的家里确实需要一个女人,不仅能收拾家,还能帮我做饭,洗衣服,那有多好。”

    “那我们同居吧,你不要去北京读书了好吗?”

    欧阳菲这个问题好为难君越宸,他摇着头,答道,“不行,我必须去上学,这个决定我一生的前途,没有文聘这一生说起来都是遗憾。现在这样好的机会我怎么能不去读书?你的想法太单纯了,我们还很小,好好努力学本领吧。”

    欧阳菲撒娇的神情凑到他的身前,“瞧把你为难的样子?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呢。”

    君越宸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深望着她,她的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机灵的闪烁着。

    他喜欢她这个俏模样,小家碧玉的好看,只要仔细的端详,就能发现她所有的魅力。

    君越宸之所以好色,是因为女孩子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韵味在深吸着他的心,最后导致他的荷尔蒙激烈沸腾。

    然后抱紧她,将嘴唇压在她的嫩脸上,一点一点的亲吻她。

    欧阳菲被他的强势亲吻搞的浑身柔软,身体激动的颤抖不止。

    “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太好了,真的不舍得让你离开,去遥远的北京去读书。那样我每一天都可能在想你。”

    欧阳菲幽幽地说,就像一个可怜兮兮的灰姑娘。她不舍得离开君越宸,但没有办法,他要上学,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她不能拉他的后腿。

    现实就这样残酷,她的心情纠结也没有办法。君越宸此时也知道欧阳菲喜欢他的程度,然后他感觉到胸脯湿湿的,知道她又落泪了。

    他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说,“不要哭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们好好珍惜现在就可以。”

    欧阳菲慢慢的抬起头,一颗泪珠正好挂在她的眼睫毛上,他正准备用手指擦去这颗泪珠,结果泪珠啪的坠落下去,掉在他的鞋面上。

    就在这时,君越宸的电话又响了,他快速将欧阳菲推开,接起电话。这回不是年韶槿打来的,而是他父亲君振国。

    “儿子,你过来吧,我在卧龙山庄大酒家和一些朋友在喝酒。正好你过几天要去北京读书,朋友们都想为你祝贺。”君振国说。

    “我不去行吗?”君越宸有点不想去,因为欧阳菲在他这儿。另外去见父亲的朋友,他都不认识,去了也没有意思,反而让自己尴尬。

    “你来吧,难道有事吗?爸爸的朋友都想见见你嘛,你就把其它事先放一放。赶快过来吧,我们大家在等你。”君振国也是个爱面子人,估计喝了酒在夸奖他的儿子,最后大家都要见君越宸。

    君越宸却一脸晦气,对欧阳菲说:“今天我不能陪你,老爸让我参加一个酒场,真的对不起你,改天见吧,好吗?”

    “参加酒席?难道晚上不回来了?如果回来我一个人在家里等你。”欧阳菲很任性,死活不想离开这里。

    “那也行,我就是不知道几点后才能回来,可能很晚,你愿意等吗?”君越宸说。

    “愿意,我看电视就可以了,估计你们10点左右差不多就回来了。现在是8点,两个小时也快,你赶快走吧,别在这里耽误时间。”欧阳菲突然变得宽容,爽快起来。君越宸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抱住她深深的亲了她一口,马上穿上衣服便下了楼。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